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birthday’ tag.

六四過去了,証明了香港至少有二十萬顆良心,不錯了,曾生葉生暫時可以功成身退了,我也可以寫多些開心的事了。

2009.05.30(六)

為慶祝爸爸生日,虧媽媽想得出這鬼主意,舉家到海洋公園一日遊,三人同行,半人價錢,海洋公園要蝕大本了。

六年前一邊望著一架架吉過山車走過,一邊聽著海洋公園年年蝕本,恐怕要倒閉的消息。今天單是在熱氣球前排隊已花了四十五分鐘,不得不讚嘆盛智文的厲害,以及董建華的知人善任。

本來預期大部分遊客均是內地人,結果反而是香港遊客佔大多數,外國與內地遊客則平分春色。

在海洋公園裏最精彩的當然是看動物。最經典的還是海洋劇場,經典的跳水頂波波當然難不到牠們啦,原來牠們還懂得做戲,一會兒牠們會乖乖的攤在地上不動,一會兒會主動跟觀眾握手,連海豚也會上水擺尾說再見,威威劇場裏的更會玩醫生病人遊戲,更會突然大叫嚇小朋友。不過說到最可愛的當然是觀眾。訓練員每教海獅們做完一個動作,都會嚷著訓練員給牠魚吃;觀眾們可不會這麼勢利,訓練員每教觀眾們做完一個動作,倒沒有觀眾向訓練員索取任何東西。

之前聽人家說水母館不值得去看,我又覺得不是啊。那裏雖然很小,很多地方只是裝上鏡子扮大,又勁多大人傻呼呼的撞埋d鏡,但不炸人的水母又真是很好看,加上燈光效果氣氛一流。所以大家如果路經那裏又不是很多人排隊的話,不妨一去。

第N次入海洋館,仍然是覺得很震撼,入面小小的一條魚也比海鮮酒家的陳列品大,沿途不時聽到有人高談闊論這條魚應該怎樣煮,那條魚應該怎樣煮

海洋公園新增了金魚館,以後要看金魚的話不用上天台了。雖然金魚館的金魚很珍貴,倒沒有旁邊的小海豹般受歡迎。最後一站是到熊貓館,熊貓館裏熊貓其實很容易分辨,那幾隻大的就是大熊貓,那幾隻小的就是小熊貓。看來大家都比較喜歡小的,差不多所有遊客都拼命擠到欄杆前看小熊貓,只有少數擠不進的唯有看身後的大熊貓。大熊貓亦只有兩隻在表演吃竹,難道另外兩隻躲起來午睡中?

把海洋公園的動物寫得幾好幾好,一定會有些人會看得不是味兒,所以在此引述一些反對聲音平衡一下。醜陋的貓熊政治|香港獨立媒體

文中有一句:「動物園是動物的籠囚、大量野生動物曾經因此遭受無情獵殺」。如果動物園真是為得到動物而獵殺其他動物,那真是很可惡。但海洋公園裏的動物是不是透過這個方法獲取?那就要問問海洋公園了,至少中央贈送的幾隻不是。至於作者說動物園是動物的籠囚,因而認為不應讓動物園存在。如果把小量動物「囚」著,讓日常生活中不幸已經沒機會接觸大自然的小朋友有機會接觸認識牠們,從而讓他們學會愛護牠們,而這些動物仍可舒適過生活的話,我會覺得這是值得的。另外作者又說這些動物被教導成違反本性的表演著,慘不忍睹。看到這裏,我實在要替作者可憐,可憐他每天都違反本性的上班,看著學生們違反本性的上學去,違反本性的讀書寫字,這些日子真是慘不忍睹,難怪作者最後要強忍多一次,違反本性的辭職。我覺得如果那些動物是出於自願--為吃訓練員手中的魚--而不是威迫--你唔頂波我就打你--而做那些違反本性的動作,我是可以接受的。

P.S. 在登山索道上遠眺熨波洲,風景可能比車費高達$157 + 排隊數小時的昂平360更好。

題外話:雖說周圍都是到數計時器提醒著,但為著公平起見,別妄想我會替你們在這天慶生XDD
但我都會在這裏向各位八月八日生日的朋友仔說聲生日快樂。
聞說很多人趕著在這天產子,相信今年過後會越來越多朋友在這天生日,進一步降低替大家慶生的意慾XDDD

返返正題,由細到大一直期待著中國舉辦奧運(真的嗎?有人提出中國人等了五千年終於等到舉辦奧運,我說由細到大期待著亦未嘗不可XDD),理論上今天終於開幕了,心情當然興奮,唯一掃興的是未能在八月八日農曆初八掛八號,冇假放

