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archery’ tag.

延續昨晚的頹勢,難得一天假期,可是只是溫了六頁書,未來幾天要勤力一點了,因為下下個星期有中期考試,下星期四及下下下星期一的功課還未動過呢

用vertian(+cheat)再完成一次call of duty 4。cheat是infinite ammo 及Slow-Mo Ability,少死了但仍是常常死,慶幸我不是當兵的。

人家說練箭是一星期最少練兩天,但今天是我兩個月內第一次拉弓,好消息是雖然隻手現時還未完全痊癒,但除了做不到掌上壓外,基本上已經不再影響日常生活,包括推弓,早幾日試過替水機換水也沒問題(換水時才發現原來我換水時根本不會用上左手手腕力)。我想最快可以在中期考試過後重執弓箭到射箭場去,不知道那時候中大場重開了沒有?

Advertisements

明天就開始返一日放一日返兩日返兩日返一日放一日
不過再下星期就連續兩個中期考試

今晚派第二份功課,同學們明顯地沒有這麼好心情把功課弄得像第一份精美,但放面第一份功課的同學都幾可憐,全班都知道他得到全班最低分的九十八分,如果一拉curve之後肥左都幾可惜,還好小弟到第二份功課後還未失分。

回家途中發現疑似光頭仔的背影,不論是髮型、身高、聲線等都非常相似,只是印象中真正的光頭仔應該更大隻一點。吸取上回差點認錯tom的教訓,今次可沒有這麼笨的衝上去相認。

傳說在射箭比賽前,請對手吃M&M可以影響他們的表現,原來是真的~

回到家剛剛好可以看蘇Good。看蘇絲黃主持節目跟聽劉天賜等名嘴節目一樣都是一種享受...只要他們不談一些你熟悉的事宜。看蘇絲黃煮飯ok,但講講煮飯為甚麼要講講老花呢?一講就露了底,把老花說成眼球肌肉問題。說練習望遠望近可以防老花都算了,說練習眼球上下左右打轉來訓練眼球肌肉可以防老花,就跟當年講東講西談電腦時代時主持人說自己一分鐘打六十個字、十分鐘打六百個字、一個鐘打六千個字以及堅稱自己用開windows 93一樣可笑。要知道老花是眼內晶狀體的彈性減低的問題,跟貼著眼球控制眼球轉動的肌肉毫無關係。

印尼驗出超毒M&M’s 同產地朱古力港有售 幼童吃數粒可致腎石
(明報)9月29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三聚氰胺毒奶遺害愈揭愈厲害,暢銷全球的國際知名朱古力品牌Mars,旗下M&M’s三款朱古力和Snickers,以及卡夫出產的Oreo朱古力威化條,均被印尼 當局驗出極高濃度的三聚氰胺,其中一款M&M’s牛奶朱古力三聚氰胺含量竟達856.3ppm,成人吃一包已超出安全標準,3歲幼童甚至吃數粒已有生腎石危險。

令人關注的是,印尼驗出上述各款問題朱古力,生產地和公司資料,均與本港市面出售的同款朱古力完全相同,有關化驗報告早於27日(周六)發表,但本港食物安全中心 截至昨晚仍只表示「會與印尼當局跟進」,未就本港市面同款朱古力需否停售、市民應否停吃等作回應或指引。

超市惠康 和百佳 均表示,正向食環署 跟進事件,等待當局提供資料和指引,暫未能作回收或下架決定。

被印尼食品及藥物監察機構(BPOM)揭發三聚氰胺含量驚人的奶製食品,全部均註明由內地生產,包括Oreo Wafer Sticks(蘇州生產);M&M’s牛奶朱古力、花生朱古力和迷你朱古力(北京 生產);Snickers(中國生產);以及由上海 冠生園出產的大白兔奶糖,三聚氰胺含量由24.44至945.86ppm不等。

Oreo同驗出 成人吃一包超標

據食環署引用的美國 食物及藥物管理局標準,三聚氰胺每日可容忍攝入量,為成人每日每公斤體重0.63毫克,3歲以下嬰幼則為每日每公斤體重0.32毫克,以此計算,一包重90 克(5條裝)的Oreo朱古力威化條,含有32.94毫克三聚氰胺,50公斤成人吃一包已超標,重10公斤幼童吃半條也有危險。

