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baseball’ tag.

明明呢幾年打波已經佔左我餘暇既一半(另一半係睡覺 XD),偏偏我好似未寫過關於打波既野,咁趁記得就寫下啦。

個故事係咁既

話說係六年幾前,我發現自己學射六年都突破唔到個樽頸位,咁就試試行開下,搵樣新既運動學,攞返初學既感覺,返去睇下突破唔到個樽頸。本來仲有另一樣野揀。不過咁啱有舊同事話佢打棒球,於是就跟左佢玩下。本來諗住玩半年就走(本來仲因為一次意外差啲以後都冇得打),點知一玩就玩都而家,仲走左去考埋個記錄員同指導員牌,仲走埋去外地實習,仲。。。。。。

太多意外了

當初被邀請打新秀,到邀請我打新秀過班差唔多走晒,到打左三屆新秀都打唔到公開賽,到第三屆一齊新秀過班都差唔多走晒,到唔再打新秀,夾埋打新秀果班一齊終於打到公開賽,到果班新秀都陸續走緊。

當初以為只有兩三次機會著,唔捨得買,但最後都被人夾左去買既第一對釘鞋,而家已經買到第三對。

當初以為冇乜保護作用既打擊手套,而家換到既第四對已經開始爛

當初以為右優的一定要右打到改成左打再改返做右打再由只用手打改成用腳打再改成旋轉打

中間的轉變也未免太多了

唯一不變的是投球依舊很弱 😛

擊球練習

今晚上了安橋家做擊球練習。

由於有人甩底的關係,所以今晚只有四人練習,時間十分充裕,絕對可以打到你唔打為止。

今晚狀態不佳,很多動作都做得不好,又未能矯正,有點沮喪tim。

安橋說他今晚狀態也不佳。當然,此不佳不同彼不佳,他不說根本沒有人知道他今晚狀態不佳。

今晚又有錄像重溫,基本上我半個月來都沒有進步過 。安橋說我左手不夠力推(右手唔好笑,你唔好得幾多),唯有日後做 gym 時落力一點。

回到球場

重回樂富場練習。

樂富場對我的意義重大,因為樂富場是我第一次接觸棒球的地方,對上一次在這裏練習還在準備新秀賽,今次回來已經是加入西九近三個月了,雖然只是離家四個月,感覺就像老大回。

三個星期沒有打球,完全找不到球感(還是一直都沒有?),不過發現自己比準備新秀賽時球擲遠了很多(雖然還未up to standard),完全想像不到可以在十二碼點不著地的擲到角球旗,以前肯定要一兩下rebounds。

tak sir 變左教練,感覺怪怪的

忘掉了之前在安橋處練習打擊的動作,要慢慢重溫一下先。

2009.07.19(日)

二十樓養既牛牛

不知是否跟豬乸行得太埋,近期帶飯時發現飯裏多了一些蟲蟲。不計那些沒發現吃了進肚的那些,每一盒最少都有一隻。若每找到一個個案,其背後再有三個隱藏個案計算,估計每盒飯最少有四隻蟲蟲,情況令人擔憂。

經過明查暗訪,追索到蟲蟲源頭,打開米缸一看,已經捉到好幾隻,於是向媽媽報告。牠們有著堅硬的外殼,不容易被壓碎,不過不像小強般走得這麼快。媽媽說那些是穀牛,並表示捉蟲計劃會儘快進行,有助遏止牛牛肆虐,否則米缸會成為牛牛繁殖溫床。

組聚

本來擔心今日打風,難得一年一度的組聚就要取消,好在天公造美,到下午天氣逐漸有了起色。

看到輝仔做part time 一個星期都做足六日,zulei星期日都自願無償的上班,蠻忙的都照約他們出來組聚,滿邪惡的

所以我決定,明天起我要更努力工作!

