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dog’ tag.

2009.07.09(四)

老闆的下午茶

無啦啦收到老闆個email:「I will deposit HK$7,735 on our office snack fund. (less the tax amount). Let’s have some nice stuff for tea time today!」

Surprised!老闆無啦啦出錢請食tea,仲要一出就出$7xxx!邊度可以搵到咁好既老闆ga?

原來係之前老闆幫母公司整左d野,母公司俾佢既獎金。百忙之中都抽到時間做其他野,真厲害。

滔滔的信 -- 上

如果我不會科學,我現在會當甚麼呢?

當然不會是software engineer啦,文科底想入IT / engine,想也不用想。

我猜應該會是歷史/考古學家,每次看到一些歷史跟現有的認知互相呼應,很有滿足感的。

之前答應了滔滔到澳洲前寫封信給他帶過去,好讓他「好寂寞、好孤獨」的時候拆來看。為了這封信我做了很多功課,得到很多想法,起草了兩個版本,不過沒有一個讓我感滿意的。

畢竟就是拙於詞令,不懂怎樣去安慰人家。

明天繼續努力。

2009.07.10(五)

老闆的下午茶二

原來老闆的下午茶是有下文的,Embedded software engineers 及 QA Engineers 都要在星期六日趕工。

我們這些吃過下午茶,又不用OT的,心生一點罪惡感tim

滔滔的信 -- 下

死線效應真是厲害。我知道如果今天都完成不了這封信,滔滔就要一年後先收到了,那就完全失去了意義。

就在死線壓力下,突然出了個新的idea。人家已經心情壞透,哪裏有心情慢慢仔細聽你的。所以要在失意時鼓勵人家,應該要做到言簡意賅,而不是長篇大論說教式的文章。

所以我決定了--不寫信!將之前準備好的東西全都棄掉,改送他一張卡,方便他把卡放在枱頭,只寫一句簡單說話,方便他失意時很快就可以想起,而不是慢慢回宿慢慢摷背囊再慢慢看。

叮一聲就想到寫甚麼鼓勵語。相信一星期前我一定想不到這句,也許這就叫做命中注定。

經過上次經驗,我知道在坊間是很難找到一些合適的卡。坊間上的卡不是賣溫情、浪漫,就是賣可愛,一向熱血的我根本就是買不落手。他們又喜歡在卡上加上特定的主題,例如生日、示愛、結婚,偏偏主題就是不多,離離去去都是上述三個。為了應付我這些奇怪的顧客,坊間就出了主題是「多用途」的卡,可是他們總愛劃蛇添足的加上”for you…”,鬼唔知張卡係俾你gei mei?可唔可以安份d淨係畫畫,唔加字呢?

所以我已經打定輸數,出了個後備的idea,萬一找不到心水的卡,就自己親手畫一張。

這時候我會想,我應該在工餘時間學一些工作以外的東西,例如畫畫,這樣到了一些「緊張關頭」就不會這麼麻煩,時間緊拙還要費時間在一堆垃圾上尋寶。

我又會想,如果我不會科學及歷史,我現在會當甚麼呢?

我猜應該會是個美術設計師,對於一個十八科中取得最多C就是美術科的人來說,這未免是天方夜譚。很難想像這麼快就起好草圖的就是這樣一個電腦程式人員,証明是有一點「天賦」吧

不過原來以前美術課常用的卡紙都是很難買的,走了幾間文具舖都找不到,看來要當一名美術設計師真不容易。

最後到了以前常常懷疑它騙錢,把價錢都標得很高的「大發行」逛逛,竟然讓我找到我心儀的那款卡,而且不只一張,而是一個系列!真想把整個系列全買了。我當然不是這麼衝動,千挑萬選只選了一張。另外我又看到有卡紙是一本本賣的,所以手多多買了一本。不過我何時才實行我的增值計劃呢?

寫好了,放入信封、貼上郵票,投進信箱,all is over!現在我覺得學畫畫前,應該先學硬筆書法。

2009.07.11(六)

物理學的秘密

難得有一整天空閒,我決定獨自到物理學的走一趟,順道試試新褲。

物理學的廿四小時都是這麼多人,我已經選擇在早上去,貪沒有這麼多人願意這麼早起床,不過人數不比平日晚上去的少得多。

領悟到為何有人不去做機,反而簡單的去舉啞鈴,除了因為比較歷史悠久,豬膽身型好易形,有特色,舉開有感情外,最重要是不用等候。機上正充斥著零負重推拉十數分鐘也不言倦的師奶,所以練得強壯一點的都集中到啞鈴區。

順帶一提,康怡店三部室內划艇機三部都是虧的。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

開始讀那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命中注定要讀的那本書。看不過眼那重覆說了句男孩的說話就收人家報酬的吉卜賽人及國王,就好像看不過眼那些沒有甚麼實幹卻賺錢比我多的混混。看著那男孩一到步就被個坦白得幾乎就在額頭寫上騙子兩個子的騙子騙去一生積蓄,難怪滔滔淆底

讀了幾頁後,想通了一些東西,有一種「猛然醒覺」的感覺,或者貼切一點,就引用金學的詞彙說,是一種「打通經脈」的感覺。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不是一本普通教你牧羊的書,作者在故事裏暗暗引入一些聖經情節,對沒有宗教背景的人看下去不覺不妥,對有教會背景的人看下去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大概這就叫做共鳴吧。而我亦藉此故事想通了一些以前看幾多遍也不明白的聖經故事。

未看畢這本書,所以我不知道作者最後的目的是否傳教,不過肯定的是如果作者最後的目的是傳教,這比起坊間很多愛硬銷的教會推銷員高明得多。

2009.07.12(日)

棒球與遊船河

第一次現場看己隊在乙組的棒球比賽。

看過乙組的棒球比賽,再看過友人遊船河的照相簿,我猶豫著,為看一場球賽而放棄一次遊船河的機會是否不智?