Snickers 幼童吃3包或出事

含856.3ppm三聚氰胺的M&M’s牛奶朱古力毒害更驚人,一包48克重朱古力,竟含41.1毫克三聚氰胺,成人吃四分三包已可出事,幼孩甚至吃數粒也有機會生腎石。Snickers三聚氰胺含量相對低,一包59克重的朱古力約含1.44毫克三聚氰胺,但幼童一日吃3包可出事。

越返得多工,越多金牌在唔知點樣既情況下俾中國隊攞到。

miss左場女排冇睇就輸左,電視又冇乜重播(佢地近排都比較忙),淨係知道係領先兩局後連輸三局,勁唔抵。

體操男子個人全能唔知點樣贏左,據聞係第二次贏,枉我睇左咁耐體操都唔知中國隊以前咁弱,以前一直以為中國隊玩晒,而上一次個人全能金牌唔係李寧,枉我睇左咁耐體操都一直以為當年李寧玩晒,不過唔知都唔奇,李寧開始玩體操時我都未出世,咁而家楊威攞到咪勁過李寧多多聲?咁點解d人咁崇拜李寧?唔通因為佢有錢?最估唔到既係原來李寧識廣東話,仲要講得幾好,仲一早黎左香港住,唔怪得冇人講佢壞話

體操女團又係唔知點樣贏左,據聞係第一次贏,枉我睇左咁耐體操都唔知中國隊以前咁弱,以前一直以為中國隊玩晒。今屆女團除外程菲外冇個識tim。最攪笑係生果頭版話女童中左隻病毒三小時後死左,隔離就大大幅女團攞牌既相,真係唔多吉利。

射箭又係唔知點樣贏左,完全估佢唔到。最估唔既係唔知點解搵盧德溪做「專業旁述」,盧德溪同射箭好似互不相干ga wor,唔相自己google下。

網球女單又奇,明明大威九分鐘就贏左李娜三局,點知最後果盤輸左。第二盤明明李娜贏緊四比一,都可以俾大威反先五比四,之後就跳左去播馬術頒獎,因為係香港第一次奧運馬術頒獎wor@@”,明明之前已經出左數面金牌la wor。第一次睇奧運馬術頒獎,騎師騎埋隻馬出黎,點知其中一隻唔聽話周圍走(唔知點解咁都有獎),攪左好耐。之後上台領獎,滿以為係騎埋隻馬上台,點知係個騎師落馬,連同另外兩個隊友上台,隻馬冇份@@”,俾我係隻馬都燥啦。之後突然間就有旁述話李娜直落兩盤贏左大威@@”。都係早d熄電視訓覺。

因為想準備晚上的會議及想休息多一點,所以還是決定今天不回中大,改為早上便先上山練習。不知是否近排睡少了一點,感覺身子弱了一點,從黃大仙走到獅子山燒烤場便忍不住要坐在遊樂場旁的樹蔭下休息一會,才繼續走上射箭場。跟中大一樣,獅子山的氣溫比城市還要熱一點,加上猛烈的太陽,身子差一點真的很易中暑,在這緊張的時刻有甚麼頭暈身韾就不好,下回都是留在家休息多一會會安全一點。大家不用擔心,其實今天甚麼事也沒有發生,只是有感而發吧。

練習完畢,乘車回太古城嘆下午茶,叫了一個吉列豬扒煎反蛋厚多士沙嗲牛肉湯米凍檸檬茶才廿四大元,平均一個字才一元多,認真超值。買票時職員問我要不要反蛋,但甚麼是反蛋?我吃完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指那隻蛋上碟時是物理上反轉了?真講究,可是我吃蛋時又不經意將那隻蛋在物理上反轉了,浪費了他們一番心血。

吃飽飽後上了商務打書釘,看了一會韓國的資料,找到早前goo 極都goo不到的仁川濟洲的船公司網址。本來打算買一本中韓旅遊詞彙對照的書,不過用得著的名詞句子相信不多,與其買書不如玩多一點大電視吧。

晚上經過肥雞樓下發現那裏的手拖o急很便宜,一百六十元已經有大大個,看看晚一點介紹給Alvin看看。跟肥雞及Alvin到有你有我吃飯,Alvin說現在常常被罵影太多食物照,所以現在不照了。短期內可以不用上他的xanga啦,因為連wawa3都同意,如果他不張貼食物,實在找不到甚麼可以看的東西 。為免他如此可憐,所以我代他拍了一點,讓他可以貼上xanga 上,可惜這些一看就知不是出自大師級攝影師,很明顯是代拍。