為了明天的工作,今天就要食得好一點,所以一行人到了荃灣的莎樂美餐廳試菜。

傳聞莎樂美餐廳的鐵板很熱,牛排很快會由五成熟變七成熟,七成熟變九成熟,都不是真的。我們叫的牛排,五成熟的紅得像三成熟,光頭仔那塊一拮下去會血流如注,要麻煩侍應聯聯針。

我挑戰了那個雜排鐵板,是小林尊的份量。經過實驗,對男仔來說(即是我啦),只要將其中一塊排的份量分給其他人,是有能力KO它的。對女仔來說(即是zulei啦),點菜時建議向侍應要求走排

吃罷就到小樽甜品屋吃甜品。豆腐花果然很滑,值得推介,而其他甜品亦看似OK。值得一提的是張電腦單很體貼,會列明平均每人要付的價錢。

吃罷甜品就出事啦,不知是否吃得太飽的關係,feel到有d wing wing 地,暈暈地的感覺,如果是的話,那就是第一次飽到暈,上到港鐵車廂後顧不及光頭仔的感受,倒頭就睡,真是失儀。實驗真是不要亂做,更不要找自己做

2009.07.18(六)

据排大作戰

為慶祝Johnson、Leo及Alvin生日,一行人到outback据排。

整年都沒有据過排,一据就連續据兩日排

聽到天文台講:「現在三號風球現正懸掛,颱風莫拉菲正在逐步逼近本港,稍後可能會掛八號風球。」

我第一時間就MSN給我老友,Jacky和Sam。

我剛剛打開MSN,條msn bar就閃下閃下,我一打開,就是Jacky和Sam。

到鄧丰家開台!有得打牌有得食pizza有得食壽司有得玩dogie!快樂!無比的快樂!!

可是我們都老了,未打到所有風球除下就要回家了。

2009.07.17(五)

我和豬乸有個約會一

豬乸進展一般,未出到貨,要加把勁才行。

豬乸的api 很奇怪,份doc跟現實有些出入,而份doc 又不寫function 的parameter是甚麼,常常都要靠估。

幾經辛苦成功叫豬乸報告一下蟲蟲的進展,不過廿二條蟲蟲已經成功「質爆」我的buffer,要想想辦法解決。

物理學的聚會

康怡物理學的終於願意將三部虧掉的划艇機中其中一部送修,不過我不理,一於繼續努力cher壞其餘兩部。

cher划艇機的好處是之後的力量訓練全部都可以減一塊鐵餅。

我正在想是不是應該先做完力量訓練才做這些帶氧運動呢?

做完力量訓練,一邊看<烈火雄心3>一邊拉筋,看畢整套後才洗澡,感覺良好。

2009.07.16(四)

西九網三

進展良好(雖然還未開工)。

人家說外國的月亮特別圓,我說外國的網站寄存服務也是特別好,Windows OS無限寄存空間無限流量包domain包cPanel包一大堆工具重要有demo都只係US$3.71/月,係US$3.71/月。同一個價錢香港係得650M寄存空間,還要得個土炮「話咁易網頁設計系統」及Access 資料庫連接。

詳情可參考0101hostmochahost

人家的網站寄存服務好到不用懂得任何程式語言也可以輕易建立一個網頁,我想我很快就會失業。

唯一缺點是個網站有乜事就唔係咁方便call 支援。不過總覺得就算是本地有熱線可以致電也不容易打得通,而人家的網站給我的信心的確大得多,日後的維護工作也方便得多。

多手跟miffy研究一番,明白為甚麼她的顧客常常說她公司的服務費昂貴。

晚上向tak報告後就暫時放下這個任務,留待下星期三sit堂時從長計議。

公司附近晚晚都火燭

就算唔火燭,都有人吊頸,冇人吊頸都有人企跳,仲差d扑穿亞伯個頭,都咪話唔大吉利是。

呢,就尋晚ja ma,四美街場火就差d燒死人。今晚又唔知會有乜大獲野。

西九網二

放工時諗通左d野,雖然未正式開工,不過幾有信心攪得掂。

2009.07.09(四)

老闆的下午茶

無啦啦收到老闆個email:「I will deposit HK$7,735 on our office snack fund. (less the tax amount). Let’s have some nice stuff for tea time today!」

Surprised!老闆無啦啦出錢請食tea,仲要一出就出$7xxx!邊度可以搵到咁好既老闆ga?