十萬個想wake啊!

友人說難得懂得游水,就應該多點玩水上活動。初時我都沒留,現在才發現身邊原來真的有很多不懂游水的朋友。

而且一年就只有夏天會落水。

寫番球賽先,己隊又一次無驚無險的數對手,其實乙組也不是想像中強勁,或者應該說,乙組球員除了投捕外,其他人可以大顯身手的機會不多。防守球員一場可能一球也不用接。如果人家知道你防守出色,大概也不會把球打到你那兒吧。棒球就是這樣的一種運動吧。

有點後悔當初沒有直升乙組比賽呢,希望明年真的拿到新秀賽冠軍吧。

安橋的投球沒有想像中快,或者應該說,他當投手時投球給捕手時,球速比投給一二三壘時慢得多,不過他懂得間中吊一些慢球打亂對方節奏。抑或他所投的是變化球,所以球速比平時慢?我總是分不清快球及變化球的分別。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二

繼續看<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男孩被騙錢後重新振作,反而到了水晶店打工賺大錢呢。老闆雖然對他很好,不過他沒有因此留在水晶店,反而選擇繼續前行。

有時候我會想,雖然現在有個好好的老闆,但我是不是應該繼續冒險出外闖闖,接受新的挑戰呢?

晚上到姨姨家吃飯,兩位表哥各養了一頭狗,雖然我不怕狗,但今晚就有點怯。

事關今晚到了姨姨家樓下,碰巧有鄰居正在拖著一頭狗回家,大家一起進入升降機。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鄰居拖著狗回家,也不是第一次跟鄰居的狗同進一部升降機,也不是第一次跟大狗同進一部升降機,但今次總是不同的。

因為這頭狗不是普通的大。怎樣形容好呢?牠四隻腳企的時候是比軒仔還要高的。具體一點說,大概就是跟一隻老虎差不多大,如果雙腳站起來比我還要高一個頭。這部升降機已經很小,碰巧之前有位鄰居拖著一部手推車進來,已經佔了升降機一半的位置,鄰居甲+鄰居乙+我+老虎就屈就在剩下的一半。鄰居乙無啦啦舉起了腳,剛好這頭老虎伸出了腳佔去了位置,鄰居乙穿著高跟鞋無力單腳支撐著,鄰居甲就叫她放心踏在老虎腳上。鄰居甲當然放心啦,老虎連轉身的空間也沒有,痛起來要找東西咬就只好咬我啊!

好不容易捱到離開老虎籠,上到姨姨家就要面對吉仔及dor dor 了。吉仔及dor dor最近學了一隻新舞,就要互相踏在對方肩膀不停轉圈,在麻將桌下又轉,在飯桌下又轉,在我腳下又轉。不過轉還轉,老師可沒有教你們轉到我腳邊大大吧。

Advertisements

朝早跟小白到深水灣及淺水灣交界游水。

小白是舅舅新買的一頭可愛小狗,因為不久之前剪毛的關係,可以隱約看到白毛下粉紅色的皮膚,名副其實的白裏透紅。
小白不怕我這個陌生人(可能是見我個樣好恰掛= =),乘車其間總是爬到我身上看風景。據說牠喜愛看大車,跟表姐的囝囝的興趣一樣。不知道牠又會不會喜歡看粵劇呢?

小白很聰明,年紀小小的牠已經懂得游泳,不過牠又不肯主動下水,總是要人家抱牠下水,而且下水後牠亦會匆匆游回岸,不過抱起牠時牠會四條腿扒下扒下作勢游泳的動作很趣緻呢。
小白膽子十分大,雖然牠身形細小,但在其他大狗面前毫無懼色,還老是纏著牠們,結果是那幾位正在曬太陽的大狗都怕了牠,急急腳的離開。

跟小白玩了一會後,就去了深水灣游泳。不過已經長期缺乏游泳的我,現在游出浮台都已經大感吃力,到達浮台時即急不及待爬上去休息,順道曬曬太陽。南區的天空真的比市區好,明明在家看出去還是烏雲滿佈,這裏依然是藍天白雲,還有點兒曬,要單手擋擋太陽光,不然連睜開眼也有點困難。

下午到上環北園喝下午茶,食物水準不錯,價錢就偏貴,始終懷念以前在晶苑及華貴村酒樓吃飯的時代,那裏真是大件夾抵食,現在回到了「真實世界」,樣樣食物都覺得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