2008_0329_192736.JPG
我的豆腐班塊。

2008_0329_192629.JPG
Alvin的中式牛柳

2008_0329_192728.JPG
肥雞的免治牛肉。鏡頭太闊,差點攝了肥雞入鏡。

輪到大師級表演,大師連影兩粒米都咁認真。

2008_0329_195141.JPG
2008_0329_195220.JPG

Alvin今回不拍食物,改了拍銀紙,有錢果然不同凡響,他從相片的微細之處辨認銀紙的真偽,上了寶貴的一課,下次去到韓國一於唱多d Won給他玩玩。

Photo Hunt 時間
2008_0329_195541.JPG
2008_0329_200148.JPG
2008_0329_195703.JPG
2008_0329_195758.JPG
2008_0329_200108.JPG

吃完飯上肥雞家開會,肥雞房的書桌真大,大得要爬上上面才可以關掉書桌後的窗戶,羨剎旁人,我的書桌後連窗戶也沒有 。整理一下上次的計劃,加了少許詳情,這個五星級麗花皇宮亂打板門店購物風山水起泡菜國豪華團就要成行了。隨團附送T-Money高清數碼照片一張。

2008_0326_202559.JPG
Definition of ‘T’

時光飛逝,轉眼又一星期了。

昨晚收到Kay的電話,談到今天新莊開訓練班,但沒有具開場經驗的莊員當值,所以今天早一點回中大幫手開場。

出發前再聯絡各大旅行社,收到消息國泰正推出優惠機票,$1580來回首爾,但優惠期下星期一dead,碰巧明天約了CE人全日行山,所以今天下午練習時不忘通知Jacky及Nelson們,可惜他們今夜也沒空購買,我唯有練了不夠兩個鐘就要提早回家查找一下旅行社的位置、電話及營業時間,率先自行到那裏購買。回家途中醒覺可以在中央上網,於是改變行程直踩到銅鑼灣。上網發現原來康泰及東瀛遊都在恒隆中心,之前我還傻傻的打算哪一間近一點就去哪一間買。路痴的我在百德新街來回走了一轉才找到在起點不遠處的恒隆中心,一上七樓,嘩,原來這層全都是旅行社,旅行社又全都是人。既然這麼多人,又知道旅行社晚上八時才關門,又未肯定Jacky及Leo去不去,不如先走訪各大旅行社取一些旅行資料,星期一才集齊人馬再來,雖則這麼的安排有點趕急,但總好過花了錢後他們反悔不要。

Edwin 生日快樂!

因為下午沒空,所以早上獨個兒上山練習,可能是這星期少做意象練習的緣故,第一手箭已經打得很差。本來打算長此下去不如提早離開,嘗試隔手做意像練習,定一定神,效果出奇地好,興奮得有點不願走,結果比計劃多練三手,差點錯失了下午的講座。

以往下山後往左走是到黃大仙站,往前走是到樂富站,那麼今天試試往右走,看看會不會及花多少時間到九龍塘站。走了很久很久,怎麼身邊的事物都似曾相悉的?結果瞎走了一段路後,意想不到的還是走到樂富站。我的方向感有時也會很不濟的。同時間我找到了一架直去港大的巴士,那就扯平吧,要知道由灣仔中環上港大的交通實在貴得很,乘直達的過海巴士可省回不少。

巴士比我想像中走得慢,由樂富走到港大就足足走了一個半鐘,弄得連吃飯時間也沒有。在升降機內遇上一位同是上明華問路升降機內其他人都不懂怎樣去,就這樣一個中大人就充當一個導遊帶路遊港大,豈料他走到一半便擅自離隊。喂,協議書上寫著不可自行離開的啊,我的小費在哪兒?難道他早就看穿我是中大派來的間諜呢。算吧,又再獨個兒走上明華。嘩,當局在未吃過午餐的我面前排列著各式各樣豐富的小食,是暴富了還是生了豹子膽?好不容易為當局留少許薄面而忍住手,只取了兩排KitKat兩包Oreo一包提子汁就匆匆走入講堂裏了。

是次講座比之前三個講座都要頹,講者終於似番個典型不大會推銷的教授,很多問題都不會解答,例如讀了兩年還未能畢業的話可否每個課程分別付款、整個課程最長可讀多久等。他介紹的舊生比較五湖四海,全場重點推介是兩年免費SAS license。他們說因為現時的個人電腦威力不夠,所以未來不會用最新的5.x版本,只會用介面差得遠的4.x版本。但我上網翻查過,最新的版本應該是9.x(詳見維基),我恍惚嗅到口袋中的八萬元散發著陣陣的鹹水味。

