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hiking’ tag.

上山慶生應該是小弟的第一次了。

約了計工同學一早在大埔墟站集合,下車時發現這好像是小弟人生第一次在大埔墟站下車。跟大孖、Edward、Tom匯合後,先確定20C小巴站的位置,發現這裏有兩部20C,一部去大尾篤、一部去烏蛟騰,去烏蛟騰的那部人頭湧湧,為了早點出發,我們決定先行排隊(當時是第七十七位),從彩虹趕過來之之也來了也未能上車,早知早前便直接相約在小巴站等吧。Stephanie 依舊以盛裝出席,首次見識那Shopping power的威力。烏蛟騰將會興建中藥港,董生在九八年說過,但將到零八年亦只見那露天停車場。由烏蛟騰出發去到三椏村食晏,沿途都非常易行,中途會遇見一些破屋、紅樹林及紅毛泥等,風景不錯。到三椏村食晏是首次明知在荒山野嶺的食店吃飯會被搜掠一番還是甘心走入去,店主都頗有良心,一碟炒飯只是五六十元,同場加吃熱騰騰的豆腐花及Carrie晨早五點起床弄的藍莓蛋糕,感動萬分。蛋糕總算吃得多,但藍莓蛋糕倒是首次嘗試,因為在坊間根本找不到。其實藍莓蛋糕跟其他其他口味的蛋糕同樣的美味(還是因為Carrie廚藝精湛才弄得這麼美味?),為何在坊間好像從未出現過這款蛋糕?也許這款蛋糕曾在坊間出現過,只是顧客們都選擇其他蛋糕,沒有人要它吧。沒想過他們會藉機會請我吃這餐,感動指數再加十分,但在荒山野嶺還在白吃白喝總覺不好意思。Carrie及Stephanie護送大孖離開後,我們開始行山前往鹿頸。在觀景台小睡一會後繼續前往便看到梅子林,記得當年曹操攻打張綉時用馬鞭指著遠方說有梅子林,原來曹操把手一揚就揚到香港來,真是靠害。在荔枝窩自然步道有說明牌,說明白花魚籐、銀杏樹、板根等都富有特色的自然生態,木板路設計亦相當精彩。當中大也是旅行景點時,這裏也是亦不足為過,我們就在這裏遇上一團團的旅行團,希望他們不會幼稚得拿這裏的板根作治療流感的板藍根用吧。途經荔枝窩有很多人聚集在小瀛學校門前吃飯,但時間關係無暇停下來細賞。眼見時候尚早,我們決定繞路到鎖羅盆看看傳說中的鬼屋。其間收到Jacky的電話說不去韓國,慶幸昨天沒有草草決定先買機票。鎖羅盆並不是傳說中的恐怖,說穿了只是一堆門口貼住「隨時倒塌」的爛屋。過了鎖羅盆後,我們就開始今日的行山活動,不過一開始就差點迷路,幸好沿途找到一些公共圖書館、金星行山團等標記才能走回正軌,下次還是走分水凹那一段好了。到達谷埔前一段路找到傳說中「路不通行」路牌。谷埔一帶景色迷人,有相機的友人可以大顯身手。到了谷埔多走約一小時路便到達終點--鹿頸。在鹿頸等那56K。本來56K都很密,但不知為何輪到我們時又忽然沒車了,在那裏足足餵了廿分鐘蚊,幸好有帶長袖風褸及有人作犧牲性保護。回到粉嶺吃了個飯及在百佳閒逛了一會便回家,準備明天又新一年的開始。