原來係之前老闆幫母公司整左d野,母公司俾佢既獎金。百忙之中都抽到時間做其他野,真厲害。

滔滔的信 -- 上

如果我不會科學,我現在會當甚麼呢?

當然不會是software engineer啦,文科底想入IT / engine,想也不用想。

我猜應該會是歷史/考古學家,每次看到一些歷史跟現有的認知互相呼應,很有滿足感的。

之前答應了滔滔到澳洲前寫封信給他帶過去,好讓他「好寂寞、好孤獨」的時候拆來看。為了這封信我做了很多功課,得到很多想法,起草了兩個版本,不過沒有一個讓我感滿意的。

畢竟就是拙於詞令,不懂怎樣去安慰人家。

明天繼續努力。

2009.07.10(五)

老闆的下午茶二

原來老闆的下午茶是有下文的,Embedded software engineers 及 QA Engineers 都要在星期六日趕工。

我們這些吃過下午茶,又不用OT的,心生一點罪惡感tim

滔滔的信 -- 下

死線效應真是厲害。我知道如果今天都完成不了這封信,滔滔就要一年後先收到了,那就完全失去了意義。

就在死線壓力下,突然出了個新的idea。人家已經心情壞透,哪裏有心情慢慢仔細聽你的。所以要在失意時鼓勵人家,應該要做到言簡意賅,而不是長篇大論說教式的文章。

所以我決定了--不寫信!將之前準備好的東西全都棄掉,改送他一張卡,方便他把卡放在枱頭,只寫一句簡單說話,方便他失意時很快就可以想起,而不是慢慢回宿慢慢摷背囊再慢慢看。

叮一聲就想到寫甚麼鼓勵語。相信一星期前我一定想不到這句,也許這就叫做命中注定。

經過上次經驗,我知道在坊間是很難找到一些合適的卡。坊間上的卡不是賣溫情、浪漫,就是賣可愛,一向熱血的我根本就是買不落手。他們又喜歡在卡上加上特定的主題,例如生日、示愛、結婚,偏偏主題就是不多,離離去去都是上述三個。為了應付我這些奇怪的顧客,坊間就出了主題是「多用途」的卡,可是他們總愛劃蛇添足的加上”for you…”,鬼唔知張卡係俾你gei mei?可唔可以安份d淨係畫畫,唔加字呢?

所以我已經打定輸數,出了個後備的idea,萬一找不到心水的卡,就自己親手畫一張。

這時候我會想,我應該在工餘時間學一些工作以外的東西,例如畫畫,這樣到了一些「緊張關頭」就不會這麼麻煩,時間緊拙還要費時間在一堆垃圾上尋寶。

我又會想,如果我不會科學及歷史,我現在會當甚麼呢?

我猜應該會是個美術設計師,對於一個十八科中取得最多C就是美術科的人來說,這未免是天方夜譚。很難想像這麼快就起好草圖的就是這樣一個電腦程式人員,証明是有一點「天賦」吧

不過原來以前美術課常用的卡紙都是很難買的,走了幾間文具舖都找不到,看來要當一名美術設計師真不容易。

最後到了以前常常懷疑它騙錢,把價錢都標得很高的「大發行」逛逛,竟然讓我找到我心儀的那款卡,而且不只一張,而是一個系列!真想把整個系列全買了。我當然不是這麼衝動,千挑萬選只選了一張。另外我又看到有卡紙是一本本賣的,所以手多多買了一本。不過我何時才實行我的增值計劃呢?