回程前不忘多取一包紫菜吃,然後乘40號巴士到金鐘。其間有位乘客詢問,我聽不到她問甚麼,但司機的反應是很理直氣壯的回答說:「這是40M巴士啊。」吓?司機好像連自己正在駕駛著甚麼號碼的巴士也不知道啊,上車前明明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巴士號碼是40號,話說回來,我搭了十多年40號巴士,會走堅道的40號倒像是第一次乘搭,也許這位乘客早就發現這個問題才問問司機。連司機在燈位前,靠著前車車尾的反光,也只能看到大大隻的40號字樣,是那個M字實在小得可憐嗎?司機趁等燈位的少許時間匆忙的調較車上的號碼,企圖掩飾他上錯車的過失,但不成功,剛巧對面線的40M迎面駛來,清清楚楚的看見對面的司機向他報以奇異的目光(大概是這樣的-> )。後來司機在下一個燈位等燈時reboot 過部車,終於成功更改了巴士號碼,掩飾了他上錯車的過失,原來巴士上的顯示屏是M$的產品。

練習先黎落雨,已經是連續第三次在這奇怪的冬天發生這樣的事。

臨走前雨勢開始轉大,在太陽傘下「避」了一會兒雨,但因為撇雨,仍把我全身都弄濕了。既然已經濕了,沒有等到停雨便離開場地,發現在雨中慢走跟剛才在太陽傘下「避」雨分別不大,早點起行也許就不會弄得滿身濕透,也發現了全獅子山練習場最好的「避」雨點是在那個充滿異味的倉內,混集了雨水的氣味反而變得可愛了。倉內擺放了靶的地方滴水不斷,若不是有這班勤力的射手,早就會生出磨菇來,那時候不妨摘兩個一用。

P.S. 雖然下星期六中大場重開,但如果沒下雨的話,我那天大概還是繼續上山,因為下午要到港大出席MStat的講座。

一口氣寫晒年初一至十發生的事,好像有點兒貪心

年初一
因為爸爸那邊的親戚差不多全都去了旅行,所以今天只到舅舅家拜年逗利是。中途因為太悶的關係(打牌的打牌,不打牌的又未來),跟了舅舅到表姨家拜年,多逗了兩封利是 。這兩封利是逗得比較辛苦,因為表姨家的大廈有人被困升降機,我們要改走樓梯,二來表姨很熱情的煎了兩大碟蘿蔔糕給我們,幸好小弟剛學懂先發制人的很熱情的不斷遊說姨媽姑姐們多吃一點,使他們不敢像以前般全都倒給小弟吃。不久就回舅舅家吃飯,今次不再成為姨媽姑姐們的焦點,因為姨媽姑姐們有了新目標,就是她們收到消息說表哥年底就要跟拍拖未滿一年的女朋友結婚了,恭喜恭喜。但如果讓他之前那個拍了七年拖,最近才分手的舊女友知道的話會不會很傷心呢?幸好小弟還未有機會處理這麻煩的事。

年初二
早上等待三叔來拜年,下午招呼三嬸來拜年,之後走到伯娘家拜年,晚上到了太興吃飯。太興的飯很昂貴,一個叉燒飯都要四十八元,但在新蒲崗叫一個雙拼才十四元 。不過那裏的叉燒飯又真的很美味。

年初三
因上星期傻呼呼的把弓放回中大,所以這星期沒有弓練習。下午相約了舊公司同事到陸家拜年,順道踩旺他的家。約了兩時半在天水圍集合,小弟遲了十五分鐘才到,發現只有一個人在這裏,早知就再晚一點才來吧。陸家家在四十幾樓,但窗戶沒窗花,驚驚。他養了隻很害羞的灰兔,名叫灰色(名字很頹呢),還有一缸魚,這個魚缸跟小弟的很像,都是用魚作魚糧,而魚糧比魚還多,裏面有條背上有散熱片,跟劍龍很像的魚,還有藍色的龍蝦,兩層亭園及很多養大了的魚糧。我們懂得打牌的打牌,其他就玩PS2。夜深了就叫外賣,順道玩魚蝦蟹消磨時間,因為做莊的英姐有蟹運,所以我們從她身上賺了很多$。外賣比阿陸的即食麵還煮得久,足足一小時四十五分才送到,我們餓得肚子都扁了,只可惜這餐廳的餸菜十分精緻,我們都吃得不夠,但吃完才出元朗又為時已晚,唯有明早多吃點吧。