有幾樣東西值得關心的:
一、主火炬手是誰?
昨天看報紙,外界猜測是擁有跟李麗珊同等地位的許海峰,我也猜是佢,皆因他不但是中國首金,亦在中國德高望重,而且今屆首金的誕生也是射擊比賽,中國贏面又大,由他當主火炬手有著承先啟後的意義。如果是他射到聖火台著火都幾型,雖然應該不及在巴塞羅那那一箭型。其實都不用瞎猜,結果今晚就揭曉了,先旨聲明我很大機會估錯。

二、為何香港選擇協辦馬術而不是其他項目?
如果可以選擇,我相信如果香港協辦滑浪風帆應該會令最多香港人開心的,但事實是無論香港協辦哪一個項目都會高朋滿座,前提是要有排隊黨出手,別忘記沒有排隊黨出手的前幾個售票階段,今屆馬術的門票仍是滯銷的。排隊黨出手後出現門票供不應求的情況沒有令我意外,令我意外的是馬術這麼冷門的項目原來也有香港代表可以參賽。
不過滑浪風帆比賽其實有沒有現場觀眾的?如果沒有的話是不是不能賺錢?如果有的話他們又會站在哪兒?

二、最想看哪個比賽項目?
我就比較喜歡體操及跳水,可能是因為這兩項都是難度比較高的項目。你說要跑得像奧運選手那麼快,難度亦很高,但我說跑一兩步總是可以的,但要是像體操及跳水選手打一兩個空翻,我就連想也想像不到。
射箭也愛看,但就不能跟以上兩個項目相題並論,原因是他們很少失手(也許是我比較黑心吧,嘿嘿),獎牌誰屬大概在比賽前已一清二楚,沒甚緊張及驚喜。題外話,如果大會沒有即時更新選手得分,我想觀眾根本不知道這一箭是屬新一輪還是重播。不過在Patrick家「柴娃娃」看著他們怎樣打爆鏡頭也是賞心樂事的。
不知道大家又愛看哪一個項目呢?

上山慶生應該是小弟的第一次了。

約了計工同學一早在大埔墟站集合,下車時發現這好像是小弟人生第一次在大埔墟站下車。跟大孖、Edward、Tom匯合後,先確定20C小巴站的位置,發現這裏有兩部20C,一部去大尾篤、一部去烏蛟騰,去烏蛟騰的那部人頭湧湧,為了早點出發,我們決定先行排隊(當時是第七十七位),從彩虹趕過來之之也來了也未能上車,早知早前便直接相約在小巴站等吧。Stephanie 依舊以盛裝出席,首次見識那Shopping power的威力。烏蛟騰將會興建中藥港,董生在九八年說過,但將到零八年亦只見那露天停車場。由烏蛟騰出發去到三椏村食晏,沿途都非常易行,中途會遇見一些破屋、紅樹林及紅毛泥等,風景不錯。到三椏村食晏是首次明知在荒山野嶺的食店吃飯會被搜掠一番還是甘心走入去,店主都頗有良心,一碟炒飯只是五六十元,同場加吃熱騰騰的豆腐花及Carrie晨早五點起床弄的藍莓蛋糕,感動萬分。蛋糕總算吃得多,但藍莓蛋糕倒是首次嘗試,因為在坊間根本找不到。其實藍莓蛋糕跟其他其他口味的蛋糕同樣的美味(還是因為Carrie廚藝精湛才弄得這麼美味?),為何在坊間好像從未出現過這款蛋糕?也許這款蛋糕曾在坊間出現過,只是顧客們都選擇其他蛋糕,沒有人要它吧。沒想過他們會藉機會請我吃這餐,感動指數再加十分,但在荒山野嶺還在白吃白喝總覺不好意思。Carrie及Stephanie護送大孖離開後,我們開始行山前往鹿頸。在觀景台小睡一會後繼續前往便看到梅子林,記得當年曹操攻打張綉時用馬鞭指著遠方說有梅子林,原來曹操把手一揚就揚到香港來,真是靠害。在荔枝窩自然步道有說明牌,說明白花魚籐、銀杏樹、板根等都富有特色的自然生態,木板路設計亦相當精彩。當中大也是旅行景點時,這裏也是亦不足為過,我們就在這裏遇上一團團的旅行團,希望他們不會幼稚得拿這裏的板根作治療流感的板藍根用吧。途經荔枝窩有很多人聚集在小瀛學校門前吃飯,但時間關係無暇停下來細賞。眼見時候尚早,我們決定繞路到鎖羅盆看看傳說中的鬼屋。其間收到Jacky的電話說不去韓國,慶幸昨天沒有草草決定先買機票。鎖羅盆並不是傳說中的恐怖,說穿了只是一堆門口貼住「隨時倒塌」的爛屋。過了鎖羅盆後,我們就開始今日的行山活動,不過一開始就差點迷路,幸好沿途找到一些公共圖書館、金星行山團等標記才能走回正軌,下次還是走分水凹那一段好了。到達谷埔前一段路找到傳說中「路不通行」路牌。谷埔一帶景色迷人,有相機的友人可以大顯身手。到了谷埔多走約一小時路便到達終點--鹿頸。在鹿頸等那56K。本來56K都很密,但不知為何輪到我們時又忽然沒車了,在那裏足足餵了廿分鐘蚊,幸好有帶長袖風褸及有人作犧牲性保護。回到粉嶺吃了個飯及在百佳閒逛了一會便回家,準備明天又新一年的開始。