寫好了,放入信封、貼上郵票,投進信箱,all is over!現在我覺得學畫畫前,應該先學硬筆書法。

2009.07.11(六)

物理學的秘密

難得有一整天空閒,我決定獨自到物理學的走一趟,順道試試新褲。

物理學的廿四小時都是這麼多人,我已經選擇在早上去,貪沒有這麼多人願意這麼早起床,不過人數不比平日晚上去的少得多。

領悟到為何有人不去做機,反而簡單的去舉啞鈴,除了因為比較歷史悠久,豬膽身型好易形,有特色,舉開有感情外,最重要是不用等候。機上正充斥著零負重推拉十數分鐘也不言倦的師奶,所以練得強壯一點的都集中到啞鈴區。

順帶一提,康怡店三部室內划艇機三部都是虧的。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

開始讀那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命中注定要讀的那本書。看不過眼那重覆說了句男孩的說話就收人家報酬的吉卜賽人及國王,就好像看不過眼那些沒有甚麼實幹卻賺錢比我多的混混。看著那男孩一到步就被個坦白得幾乎就在額頭寫上騙子兩個子的騙子騙去一生積蓄,難怪滔滔淆底

讀了幾頁後,想通了一些東西,有一種「猛然醒覺」的感覺,或者貼切一點,就引用金學的詞彙說,是一種「打通經脈」的感覺。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不是一本普通教你牧羊的書,作者在故事裏暗暗引入一些聖經情節,對沒有宗教背景的人看下去不覺不妥,對有教會背景的人看下去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大概這就叫做共鳴吧。而我亦藉此故事想通了一些以前看幾多遍也不明白的聖經故事。

未看畢這本書,所以我不知道作者最後的目的是否傳教,不過肯定的是如果作者最後的目的是傳教,這比起坊間很多愛硬銷的教會推銷員高明得多。

2009.07.12(日)

棒球與遊船河

第一次現場看己隊在乙組的棒球比賽。

看過乙組的棒球比賽,再看過友人遊船河的照相簿,我猶豫著,為看一場球賽而放棄一次遊船河的機會是否不智?

十萬個想wake啊!

友人說難得懂得游水,就應該多點玩水上活動。初時我都沒留,現在才發現身邊原來真的有很多不懂游水的朋友。

而且一年就只有夏天會落水。

寫番球賽先,己隊又一次無驚無險的數對手,其實乙組也不是想像中強勁,或者應該說,乙組球員除了投捕外,其他人可以大顯身手的機會不多。防守球員一場可能一球也不用接。如果人家知道你防守出色,大概也不會把球打到你那兒吧。棒球就是這樣的一種運動吧。

有點後悔當初沒有直升乙組比賽呢,希望明年真的拿到新秀賽冠軍吧。

安橋的投球沒有想像中快,或者應該說,他當投手時投球給捕手時,球速比投給一二三壘時慢得多,不過他懂得間中吊一些慢球打亂對方節奏。抑或他所投的是變化球,所以球速比平時慢?我總是分不清快球及變化球的分別。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二

繼續看<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男孩被騙錢後重新振作,反而到了水晶店打工賺大錢呢。老闆雖然對他很好,不過他沒有因此留在水晶店,反而選擇繼續前行。

有時候我會想,雖然現在有個好好的老闆,但我是不是應該繼續冒險出外闖闖,接受新的挑戰呢?

晚上到姨姨家吃飯,兩位表哥各養了一頭狗,雖然我不怕狗,但今晚就有點怯。

事關今晚到了姨姨家樓下,碰巧有鄰居正在拖著一頭狗回家,大家一起進入升降機。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鄰居拖著狗回家,也不是第一次跟鄰居的狗同進一部升降機,也不是第一次跟大狗同進一部升降機,但今次總是不同的。

因為這頭狗不是普通的大。怎樣形容好呢?牠四隻腳企的時候是比軒仔還要高的。具體一點說,大概就是跟一隻老虎差不多大,如果雙腳站起來比我還要高一個頭。這部升降機已經很小,碰巧之前有位鄰居拖著一部手推車進來,已經佔了升降機一半的位置,鄰居甲+鄰居乙+我+老虎就屈就在剩下的一半。鄰居乙無啦啦舉起了腳,剛好這頭老虎伸出了腳佔去了位置,鄰居乙穿著高跟鞋無力單腳支撐著,鄰居甲就叫她放心踏在老虎腳上。鄰居甲當然放心啦,老虎連轉身的空間也沒有,痛起來要找東西咬就只好咬我啊!