年初五
雖然小弟計劃四月頭去首爾,也不用嚇得把南大問燒掉吧。
鼠年第一個工作天,以往貨櫃車橫行的新蒲崗水靜河飛,好像今天仍是假期似的。可能是某風水師說過初十二才是開工的吉日吧,可惜小弟公司的老闆沒這麼迷信。下午全公司吃開年飯,但只有小弟及展大俠不知道,結果我倆就在這午飯時間替公司守門口及共蝕了廿八元正。
晚上本來相約了阿陸他們打羽毛球,不過小弟早前忘記了,還約了pk吃飯。一個是沒打一年的羽毛球,一個是沒見五年的pk,唯有甩了他們底,真不好意思。今晚故意不乘港鐵,轉乘巴士+渡海小輪,為的都是試機,原來天冷真的很快就沒電,而且事前來不及任何警告就關機。未能照相事小,它就把鏡頭收回所需的電力也沒有,結果是有個傻小子掛著一部鏡頭伸得長長的相機通街走,幸好讓電池休息一會後,終於有足夠的電力把鏡頭收到一個可以勉強蓋下鏡頭蓋的位置,吃飯時才沒有這麼尷尬。
沒見五年的pk依舊是這個模樣,依舊是這麼有趣,就這樣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

年初六
工作上不太順利,每天都總有些地方絆著,但每天亦總有些進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年初七
收到QA彈回來的Bug,所以要先放下手頭上的工作,debug要緊。亦是總有些地方絆著,但每天亦總有些進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午飯時間走到黃大仙附近試機,發現黃大仙跟新蒲崗一樣都是沒有甚麼地方好影。

近期,「懷疑藝人床照流出事件」被抄得熱哄哄,為求向大家真實報導社會對該事件的反應,小弟今晚不惜以身犯險,一方冒著被警方以「懷疑企圖瀏覽或下載不雅照片」拘捕的危險,二方面冒著「只要有一部電腦在手,就可以在隨意藏有、發佈、設計、編寫、修改不雅照片或改變及控制互聯網隨時發放或收起不雅照片或替該照片進行加密或突破網絡封鎖,隱藏網絡活動以逃避警方追捕或協助發佈者逃避警方追捕或隨時監聽及截取網絡內容以獲得已刪除的不雅照片」而不準保釋的危險,跑到香港其中一個熱門討論區--高登吹水台為大家直擊報導。

未見Kira蹤影,先見識高登人的厲害。以下是高登某位人兄找到的舊新聞:

新浪娛樂訊2月20日, Twins以表演嘉賓身份,出席沙田馬地舉行的“農曆新年賽馬日2007”,並獻唱兩首歌,賺得六位數字的酬勞。 Twins從財神手上接過金幣和元寶,更獲外藉人士派利是,而Twins就特別派開工利是給傳媒,適逢今日3T彩金多達三千萬,Twins也希望一碰運氣,買了十元一張的3T電腦票。

Twins出席完此次的活動,將會放假兩天。阿Sa在假期後便要繼續拍攝電影《粉絲王》。 阿sa和阿嬌坦言新年願望是放假,即使賺少點也無所謂。 阿sa最想放假陪愛犬享受家庭溫馨,帶它們去散步! 笑問阿sa不是最想爭取時間去拍拖嗎?她即表示要陪狗仔拍拖,因為她的小狗已結婚。 阿嬌嘆說,足有一年沒有放假,家人朋友都可以去國外過年,而她因要開工,不能隨行。 所以她的新年願望,就是想多放假。

新年溜溜不要隨便許願,真的是很靈驗的。

另外一些題外話,有女網友竟然無視高登人的威力,把自己的網誌超連結上載於討論區上,然後還驚訝的問為甚麼短短兩分鐘visit急升。小弟半句鐘後亦造訪該網誌,相信該網誌已經瀕臨需要關站的邊緣。作者自稱高考英文只取得D級成績,小弟終於感受到這一級的差距其實已經有十萬九千里。網誌裏提及她永遠不會忘記一位已故教授對她說的一句話:「Never put your English down.」,沒錯,小弟也永遠不會忘記。

