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hostel’ tag.

我已經到達五星級麗花皇宮亂打DMZ購物風山水起泡菜國豪華團的第一站--首爾啦!

首先簡介一下今日的行程,原來計劃早上到韓國觀光公社走一趟,不過肥雞及我都要重新執執背包的東西,所以最後都是去到首爾才算。在乘搭東涌線時意外發現它的列車比機鐵的行得還要快。

約一點左右到達機場,完成check-in手續後到漢堡王吃午飯,甚麼是漢堡王?漢堡王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Burger King,大鄉里出城的我還是今天才知道。據肥雞說,外面所有漢堡王都倒閉了,只剩下機場這一所,所以很想去試試。我滿腹疑惑的問:「韓國不是有很多所漢堡王的嗎?」「你不是想去到韓國還吃漢堡王吧。」肥雞雄心壯志的回答。關於食,有肥雞在身邊就好比遇上蔡瀾一樣,根本不用愁。之後到禁區候機,上機前見到美軍軍機訪港,立刻拿出相機替它拍拍照。

入面真係有美軍ga~
FujiS8000fd_2008_0401_150415.JPG

望望架機係乜野型號先,o殊!可能係國家機密黎ga~
FujiS8000fd_2008_0401_150657.JPG

架機遲左半個鐘先起飛,班乘客等到傻左~
FujiS8000fd_2008_0401_150832.JPG

上機幸運的抽到窗口位,卻不幸的坐在Gucci黨的前方位置。Gucci黨的特徵是滿身都是Gucci,連行李架、大脾位等全都放滿了Gucci,若生得短小一點恐怕就被Gucci海活埋。正因為她們四周都是Gucci,我們想把椅子調較後一點,她們也露出叫苦連天的樣子,唯有坐直一點來可憐她們一點。早知聽聞泰航的飛機餐很不濟,在零期望下嘗試又算不俗,特別是甜品生果撻很美味,整體質素算是中上。在機上得到肥雞老師(他不許我叫他大師,唯有叫住老師先)指點,學了少許攝影技巧,給各位分享相片時就可以讓大家少吃一點苦。

o係d烏密上面影個天係靚d~
FujiS8000fd_2008_0401_160948.JPG

再來一張拎走左隻機翼先影既(空姐:你想墜機嗎?快d砌番隻翼上去ar!)
FujiS8000fd_2008_0401_161000.JPG

韓國果邊好緊張d衛生,係咁質問我地既健康狀況。
FujiS8000fd_2008_0401_171703.JPG

隔離架機同我地鬥快。
FujiS8000fd_2008_0401_173947.JPG

去到黃昏先肯砌番隻翼上去。
FujiS8000fd_2008_0401_175712.JPG

肥雞訓到好似死左咁款
FujiS8000fd_2008_0401_180303.JPG

四小時後終於到達煙艙了,Alvin比我們早兩小時到達煙艙,作為先頭部隊的他早已摸熟了煙艙的環境,讓我們少走很多寃枉路。我們找不到租/買當地sim card的地方,SK的櫃台職員說可以為我們淨租電話,結果我們就租了那個比較舊款的摺機,只需插入我們的sim卡就可以用,還可以保留電話號碼,盛惠W1300/day。及後Alvin及我都很疑惑,其實直接用回我們的3G電話及sim 卡是不是一樣可以在當地打電話呢?

煙艙換電視,將d唔要既堆晒係度。
FujiS8000fd_2008_0401_195329.JPG

「依度唔比影相ga bor。」職員走過來嘗試阻止我們拍照。肥雞一邊向職員介紹這裏的美,大師一邊繼續拍照XDDD。咁靚既地方不准拍照是有點兒浪費的,大師願意替你們拍照是在你們的臉上貼金呢。
FujiS8000fd_2008_0401_20012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1_200137.JPG