好不容易捱到離開老虎籠,上到姨姨家就要面對吉仔及dor dor 了。吉仔及dor dor最近學了一隻新舞,就要互相踏在對方肩膀不停轉圈,在麻將桌下又轉,在飯桌下又轉,在我腳下又轉。不過轉還轉,老師可沒有教你們轉到我腳邊大大吧。

2009.06.26(五)

請了半天假到石澳玩,雖然這叫做Work Life balance,雖然這叫做享受人生,但放工時老細問到下午會去哪兒,總是不敢正面回答的說去玩,雖然知道即使這樣回答他也不會介意,但感覺總是很邪惡似的。

第一次下著雨也去海灘玩(今次仲要打風),乘車時遠遠看到石澳時就知道這個決定是沒有錯的,浪濤拍岸襯上遠方的藍天白雲實在很美,有點後悔沒有帶照相機來。

本來買了了兩塊浮板準備游出浮台玩,雖然浮台有如海盜船般搖晃,雖然海浪有一個人高,雖然救生員不斷呼籲人們不要下水,但是完全沒有動搖我們出浮台的決心。更衣其間聽到那顆救生員鐘沒間斷的響,看到救生員哥哥一而再的跑出海,我們都是決定在海邊浸浸腳、衝衝浪算了

衝浪是一堂寶貴的環保課,我們一邊衝浪、一邊點算衝到腳邊的垃圾,基本上每一個浪都帶來不同種類的垃圾,例如膠袋、膠條、繩、杯麵、飛碟、血滴子、浮床、人等等,不勝枚舉,唔該各位香港人唔好掉咁多垃圾入海好不好?

下課後到銅鑼灣跟其他走堂的匯合吃飯,在正價時段到稻香打邊爐是有點兒貴。

2009.06.27(六)

「沒甚麼輸不起的!問心,可曾有人記得我當年出過唱片?大家只記得我出版《 Yes!》賺大錢,就如米高佐敦,復出打巫師試過一場只得二十分,但大家只會記得他效力公牛隊如何威風八面」-- 蘋果日報<出版之路 蝕都要做

前天倪震訪問,昨天深深感受。若不是MJ走了,今天我也不知道原來還有這麼多人喜歡他。

MJ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外國歌手,從小已懂得哼幾句他的名曲。

十多年前爸爸買了張MJ的VCD,封面很浮誇(後來翻查應就是Dangerous的封面),收錄了多首MV,這是我第一次看MJ 的MV,非常神奇。最深刻的是 “Remember The Time”,至今仍不知道沒有CG的幫助下,MJ怎樣可以化作一堆金沙捲來捲去呢?

約十年前看郭富城在大球場的舞台上表演anti-gravity lean,嘖嘖稱奇,直到現在也不知道是怎樣做,原來這下anti-gravity lean又是由MJ創作,MJ的舞步總是很破格,如果這個世界沒有MJ,這個世界也許永遠不會出現這種舞步。

MJ離開了,新聞中看到一群群青年人擁上街頭,跟MJ往昔在MV中登場時的情景不謀而合。

有網友將看MJ演唱會列為人生其中一件很想做的事,可惜這一欄現在就要給刪掉了。買了倫敦演唱會門券的話該怎麼辦?難道要找個懂英文的神婆問米?Oh no~

2009.06.28(日)