談及我喜愛的活動,原來在摺龍心目中就只有打機及射箭,真是嚇了我一跳。我興趣廣泛的很啊,單以運動來說,我就喜愛打籃球、網球、羽毛球、乒乓球、桌球、射箭、劍擊等,而我喜愛動態運動的程度>>靜態運動的程度,不過在大學時候很不幸的身邊近半朋友都不愛運動,其餘的就只愛踢足球及射箭。踢足球不是不好,只是一向笨手笨腳的我在足球場上受傷率很高,要別人擔心就不好,而且他們踢足球的目的是為了勝出比賽,一向笨手笨腳的我當一個後衛就只會造就機會及敵方的前鋒,當一個前鋒就只會成一個阻礙己方進攻的人牆,也許留在場外替己方打打氣是最稱職的位置吧,不過有我在場打氣的比賽好像全都輸掉了。而我喜愛運動的程度>>打機的程度,但射箭場又只有星期三、六開放,要是一個人自閉的投籃、dick網球、dick羽毛球、dick乒乓球,我唯有選擇打機。

Advertisements

早上在大圍跟大隊匯合便出發了。今次同樣是跟計工的同學仔一起走,沒見一年多的小朋友依舊是這樣子。本來沒想過會參與是次行山活動的大孖最後還是沒來了。
我們先上紅梅谷引水道,跟猴子們玩遊戲。那裏的猴群多如天上的繁星,初見差點兒被嚇倒,如果他們群起攻擊我們可會招架不住,及後看到有小孩在牠們中間若無其事般走過,發現先前一切想法只是杞人憂天。試問一頭狗在車水馬龍的旺角中穿插也未見驚恐,一個人走到猴群之中又有甚麼可怕?大家可能還是同宗呢。我們居住在城市裏實在太久了,返回大自然反而不甚自在。
走到九龍水塘,對此地開始有些印象了。記得兩年前參加AYP的行山活動,探訪香港古戰場時也走過這裏,那次連走草山針山金山尖山筆架山山頂之旅走得腿也跛了,真是印象難忘。還有那時候第一次遠眺獅子山射箭場,以及發現416其中一張相是在附近對著機場跑道拍攝的。其間我們發現了一個傻人樂園,上面除了幾張椅子及單槓外便空無一物了,真是傻了才會走上去。沿著麥理浩徑走著,跟上次的路線交錯了很多,所以四周都是很熟悉的,包括那些荒廢了的戰壕。那裏的戰壕的一大特色是,在隱閉的入口外會插著「戰壕危險,不淮進入」的警告牌,指明這裏的確有一個入口,而外面的缺口會張貼著「不可在這裏進入」,即是可以在那裏進入吧。戰壕內亦張貼了很多警告牌,包括「不可在這裏住宿」、「不可在這裏亂抛垃圾」等。最有趣的是還有「這裏是教統局通識科教材」的字句,叫人在這裏做功課,又叫人不可進入,是米生的主意吧。
約三時許便到達荃灣,在下午茶時間一起到了翠華吃午餐,因為那裏沒有下午茶。一個午餐標準是三十五元,在荃灣裏是很豪的說。翠華在中環區很受歡迎,因為算是比較便宜的關係。本來打算跟Gavin吃晚飯,但因為我們找不到節目hea餘下的四小時,所以還是提早各自回家了。

誰說東涌那些是屏風樓?坐在「屏風樓」的中間還是十分當風,敞若這首帆船的裝上了帆,也會被風吹走呢。
早前跟之討論為何Gavin打算乘搭零時四十五分的車,卻約我們早四十五分鐘,即零時集合,當時的結論是想找出誰會遲到半句鐘,結果今天沒有人遲到,所以我們每人至少呆等了四十五分鐘