購了張AREX W3100車票到金浦,其間在便利店買了張平價版的T-money,再乘升降機到月台。這裏的升降機效率比港鐵的高,也沒有煩人的廣播及刺耳的警告聲。月台空空如也,我們便隨意在那裏合照。約十分鐘後列車便到達了,我們傻呼呼的在某幕門前等候,才發現列車比月台短很多,唯有像在柏林時跟著列車走。AREX車廂內的路線圖很仔細,會以顯示燈的數目仔細列出各站的距離以及已行走的距離,香港的鐵路應該好好學習(但聽說港鐵的車廂是來自韓國的)。列車座位的底部供應著無窮無盡的暖氣,雖然跟倫敦一樣一開車門,冷風就急不及待的湧進來,但很快便被暖氣中和了。之前網友們說過韓國的鐵路車站設計不善,有時候列車的行駛方向不同,入閘的位置也不同,不幸入錯閘便要模仿巴黎人跳閘。歸心似箭的我們第一晚就遇上類似的情況,本來打算先到金浦機場預訂機票,可是在金浦很順路的出閘後才發現除了轉車到首爾市中心外就別無他選,乖乖的我們拖著重重的行李就在兩閘之間的通道傍惶著,幸得路過的職員好心的用職員証替我們開路,並帶領我們到正確的閘口。在金浦車站到金浦機場之間有一條隧道連接著,赫然見到這條長長的隧道有五條長長的行人自動扶手電梯連接著,衝過這五條電梯已經是十時許,機場的航空公司櫃檯早已關掉了,唯有先行到旅舍再算。坐了廿二個站到達目的地鐘路三街站,原本預期鐘路一帶應該比較旺,可是事實時一入夜那裏便水靜河飛,連七十一也關門了。鐘閣的橫街窄巷頗多,街燈卻少,問過周圍的途人也沒有人知道這間HolidayinKorea在哪裏。幸好遇上一個熱心的美國人帶我們到Banana backpacker,再從那裏得知HolidayinKorea的正確位置,我們終能有地方可以睡,幸好我們之前決定不「賣甩」Alvin的乘搭四月二日才到達的飛機,晚上在首爾很容易迷路,失散了又不易找得著。

連搭廿二個站,到了鐘路三街地鐵站。
FujiS8000fd_2008_0401_222812.JPG

鐘路三街的夜景。
FujiS8000fd_2008_0401_222820.JPG

中大那邊如要報Master要最少一個學校的推薦人,順理成章找了黃老細,黃老細很爽快地答應了:「I will send the form to the business school asap.」咪住,我好似唔係報business school wor,我突然有凍過水的感覺,這一百八十大元報名費看來又要掉進鹹水海了。再找多個教授幫忙?我想不用了,也許就是命中注定我一生要多次把錢掉進鹹水海了,慶幸保育團體還未有空告我污染維港。

早前三心二意的選擇住宿地點,換來接二連三收到首選的HostelKorea、次選的明洞GuestHouse、四選的南山GuestHouse的拒收信,只有三選的TravelerA 及五選的Holiday in Korea願意接收我們。本來是三選的TravelerA中標,不過明明是訂2008.04.01 – 2008.04.03,他就給我們的檔期是2008.04.03 – 2008.04.07,早知是gagvin開的旅館就連寄電郵的功夫也省下來吧,別無選擇下接受五選的Holiday in Korea的邀請。與其早前考慮得這麼仔細,不及早點大包圍式投寄算了。萬福也覆了乙支路Co-op及濟洲的方向酒店預訂沒有問題,在多拉A夢的奇妙法寶前把錢轉到他們的戶口,一直奇怪他們有這麼多客人,怎樣分得清哪些錢是哪些客人存入的呢?

工作方面壓力突然大了,因為佳突然通知我死線已過,但從他手頭上接過的那個五千行WebService總覺不太完整,起碼Spec上有些部分明顯的沒有轉化過成為編程,有些編碼離奇的與Spec沒有關係,驟眼看會以為拿錯Spec或相關編程來看.都不知道上回他們是怎樣過QA的。

公司舉辦了網球比賽,展大俠幾分鐘的亮相一舉成名,現在同事們一提起展大俠就會聯想到網球高手。

放工後到太古城及吉之島看o急,一看就知那o急不是我用的,一個廿九吋的o急拉起手柄都差點比我高。同樣容量的o急,太古城特價七折要$11xx,吉之島只需$488.雖然不同牌子,雖然不同設計,但豐富了的設計怎計也不用$600吧。

看完o急,到樓下挑戰韓式套餐,以往淨看賣相的韓式套餐已不想吃,不過過韓國前適應一下也是好的。叫了個便宜的雜錦石頭飯+青菜粉絲,沒有想像般難吃,石頭飯上的五六種配菜全都吃掉,滿以為挑戰成功之際,原來那粟米茶才是戲玉。想不到十分愛的粟米配上不過不失的茶的難喝程度不比苦茶為低,又一個奇妙組合誕生了。一鼓作氣的把粟米茶喝掉,挑戰總算成功了,希望過到韓國不會冇啖好食。

耶穌終於復活啦,但因為剛巧那天星期日大家都放假了(年年都是這麼巧的),所以延遲到星期一先復活,大家就可以有多一日假期。

復活節其間做了甚麼?去復活節島嗎?我都想,不過今年還未夠錢,所以都是留在家中等耶穌復活。只是記得其間跟jacky他們戰勝了1i2n,以及遞交了韓國租房申請及亂打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