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ceg’ tag.

早上在大圍跟大隊匯合便出發了。今次同樣是跟計工的同學仔一起走,沒見一年多的小朋友依舊是這樣子。本來沒想過會參與是次行山活動的大孖最後還是沒來了。
我們先上紅梅谷引水道,跟猴子們玩遊戲。那裏的猴群多如天上的繁星,初見差點兒被嚇倒,如果他們群起攻擊我們可會招架不住,及後看到有小孩在牠們中間若無其事般走過,發現先前一切想法只是杞人憂天。試問一頭狗在車水馬龍的旺角中穿插也未見驚恐,一個人走到猴群之中又有甚麼可怕?大家可能還是同宗呢。我們居住在城市裏實在太久了,返回大自然反而不甚自在。
走到九龍水塘,對此地開始有些印象了。記得兩年前參加AYP的行山活動,探訪香港古戰場時也走過這裏,那次連走草山針山金山尖山筆架山山頂之旅走得腿也跛了,真是印象難忘。還有那時候第一次遠眺獅子山射箭場,以及發現416其中一張相是在附近對著機場跑道拍攝的。其間我們發現了一個傻人樂園,上面除了幾張椅子及單槓外便空無一物了,真是傻了才會走上去。沿著麥理浩徑走著,跟上次的路線交錯了很多,所以四周都是很熟悉的,包括那些荒廢了的戰壕。那裏的戰壕的一大特色是,在隱閉的入口外會插著「戰壕危險,不淮進入」的警告牌,指明這裏的確有一個入口,而外面的缺口會張貼著「不可在這裏進入」,即是可以在那裏進入吧。戰壕內亦張貼了很多警告牌,包括「不可在這裏住宿」、「不可在這裏亂抛垃圾」等。最有趣的是還有「這裏是教統局通識科教材」的字句,叫人在這裏做功課,又叫人不可進入,是米生的主意吧。
約三時許便到達荃灣,在下午茶時間一起到了翠華吃午餐,因為那裏沒有下午茶。一個午餐標準是三十五元,在荃灣裏是很豪的說。翠華在中環區很受歡迎,因為算是比較便宜的關係。本來打算跟Gavin吃晚飯,但因為我們找不到節目hea餘下的四小時,所以還是提早各自回家了。

今早Carrie帶領一眾男生踏單車去南生圍。

清早便由魚則魚涌出發,原來乘地鐵+西鐵+等車時間到朗屏(不是昂坪啊)只需一小時,比回大學還要快呢。

可惜天公不造美,到了南生圍後不久便下大雨,八個人連忙乘街渡到對面岸,在人家門口築成人牆避雨(幸好人家不用出門)。致電到在屯門的小象求救的回應是:「這裏陽光普照啊。」致電到在沙田的黑柴的回應是:「這裏陽光普照啊。」為何大雨偏偏降臨在南生圍啊,還要不斷的行雷閃電。

約一小時後,我們逃離南生圍,回到陽光普照的元朗。

輾轉到嘉麗園吃十寶河,十寶河即十種材料(有魚蛋、牛丸等)併湊成的河粉,才二十六元,很便宜呢。用哪十種材料?我不記得了,要知道我除了魚蛋及牛丸外其他都不懂分辨,其實只要有十種不同樣子的材料就可以瞞過我這個笨笨的食客了。

Carrie 很「頑皮」地叫了一杯五花茶喝,她吩咐過我們不要告訴她媽媽,大家記緊要保守秘密啊。(她媽媽在這裏看到又怎辦?)放心好了,相信她媽媽沒有看我日記的「習慣」的。

吃過飯後,經過今早的經驗,大家都不願再去行山,唯有乘輕鐵到小象家玩耍。我和廣華和Tom 都記得我們在dresden坐過類似的東西。原來輕鐵轉彎時會格外嘈吵,沒有他們的提醒,我也留意不到呢。

小象親自到輕鐵站接我們呢。萬分感激。小象買了部Wii,半年也沒有玩過(就算不去玩它,它也會折舊啊,不如送給我吧),搖控沒有電也不知道。九位計工同學差點連怎樣開始遊戲也不懂,幸好最後都弄清了。

除了Wii 外,小象還有一部pc + 一部notebook(真富貴),可以連線打rainbow 及warcraft,只是小象不屑跟我們交手。跟X2對戰warcraft,實力相差太遠了,一直被「禁住黎砌」,卻求助無門呢。

16/6

星期六相約中大會到旺角hundred cafe 替蘭姨餞行,順道替她慶祝生日。

cafe比各大餐廳優勝之處是cafe 有很多東西可以玩,包括大量的board game、牌類遊戲等,很多都是以前很少有機會玩或是從未玩過的。打開了副生命之旅,不禁佩服主人家的細心,打內裏所有鈔票都用膠套包著,避免粗心大意的客人弄污。但一大班人聚在一起,UNO便是不二之選,其他很有趣的board game 都只能旁觀了。

玩UNO可窺看玩家性格,上回跟計工的同學們玩鬥cut牌,不對,應該是鬥cut錯牌,可以他們都是work hard play hard的一類人。今次箭會的同學們就冷靜得多,不單有理論分析為何pair skip都只是skip 一人,

整晚的(戲玉)是侍應播放著生日歌,推著生日蛋糕進場的一刻,「難得」蘭姨依然若無其事的繼續鬥車,裝著與這個「生日會」無關似的,這樣爛玩的行為倒是第一次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