等了很久,終於有人出手了,上載了事件當事人早年拍下的短片,為了向大家報導事件的真相,小弟不惜冒著被關站的危險,在這裏轉播有關片段。但為了減低風險,小弟不方面在這裏整條片段上載,只抄下了短片的超連結,想看看鍾欣桐及陳冠希有幾壞,可按下這超連結。但先要提醒大家,在上班時間不便看片的朋友就等到回家後才看啊,不然被正在埋頭苦幹的老闆或同事看到就會很尷尬了。

可能是人流突然上升,高登的網站伺服器在晚上十一時就關閉了。

年初八
放工前終於完成了Debug的工程,明天可對QA那邊交待了。

年初九
繼續手頭上的工作,每天都總有些地方絆著,但每天亦總有些進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年初十
相比新蒲崗,中大的美景多的是,而且今天有藍天白雲。本來趁回中大的機會繼續試機,不過來到才發現相機沒電
開弓大吉。晚了一步來到倉門口,倉門口前已經有半塊地被掘路工人掘去,幸好得到他們的熱心幫忙,否則出不到車的話今天恐怕要白走一趟。開場不久後準新莊來了,有兩個新莊員來,一個叫Bell,另一個叫atlas(不知是否這樣串,atlas好像是以前地理科用的那本書)。從他們口中得知原來今日正咨,為何我不知道的 ?聽說他們跟傳說中的龍之光吃過飯,看來有望光復中大會網站了

今早下著毛毛雨,不知中大還有沒有場可以練習,但擔心不了那麼多,先做些事前準備。早前拾了一支破箭,準備像以往一樣把箭頭燒出來循環再用,但今次過程不太順利,燒了好一會,箭杆也著了火也未能把箭頭夾出來,再燒多一會,豈料發生輕微爆炸,還傳來陣陣焦味,遠在洗手間的爹也嗅得到。定一定神,馬上關上爐頭看看發生甚麼事,還以為是是把箭杆燒爆了,原來只是箭頭抵受不住高溫彈了出來,有驚無險,只是從爐頭裏拾回箭頭倒花了一場功夫。雖然這種無中軸箭頭很容易被草靶吃掉,但要燒它出來比有軸箭頭多費功夫。記得上次燒箭頭時也沒有產生陣陣燒焦味,猜測以前是用能抵受高溫的熱溶膠來黏箭頭,如果是真的話,我終於找到用熱溶膠來黏箭頭的好處。

確定可能有人會去練習之後,出發回中大。回到中大時已是二時二十六分。聽柏說眾志到了二時半有下午茶吃,於是乖乖的多等四分鐘,其間有人問「眾志的」C.K. Tse 在哪兒,其實早已忘了這些代號,但據經驗通常懂得來到崇基也找不到的課室就只有圖書館旁的那個玻璃房,於是點了他到那裏,希望沒有猜錯吧,現在回想起應該要親自帶他去,外面又冷又下著雨,如果在外面轉了轉也找不到的話該會很可憐的。一如柏之前所說,眾志裏過了十分鐘也沒有人換水牌,可能是收銀阿姐由頭到尾也沒停過手,根本沒餘暇去幹這事,但我可不會重蹈柏的覆轍,終於等到經理出手換牌,原來下午茶的牌只是反轉掛在水牌上,反牌這樣簡單的事可以叫我幫手ma,那就不用害得肚子咕咕叫。下午茶餐中有個正宗出前一丁餐蛋腸麵,才十五元正,很吸引似的,正想選吃這個的時候突然想起,這裏一個餐蛋腸腿飯才十元正,用五元把火腿及飯換成出前一丁實在太貴了,所以改吃千島汁豬扒包。拿著飛在廚房外等待著,收票的阿姐就把某東西放在那小小的焗爐裏。跟著我的另一位食客也是吃千島汁豬扒包,阿姐就把某東西放在那小小的焗爐裏,放進去的該是我們的豬扒包吧,那擠滿東西的小小的焗爐令我想起那校巴。在等候的五至十分鐘其間阿姐不停視察那焗爐裏的包包,這個焗爐的速度也跟校巴差不多呢。約十分鐘過後終於焗好了,原來要焗的就只有包,裏面的食材早已準備好了。阿姐先把豬扒夾在包裏,再在上面舖上很多很多配菜,再在上面小心翼翼的打圈添上千島汁,就把包合上,放在舖上了紙巾的碟子,用兩支短短的牙籤刺在包上,再用柄長刀把包分成兩份,兩碟千島汁豬扒包就完成了,單是手工也值回票價。我用叉刺起包,卻不謹把裏面的餡料全都倒山來,過程不需一秒就把阿姐的心血白白浪費了,真是不該 。隱約感受到嘴中沒餡料的包的微溫,該是那焗了十分鐘的成果吧。