Gavin早前吩咐我帶二支水,原來他自己亦有帶三支水,亦吩咐了Benny帶三支水,他說這全都是用作煮麵用的,但我一直懷疑這是為我們作體能訓練用的

好不容易hea到四十五分,便乘巴士上伯公坳,經過九曲十三彎後第一個站便是了,雖然路程很短,而且很貴,但不要小看這短短的車程,它已經把我們載到海拔五百多米處了。上鳯凰山一段路雖然只是兩三公里,但全都是梯級,幸好沒有叫大孖來。最可怕是當晚多雲,雲層把山頂都收起了,走了很多梯級後還是看到把山頂收起的雲,害怕回頭一看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走過。辛辛苦苦終於走到山頂的時候,又發現一山還有一山高,前方有個更高的山峰。沿途我們歇了好幾回,躺在梯級上欣賞那若隱若現的星光,因為鄰近機地的關係,光害嚴重,還是在MMW屋企看的星星比較多。在場有不少觀星專家(今天才知道原來Edward不是其中之一),又對星空了解多一點。原來獵戶座是左手拿弓,右手拿劍,重現當年楊過怎樣單手拉弓打獵的問題 。中途遇上了有人紮營,他們還沒有睡,還是被我們吵醒呢?之帶了生命麵包給我們分享,膽粗粗的試了一塊,好像沒有小時候那包這麼難吃,不管怎樣,自從歐洲回來後患上的麵包恐懼症算是痊癒得七七八八,上山落山上山落山之後就到了鳯凰山山頂了。

上到鳯凰山山頂,親身體會甚麼是「高處不勝寒」。山頂有個臨時避風站,入口出面就是懸崖,站在那裏有騰雲駕霧的感覺,當要亦需要一顆大膽子。避風站裏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若不時Edward他們抖膽用電筒在外面亂照,也不知道原來裏面已經坐著好幾個人。諷刺的是裏面比外面更當風,是這個臨時避風站過了期嗎?可憐裏面的人臨走時才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在這段等待日出的時間,Gavin帶領我們人生第一次在海拔九百多米之處煮麵食。先前Gavin已經向我們展示過兩罐帶來的邊爐氣,想不到他竟然真的帶了一個邊爐來,怪不得之前他說誰背這個爐上山誰就會累死。這時十分佩服Gavin的體能,揹著這個沉重的背包還可以健步如飛。在鳯凰山山頂煮麵的特色是可以在滾水中拿出冷麵來,這是因為大風能夠將任何東西急凍,所以一向很怕熱的我也很放心即食那剛煮好的即食麵。因為Carrie未克出席的關係,一包出前一丁多了出來,有其他行山人士看到我們這麼得意,願意出五百大元買這個剛煮好的即食麵呢。可惜剛做完劇烈運動兼坐在刺骨寒風裏,還是由我替她吃了這個多了出來的出前一丁比較實際。吃完麵後就把垃圾掉進山頂的垃圾箱,清理這個垃圾箱的人辛苦了。

吹了一晚風之後便看到日出了,別人說在鳯凰山看的日出是全香港最美的,當然啦,為了看鳯凰山的日出辛辛苦苦乘夜爬上九百多米多兼要食了一整晚風,還要說那裏的日出不美,別人就會取笑我是瘋子的了。有時候我會想,其實乖乖留在家中看著太陽從屋頂升上來都是不錯的,前提是家中那一扇東窗看到天空。其間有一班貌似hall的團體dem slogan,他們說自己是「差人」,不知是那一座hall呢?從他們的談說得知去年他們亦有上來的,看似這是hall的週年活動,這所hall的hallmate真是命苦了。

看了一會日出後便回航了,看到那條通往昂平的天梯,很佩服自己今早是怎樣上來的,同時亦佩服那班一談要行恆生梯就耍手擰頭的可以一支箭般衝下去。今早的雲散得七七八八,沒有武俠上山論劍的感覺,一望下去就知是絕嶺,是踢一塊小石下去會久久沒有回音的那一款,沿途聽著禪院鐘聲,像是隨時為在這裏跌落山的人超渡似的,幸好路途雖斜,但大部份路段皆有梯階。路的盡頭是心經簡林,記得以前是在電視螢幕中第一次見到,當時報導說心經簡林日失修,部份木條出現現裂紋,害怕這麼有意境的地方一眼也沒見過就已經要拆掉,幸好今天可以讓我望了一眼,可惜忍了八小時,只能望了一眼便要匆匆出發前往一公里外的洗手間,無暇在一支支波羅蜜中間冥想一番。途中Benny不斷游說我在荒山野嶺中解決,還說外國很多自然保育區都不設洗手間,但我可沒有這麼勇敢在這人山人海的時刻去幹這事。