昨晚仍在下雨,但因為早前約定今天要拍隊照,所以都有相當多人出席練習。

今天我們訂了獅子山場練習,由於連日大雨,積水處處,奇怪的是訂場不包括使用場內用具,包括用來疏通積水的耙,這些東西都是用密碼鎖鎖在鐵籠裏。區區一個鐵籠又怎會難倒我們這班大男孩呢。古時有大禹治水,今日西九也會治水,開鑿了一條引水道後,本是一片澤國的球場只剩下一片片小水窪。不過最後我們都是決定在另一處沒有水窪的草地上set場

雨後為何還是雨?我們還是提早退。可憐遲來的隊友如Jerry來到只有淋雨的份兒,隊照唯有改天再拍了。

2009.06.29(一)

原來星期三就七一了,即是放兩日返兩日放一日返兩日放兩日的日子又來到了,真高興。

報紙上仍是MJ的新聞故事,清楚了他很多成名之後的故事,在台上充滿王者風範,在台下卻是弱不襟風;從小缺乏父愛,名利相收後仍沒有人瞭解他;他愛世人,卻不斷受身邊的人苛索利用;賺到的錢富可敵國,卻對金錢毫無概念;身心都糟透了,人們卻只關心他的演出。一個傳奇人物,倒頭來也只是一個可憐人。

2009.06.30(二)

一份報紙,如果只讓我看其中一版,娛樂版可以不看,財經版可以不看,體育版可以不看,港聞版可以不看,國際版可以不看,哪管是MJ之死、綠色革命、六四紀念、歐冠在即、恆指大瀉、玉女結緍...

唯獨是生活名采不能不看。

陶傑在星期一至五的生果日報中都有專欄,亦是名采中最有名氣的一個,他時而幽默,時而挖苦、時而誇張、時而反諷,優美的修辭配上一針見血的觀點,很多時候都可以使人拍案叫絕,中學時的中文老師也常常引用他的專欄。

不過我更愛李怡的文章。

李怡寫的文章感情豐富,引用的文章更有意思,今天他就引用一篇網上短文教我們要放下

短文中有對老夫婦,老先生常說他太太是借回來的,他解釋說,世間的一切看似屬於我們的東西,其實只是借來的,例如我們的身體,頂多借我們用個一百年,就要入土為安,太太,頂多讓我們牽手六、七十年,也就莎喲那那啦,家財一個閃失就化為烏有。但這只是緣散了,他們本就不屬於我們的,限期到了就當歸還,重要的是,當擁有時要把握當下。

猛然醒覺,他朝我們失去了,是否值得去花這麼多時間來傷心痛哭呢?沒有傷心痛哭,又可不可是說是無情呢?也許MJ的父親最明白這個道理。

繞過了me世代的才子,愛上比me世代再老一輩的文章,本以為會顯得自己有點老氣橫秋,原來這證實了自己是we世代的人。

又想起MJ的身體被借用五十年後,看來久久也未能入土為安。

2009.06.19(五)

今晚跟西九上了安橋家--一個恍似為棒球而設的家。

說他家為棒球而設一點也沒有誇張。聞說一些模型發燒友,會把模型裝滿整個衣櫃;一些熱愛射箭的運動員,會改裝走廊或雜物房去set靶練習。安橋家並不大,他自己沒有睡房,卻闢出半間屋去弄一個batting cage。或者應該說,為了方便進行打擊練習及照顧家人,他在batting cage旁建了一間小屋居住。喜歡棒球的人,一般也喜歡棒球帽。不知多少人是因為喜歡戴棒球帽才接觸棒球這個很多人認為很「沉悶」的運動項目?我不知道安橋喜不喜歡棒球帽,不過他的掛牆飾櫃的兩格及電視機頂就放了三條摺好了棒球帽,數目上比我每天也會替換的內衣褲還要多。