吃過一頓豐富的下午茶,外邊仍然是毛毛細雨,遠遠看到那滿佈水坑的無人草場,果然還未有人到,幸好早有準備短袖衫褲,於是把弓放在倉裏,就到旁邊的健身室去邊跑邊等。沒想過一個寒冷星期六,健身室仍然是擠滿了人,當中很多都是外籍青年。熱身過後去玩樓梯機,旁邊的那位仁兄一面輕輕鬆鬆的踏步一面輕輕鬆鬆的看書,真勤力。那位置剛剛可以望見外面草場,而我就一邊踏步一邊望著,沒想過他可以輕輕鬆鬆玩的樓梯機我就玩得挺辛苦,走了十分鐘己經感到心跳加速,想來是難道調較得太高?還是我本身太矮?之後玩多幾組輕鬆的器械就去玩了五分鐘划艇機。一路都是頹划,只是最後十秒見到距離目標速度還差零點幾秒就爆了兩下,爆完竟覺頭暈,體能果然跟大一時差得遠,但也許也是姿態做得不好,可能是未能lock死腰部,感覺到撐腿的那一下浪費了很多氣力,加重了arms and body那部分的負擔,以致頹划都十分辛苦,日後有機會真要請教你們各位高手。在單車機上休息十分鐘其間發現原來單車機也可以調較波速的,以前一直也未留意。休息過後又去玩那部滑雪機(其實我不知道哪是滑雪機還是行山機還是其他機器,但因為那部機對正冷氣機風口位的關係,感覺比較像滑雪,所以我已把它當作滑雪機),這部機比玩單車機還要省力,玩單車機都要用力向下踏,那部滑雪機的腳踏好像是帶著你雙腿行走似的,有點像那部聲稱可以收腰的震震機。雖然踏了十五分鐘還是會疲倦,但是是那種站了十五分鐘的那一種病倦,我試過以更換重心腳、彈下彈下的方式玩,又試過坐低少少當單車般踏,又試過用力向前踢,都沒有如跑步機般做帶氧運動的感覺。機前寫上wireless heartbeat sensor,是不是可以完全不接觸這部機下,遙距數著我的心跳?好像不行啊。我又試過把雙掌放在對下銀色鐵片上,測出的心跳是139,但明明那時接近零運動量的我又怎會有這麼高的心跳頻率?就在十五分鐘過後發現機的下面寫著不同腳步頻率可以有甚麼運動效果。我那時的腳步頻率約為100/min,根據那個表,是屬於...Fat burn?弊啦,原來我一直不知情下被burn fat,快變排骨了。在機上找不到更改腳步頻率的設定,於是嘗試手動加快腳步,咦?原來要走得多快是由自己控制的!於是加快腳步至154,大概是這部機可以承受的最高頻率,再快一點的快就會情不自禁的加大步覆,使這部機不停震動,就會令別人誤會我正在玩洗衣機了。奇怪是腳步雖然加快了,但心跳卻減慢至109。五分鐘終於結束了,停止所有動作,測出的心跳是168,証實了這部機是有問題的。外面仍然是下著毛毛細雨,相信不會有人來射箭了,於是選了健身室最深處做舒展動作,但後來發現我選錯了位置,望著一個個光頭仔身形的男士拿著四五十公斤的鐵餅在上邊走過是殊不好受。改到健身室最淺處玩那一部拉筋機,拉筋機上介紹了八款不同的拉筋動作,但我拉到盡都只有一兩款是能夠感受到拉力,是手太短吧?經過一輪劇烈運動,明天便可知道那一組肌肉是最差勁的了。回洗手間時遇見體育部的阿叔,小便完後沒洗手就離開了洗手間!天啊,他以前常常在上面counter借給我們體育用品的啊。之後遇見一個學生,也是小便完後沒洗手就離開了洗手間!難怪早前政府說面見時握手是不衛生了。之後有個大大完出來的學生,也是沒洗手就離開了洗手間!差點以為是這裏的水龍頭沒有水。怎麼才過了不到兩年,這裏的人的衛生意識下降了這麼多,現在在中大要謹記千萬不要跟陌生人握手了。