之前很很疑惑為何上昂平山碌ling又沒有空調,玩的時間又短,為何收費比去其他地方碌ling還要昂貴?今天終於知道為何會這樣了,因為在這裏搭一程巴士都需要廿七元,據聞在這裏乘搭計程車回東涌還要便宜,可是這裏的計程車的班次比數碼港的還要疏,住在這裏的居民真是可憐。這裏有條集古村...應該是昂平市集才對,據說在這裏購物滿五十元便可以免費乘搭巴士,但這裏活像一座死城,只有一間在假日不會廿四小時營業,在平日廿四小時都不會營對的便利店營業,其他人都出城打工嗎?要每人在便利店購物五十元是有點難度。我們不畏疲倦,走到昂平市集的盡頭,發現了Carrie所說的八達通優惠機,可以免費乘搭地鐵一次,可是十時後才開始投入服務,我們晨早都這麼神心拖著疲倦的身軀來到這裏,要接受獎勵的好應該是我們吧。

把疲倦的身軀拖回巴士站,幸好我們先叫edward離開,才有幸坐到巴士上最後六個位。全程都睡著的我,頭顱配合巴士的節奏左搖右擺,恍似感受到坐在身邊的乘客很想把我一腳伸落車,可是我偷看了她一眼,好像睡得比我還要熟呢。

在東涌站的麥當奴吃早餐,把我袋子裏的早餐冷落了。麥當奴早餐原來有扭扭粉,還有火腿扒芝士漢堡,很吸引啊,不過我還是選擇我的至愛熱香餅+豬柳+橙汁,他們很瘋狂的選擇喝奶茶,難道今天下午他們還要上班嗎?

繼Tom逆走小橋流水後,今天在香港站遇上另一宗逆走事件,主角是一對熱愛玩跑步機的父子,能夠在大庭廣眾的地方眾目睽睽下在行人扶手電梯上練跑,隨即惹來三色皮膚人士的奇異目光,如果他們是一齣廣告的話,這齣廣告算是十分成功的。

回到家中就專心進行今天第二個節目,午飯也沒有吃,晚飯也是媽媽提醒下才吃。

晨早七點便起床,為著今早行山作準備。今次我們已經細閱過天台的天氣預告,可不會再當一次黑仔了。

準時八點四十五分到逹荃灣千色店,卻發現所有人都到齊了,十分意外,這班是年青人來麼?今早的太陽十分兇猛,若不是得到Carrie帶來的太陽油保護,恐怕又逃不過變成黑仔的命運。

乘公車到逹青雲站後便開始我們的青雲路了。以前行山常常見人帶地圖來,今次是第一次見人帶了一部攻略來,感覺新奇。今次所選的路線比較容易走,起碼不用爆林,只是路有點兒斜。談到運動,他們就談起中學時代體育課要圍著學校外面一帶跑步的情況,都是那一句,幸好以前母校沒想到有這一類玩兒,單是由小學部位於 B2的門口跑到背後中學部位於8樓的門口這半個圈可不是開玩笑的。

因為空氣混濁加上風向欠佳再加上那條路原本是為具豐富行山人士而建的,我們上了一半便決定折返了,青山禪寺的牌匾背後刻著「回頭是岸」四個字,對古人的先見之明深感佩服。

午飯再一次到嘉麗園再一次吃十寶,因為Nelson挾持著我的箭說要晚一點才回中大,唯有投靠甜品團hea多一會,並趁B仔不在的時候嘗一嘗B仔涼粉。原來B仔涼粉賣五十多元一碗,很貴啊,但份量也是屬五十多元的級數,未試過的絕對值得一試。X2及Tom好像未吃飯的還多叫了一碟腸粉,他們說吃這些甜品是不會飽肚的,難道上回去喝茶的時候是故意隱藏實力?