安橋養了一隻七個月大的疑似貴婦狗,喜歡周圍走,不過比較靜,不多吠,只是常常「哀鳴」,跟dor dor 有天淵之別,不知道是否因為喉嚨痛?安橋說牠的名字叫大檸樂,起初我以為只是安橋說笑而已,邊有狗用杯飲品做名ga?不過之後我們都是這樣稱呼牠,反正牠自己也沒有澄清。大檸樂愛跟著牠的主人,每當我們抱著牠,不讓牠跟著主人,牠都會向主人哀鳴,企圖掙扎逃掉。不過牠更愛強吻人家,哀鳴過後就會突然回頭強吻抱著牠的人,Jeffery 就這樣被強吻三四次,幸好老婆沒見到

入正題,今晚突然上安橋家,是因為西九燒烤聚參與人數太少,眾望所歸的改到安橋家舉行,順道開會選幹事會成員、投票加會費等事宜。成立幹事會的原因是分擔tak的工作、政策出台前可以有更好的準備,而幹事會成員亦可以名正言順的處理會務。其實tak還有很多好主意,例如將西九升格為球會,那麼就可以訂場及申請資助等,雖然因球會有義務協助總會舉辦活動所以短期內未能實行,但我覺得這只是遲早會實行的事,當球隊有四五十人的時候,抽幾個去幫總會忙可行性都幾高,況且總會那裏都沒有多少事要做。

燒烤期間,傑的女友突然問我是不是CU的(唔係咁都知ar?),原來她在facebook見過Pansy跟我的合照(得一千零一張,仲要勁矇都認到,厲害!),原來她也是讀中大,跟Pansy是隊友。可惜我說出很多個英文系同學的名字,她都不認識,不知是否因為英文系不及計工般團結,不像我們幾乎可以認識所有同班同學,還是因為她比Pansy大上好幾屆

2009.06.20(六)

本來今天是一星期內第三次食炭,不過為著健康著想,食炭依家野都係留番俾東華啦。

2009.06.21(日)

兩星期內第一次落場打棒球,一打就是友誼場,很多隊友都有點擔心應付不來。

對手是Buccaneers,一隊非乙組以為新秀的隊伍。技術比想像中好,當中亦有頗多大bat之人。

兩星期內第一次落場果然不行,基本上跑兩步就要休息好一陣子才回過氣來,結果我捱了四個inning就退下火線了。今天安打、K、四壞都試過,算是不錯的了。防守方面亦學會了原來一壘離壘追球,二壘也不一定會補一壘。不過不補一壘,應該要做甚麼?就不大清楚了。論距離又不用做cutman,論時間又趕不及cover二壘。

晚上趕去姨姨家慶祝父親節,一入門口dor dor 就不停的吠了,雖然同是貴婦狗,跟大檸樂卻是天淵之別。別看dor dor 吠過不停,但牠其實是很乖的,起碼沒有意圖要咬我,相比之下,遠看靜靜的小白其實凶得很。

2009.06.22(一)

今早聽收音機,才發現昨天是夏至,最高氣溫有三十四度,難怪打得這麼辛苦。

兩天內第二次落場打棒球,拖著疲憊的身軀,狀態卻比昨天佳,起碼不用跑兩步就要回回氣。

Tak說擲球後上臂有點疼痛,怎麼症狀跟我這麼相似?難道我又是轉腰不足?下次留意一下先。

Jodie問我昨天對手是哪一隊,我只記得是B字頭;Jodie問滔昨天對手是哪一隊,他也只記得是B字頭,哈哈。改個這麼難記的名字有甚麼用?你看,Kidults、Ninewest這些名字多麼易記?改得這麼難記,最終咪只記得係B字頭~

2009.06.23(二)

連續兩天打球再上堂,是睡魔的一大挑戰。縱使今晚是上lab,上了幾分鐘也忍不住要小睡一會,幸好今天Julian不是教得很快,所以總算跟得上。

2009.06.16(二)

繼續上載照片,已經弄好四本相簿,只差一本就大功告成了。

之前不相信xanga的穩定性,所以我會習慣先開個私伙的text editor打日記,最後才抄到xanga的editor上。不過原來這也不算可靠,事緣我今天打到第三天日記時突然當機了,三天日記一下子就化作泡沫,氣死我了,所以現在每隔一段時間就記緊要save一次。