晚上乘港鐵回家,到達太古站時看到前方的一個小孩行行下「不小心地」掉了手中的單張,初時都不以為意,反正那單張都不是甚麼重要的東西,而且當時人又多,所以沒有冒著被人流推倒的危險替他執拾,但之後他對拖著他的婆婆說:「我已經把它(單張)掉了。」原來他是故意隨地掉下那單張的!奇怪他身邊的婆婆仍然若無其事,不置可否,正默許他這樣做。現在的長輩這麼縱容後輩,難怪他們越來越頑劣了。

獨個兒在吉之島晚飯期間,被迫聽著對面的(我要斯文一點)婆婆細數她的女婿。話說有天他她女婿帶她去吃飯,每人盛惠四十多元,在她心想要破財之際,她女婿建議這餐由他請客,她卻惱恨女婿明知她不肯破費,所以故意帶她到這麼高貴的地方吃飯,然後藉故請她,使她不能推搪。老人家真難服侍。

不知各位乘搭港鐵的旅程中會做甚麼?沒有NDSL又怕乘車時閱讀會傷神的小弟首選是睡覺,其次是留意同一車廂裏的人。新公司(其實不算新了,小弟在這裏上班已有半年了)有彈性上班時間,工作沒有舊公司這麼繁重,睡眠比以往充足,所以多了時間留意同一車廂裏人。以前聽陳百強的<幾分鐘的約會>總覺奇怪,奇怪地鐵裏班次頻密,怎可能每天都跟某某在車廂裏遇上,除非雙方都是準時怪。現在多了時間留意同一車廂裏人,雖不致於天天相見,但小弟已經開始認得某些過客,也許她們就是陳百強心中的愛神,只可惜小弟生於這錯誤時代,就只能讓這浪漫的愛情故事停留在八十年代裏。

早上乘搭港鐵去獅子山時發現了對面坐著一個生電王,幸好她不是集中火力向小弟放電,要不然小弟將會是自港鐵成立後第一個在車廂內被電死的人。幾分鐘的無聊地統計著她的眨眼次數,在小弟兩次眨眼之間,她最少的一次也眨了五次眼,從此估計她每天的發電量最少是小弟的五倍,也許應該介紹個眼科醫生替她檢查一下。

對不起,小弟現在要把大家拉回正題了。原定十時上山練習,因為小弟貪睡及懶洋洋的性格,所以十一時三十分才到達。但原定三時便離開,但剛剛想離開時看到統理剛剛到場,於是陪他們練習到五時三十分,比原定計劃多練了一小時,可喜可賀。

因為晚了離開,連累之後晚了到達長沙灣港鐵站集合,準備出席計工同學的飯聚。Carrie剛剛跳完舞,辛辛苦苦趕過來探望我們,還細心的準備了蛋糕來為摺龍及Tom慶生,實是感動。自離開大學以後,小弟的記性越來越差,Carrie攜同妹妹Stephanie來,但不幸成為小弟繼Candy後第二個第三次見面也不認得的人,不知將來重返校園時這差勁的記性會否為小弟帶來無限的痛苦呢?是次飯聚知道各人工作生活還是很穩定,廣華更獲加薪百分之十,可喜可賀,相比之下小弟工作接近兩年也從未獲得加薪,服務的公司倒轉過一次

離開時剛巧跟Stephanie同路,談了一會工作的事。也許我們這一代在溫室生活慣了,在溫室裏看到外面的繽紛世界,既想出去闖闖,但又害怕被外面碰上釘子。這時候小弟總是會很「壞心腸」,給大家六大理由及對策去鼓勵大家勇敢的走出去,一來外面的世界比溫室裏可愛得多;二來外面這麼大,對這一個地方不滿可以走到那一個地方,總有一處是你覺得滿意的;三來就算找不到一個比溫室好的地方,只要之前彼此保持良好關係,返回溫室一般都不困難,而且更會懂得珍惜溫室的好;四來現在大家都是有氣有力、年輕力壯、健康活潑兼比較輕的家庭負擔,是人生中最有本錢去外面碰釘子的時機,若現時不出去,以後一輩子也很難找到一個更好的時機;五來香港福利這麼好,就算找不到工作也可以申請綜緩加公屋,生活節省一點也足夠過活;六來萬一十分不幸,在外面找不到任何生存空間時又不能返回溫室裏但又不想領綜緩之餘又想過奢華生活,還有最後一著--娶個有錢女或嫁個有錢人,做點小生意當個豪氣的闊少爺或提早退休做個幸福的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