晚飯跟小珊閒談了一會,明天的中大賽要加油啊!

我想我應該改名叫「黑仔」,連續約了兩次行山,兩次都下雨,本來打算毛毛雨都照去,但這次加了一個一號風球,別做夢了。
改行雨程去溜冰(其實是上回的主意,因為黑仔經驗豐富),在Carrie的領導下先去飲茶,假日午市都是四十元一個人,還要不用等位,太美妙了。不過六個人包括以食量名揚天下的大孖在陣,叫了八碟點心加一碟飯居然吃不完,黑仔大感驚訝,明明上次大概都是這六個人,叫了六碟小菜後還要加菜的。Carrie好像正在學習德文,也被生字的性別弄得頭昏腦脹,顯得上回黑仔跟idol 學得不好是件正常不過的事

本來飯後到megabox溜冰,不過跟megabox溜冰場的開幕典禮表演撞過正著(這個溜冰場好像已經開了三個多月了,黑仔指數急速上升),唯有改去又一城。megabox溜冰場挺大的,還有一個無敵大海景,一邊溜冰一邊望海的感覺應該不錯,如果沒因它分心已致跌倒的話。megabox的扶手電梯也挺快的,可以媲美九龍塘地鐵站出又一城的第一部電梯,半分鐘左右就可以由地方上四樓,應該跟乘升降機差不多。聽Carrie說這裏的停車場在十五樓,相信未轉到地下就已經暈倒了,她還自爆是個危險駕駛者,所以黑仔在這裏要提醒各位,沒緊要事就不要到葵涌一帶了;到魚則魚涌就絕對安全,因為黑仔不會駕車

到又一城後發現這節溜冰時間快要結束,唯有到麥當奴等候較昂貴的下一節。那時候Tom叫了一個豐富的套餐,究竟是不好意思只是坐著不吃還是西餐較適合他的口味就不得而知了。 談到工作,原來edward也有沒事做的時間,黑仔終於行運一次了,因為黑仔工作間可以上網,要是不能上網,都不知道這星期該怎樣過。

好不容易到了溜冰時間,這裏的溜冰鞋沒有太古城那邊那麼刮腳,但踏入溜冰場的第一步就差點滑倒,溜冰場就好像洗手間內的大水氹,每一步都是處心積慮的意圖把黑仔滑倒似的。受之前有個小女孩在溜冰場輾斷手指的報導影響,加上身邊又有朋友曾被輾過手指,黑仔每一步均是膽戰心驚,尤其是當身邊不時有人飛過,所以溜來溜去也沒有多大進步,兩小時後都只能夠踱步,十分羨慕Carrie可以這麼瀟灑的豁出去。

溜冰過後一起到Page One打書釘,雖說各位均是好書之人,但一班計工同學的約會是一起打書釘,是出人意表。對上一次跟友人集體打書釘恐怕已經是五年前的事,那間洪葉書店都已經結業了。X2一手便拿起了本「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九大理由」,然後大肆批評,不禁讓黑仔想起Albert(不是Stephanie 的Albert,而是黑仔的中同),黑仔明白該書為何不列出一些反面觀點,畢竟這書不是叫作「日本應向中國謝罪的千萬理由」。關於歷史教科書,黑仔傾向應同KK的說法,歷史書應該只羅列出客觀的事情,誰是誰非就應該留給後人作判斷,此乃「歷史自有公論」。

吃飽了精神食糧就是時候去吃生物食糧,X2遇上了兩個沒有關係的人,於是一起到南山吃晚飯。兩個沒有關係的人教我們點了一個套餐加兩個菜,說這是城大生的標準點菜方法,經老闆娘的介紹下還點了一隻豬手,只是中大生的食量似乎遠不及城大生,吃了五碟菜已經很滿足了,最後來的一隻豬也真是很健碩,單是一隻手已經要用上一隻大碟去盛載,看得出廚師很花心思去弄那些配菜,只是黑仔無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