談及我喜愛的活動,原來在摺龍心目中就只有打機及射箭,真是嚇了我一跳。我興趣廣泛的很啊,單以運動來說,我就喜愛打籃球、網球、羽毛球、乒乓球、桌球、射箭、劍擊等,而我喜愛動態運動的程度>>靜態運動的程度,不過在大學時候很不幸的身邊近半朋友都不愛運動,其餘的就只愛踢足球及射箭。踢足球不是不好,只是一向笨手笨腳的我在足球場上受傷率很高,要別人擔心就不好,而且他們踢足球的目的是為了勝出比賽,一向笨手笨腳的我當一個後衛就只會造就機會及敵方的前鋒,當一個前鋒就只會成一個阻礙己方進攻的人牆,也許留在場外替己方打打氣是最稱職的位置吧,不過有我在場打氣的比賽好像全都輸掉了。而我喜愛運動的程度>>打機的程度,但射箭場又只有星期三、六開放,要是一個人自閉的投籃、dick網球、dick羽毛球、dick乒乓球,我唯有選擇打機。

原來萬聖夜是夏季的結束,冬天的開始,所以我也要換裝了。

xanga random theme好像有點問題,抽來抽去也是這些theme,相反搜索最近的theme的選擇比較多,但就不及random的美,相信事前是經過一番篩選的。要找一個合心意的xanga theme真不容易,怪不得web designer這麼值錢。就隨隨便便的選了這一個,藍加白是我眾多喜愛顏色組合之一,只是頂頭毛茸茸的跟我的筆調不太配合,跑了調兒好像是很嚴重的問題啊,但我不管啦,有心機的時候再研究一下有沒有改良的方法。

近排才發現facebook替我們整理了友人的生日日子,原來現在是最多友人生日的時段,由十月廿六日到十一月一日都不斷生日,這星期單單打”Happy Birthday”都打到我手指發軟,奇怪的是當中沒有人有大肆慶祝(至少沒有叫我去 ),現在個個都怕被嘲笑今天過後又老了一歲呢。

八月十四日是個大日子嗎?為甚麼有這麼多人都在這天出世?

打開ICQ,一百九十八個朋友中已經有三個在這天生日,佔總人數1.52%,只比現時香港的離婚率稍低。
如果這三個朋友都找我吃飯慶祝,我就已經將全日所有食飯時間都奉獻給他們了。

除了朋友外,這天亦是很多在香港擁有很高知名度的名人生日,包括軍曹國王腓特烈?#23041;廉一世、光绪帝愛新覺羅?#36617;湉、以及魔術手莊遜。

究竟八月十四日是甚麼大日子?對我來說,這天跟其餘三百六十四又四分一日沒有多大分別。

安裝了AOE2英文版,可惜跟Jacky未能成功連線玩,唯有繼續我的三國志八之旅。

這次是我第一次玩三國志八,用的是呂布時代的張遼。演義裏形容的呂布是有勇無謀,但三國志八裏的呂布連勇也沒有,雖說他在正常狀態下近身作戰近乎無敵,但他卻偏愛帶領弩兵^^”,又三番四次不肯聽我勸告進功旁邊的吉城洛陽及許昌,迫得我要使用特權才聽話,最後扭盡六壬也未能挽回敗局,有感當年諸葛孔明對著劉禪時的無奈。為保性命被迫投靠因我的驅虎吞狼計而改變歷史命運,戰勝官渡之戰,成功滅曹的袁譚。受袁譚的重用,後來更騎過蔡瑁當上太守、軍團長(真不明白當時袁譚為何升蔡瑁這個仍是六品官的敗軍之將的做太守,而冷落文武兼備並已經是二品官的張遼,是安撫民心的做法嗎?)。打剩最後一座城,萬事俱備的時侯,張遼竟然病死了(天啊)。不忿之下再玩一次,今次張遼續了幾個月命,聽從諸葛孔明的計策,成功收取劉循的佗地費,準備作戰前再儲存一次,以防萬一今次意外攻不下時沒命作第二次攻擊。準備好後按「攻擊」、「攻擊」、「攻擊」,怎麼按不動的?原來收取佗地後短期內是不能進攻該城市的,張遼是註定步諸葛武侯的後塵,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