晚上繼續回中大「補課」,今天是學SAS。很興幸上次臨下課時決定花五十大元買那份厚厚的note,今天上堂超有用,事關Julian實在講得很快,沒有那份notes我一早就跟課堂完全脫節,現在回家後仍然可以補一補,有時間還可以備一備課,不過大前提是要重新裝回那套SAS。

收到消息,有位朋友快要出發往澳洲享受其工作假期,實在羨煞殺旁人(特別是細仔唔使俾家用那部分),在此祝他旅途愉快,唔好爆肺。

收到消息,有班朋友準備去西安或九寨溝旅行,又再多一次羨煞殺旁人(次次都是吼人midterm先去),在此祝他們旅途愉快。

2009.06.17(三)

個個都貼晒旅行d相,個個都快要去旅行,個個都是魔鬼來的。

我都不甘示弱,今天已經完成上載所有大陸之行的相片,今晚再加多少少旁白就大功告成!

Jerry突然為Kidults召開緊急會議,還以為發生了甚麼事,原來是為後晚的西九燒烤聚作準備,好像很凝重似的。不過令Kidults事先有共識,總好過讓問題先出現了。

在維基閒逛其間發現了某條目記下了以下事件:

2009年2月4日11時44分:於架勢堂節目中呼籲聽眾於維基百科中加入「森美係個靚仔」以及「森美真人靚過上鏡」,是繼卓韻芝公開談論其維基頁面應該註明為「最漂亮的女藝人」後的另一位商台主持呼籲聽眾修改其維基頁面。當時有人響應加入該些錯誤的文字,最後因為不斷的破壞,本頁面被半保護。XD

乘車回家時聽到旁邊年約十二三歲的男童透過電話大談欺負可愛弟妹的經過,包括把他們的玩具車丟落街變成粉碎,把洗衣粉柔順劑倒在他們的床上,最卑鄙的是藉他們在梯級上跌倒時坐在他們身上當作滑梯。所以說,在戰場以外最暴力的世界,應該是兒童世界。

2009.06.07(日)

因為原定在今天舉行的比賽延期了,所以多了一天到batting cage 練習的機會。

又執過一次擊球動作,感覺紥實了許多,不過仍需努力練習。

自上星期揮棒練習過後,右手甩了少少皮。仍未痊癒之下,今天練習了一會就開始流血了 ><。也許是練習揮棒過於頻密吧。偏偏難得這星期有三四練習揮棒的機會不想錯過,心情矛盾。

2009.06.08(一)

為了不讓傷口惡化,十多年來第一次貼膠布,以準備今天到旺角的練習。本來打算早少少出發,先在旺角閒暇一下才到球場,臨出發之際仍下著雨,所以留在公司hea到夠鐘才出發。

在公司一路hea,雨勢只是越來越大,最後還是決定回家休息了

回家上網看新聞,旺角鏹水狂再現,跟球場只有五街之隔,也許這次少少的傷患加上這場雨救了我呢。看著新聞圖片,那些無辜的傷者真是可憐,特別是那一位趁著炎炎夏日穿著露背裝,結果整個背部都是疤痕的那位女士呢。希望他們早日康復,警察也早點捉到兇徒,避免悲劇一次又次發生吧。

2009.06.10(三)

因為人數不足,所以是晚抛打練習取消了。今天得知原來是晚練習的場地租用費用是從昂貴會費的一部分,我還以為是安僑的私人地方tim

2009.06.11(四)
因為人數不足,所以是晚擊球練習取消了。(打這幾天日誌真是慳水慳力:silly)。

今早趕回公司時不小心一連踏進兩個水氹,整隻鞋都濕了。回到公司要做一大輪吸水工程><。幸好在公司裏備有拖鞋,所以不用再赤著腳走來走去(這裏的地下遠不及數碼港清潔)。靈機一觸想了個新的方法替襪子吸水,很有效啊。所以這晚可以乾爽的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