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injury’ tag.

掩蓋不了的才華

原本完全不懂豬乸,原本不太懂web service,原本份doc 極為簡陋,試下試下又讓我成功加了web reference,試下試下又讓我成功加大message buffer,試下試下又讓我成功造蠱,原本預計都要做幾日的工作,幾個鐘就已經完成了,你說是不是有些天賦呢?

原本想hea一會才向佳匯報工作進展,豈料神幾分鐘後就爆左我已經成功造蠱。

有時候才華是掩飾不了的。

相信下次沒有這麼幸運了。

相信一直都會行運的。

禁食

適逢今日無飯帶,適逢今早忘了帶蛋糕作午餐,適逢昨晚吃得這麼飽,靈機一觸,不如試下玩下禁食......一餐咁多啦。

午飯時間沒有吃飯,但整個下午就跟平日一樣,連餓的感覺都沒有。

因為有同事不知去了哪裏旅行,買了一大包疑似蛋卷作手信放在pantry,疑似蛋卷中間夾著薄薄一層疑似麥芽糖,挺好吃的,一吃就吃了半包

第三類接觸一

只是打了句「公司附近晚晚都火燭」jei,想不到陸續有人猜到背後的意思。

今回輪到三年沒見的fafa。

相信睇開我blog 既朋友都唔會知道fafa係乜水,因為我跟fafa大概只有兩個共同朋友,仲要唔係好熟果隻,相信佢地都唔會睇我個blog。

為了証實以上的立論,我翻看了三年前的自己,發現原來我錯了!fafa早在三年前已經在我的日誌出現兼介紹過了。

不過我又想翻介一次

fafa(19YZ年2月26日 – )(<- 跟王丹在同一天生日的啊!),著名作家、詩人,前亞洲週刊記者,曾獲青年文學獎,Roundtable幹事。作品有<遊牧><香港與非洲後殖民焦慮>(與甘文鋒共同創作)等。

唔寫咁多啦,再寫就俾人鬧 ga la。一言以蔽之,就是勁人一個啦~

勁就勁在一個文學人中五已經識得自己寫網頁;勁就勁在夠膽在試卷上表達自己真正感受。

有d朋友識左十幾年,熟到唔熟,都未必試過單獨約出黎食飯;可是,三年來連電話都唔通一個,突然間因為得悉大家都在同一區返工,所以約出黎食飯,又唔係sell保險wor,你話係咪有d無聊呢?

其實又唔可以咁計gei~

計落計落,今次好似係第一次單獨應跟外星人的約啊,巧京京tim。

低級錯誤

今日在我身上出現了應該在小學課本才會出現的錯誤--切生果切襯手指

本來只是用刀輕輕起一起橙皮,一時手快往食指切了一下

隻食指立時開花,不過又沒有流血啊。

原來除了面皮外,手指皮也是這麼厚。

希望不是因為貧血才沒有血流吧。

Biohazard破關十一周年紀念

今日是小弟biohazard破關十一周年紀念,不過忘了慶祝。

翻查資料,原來去年也都忘了慶祝,所以今年都沒有所謂啦

na姐前年會替同事訂飯,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了,這是時代的變遷吧。

不經不覺,已經第三個年前呆在這公司了。

Advertisements

延續昨晚的頹勢,難得一天假期,可是只是溫了六頁書,未來幾天要勤力一點了,因為下下個星期有中期考試,下星期四及下下下星期一的功課還未動過呢

用vertian(+cheat)再完成一次call of duty 4。cheat是infinite ammo 及Slow-Mo Ability,少死了但仍是常常死,慶幸我不是當兵的。

人家說練箭是一星期最少練兩天,但今天是我兩個月內第一次拉弓,好消息是雖然隻手現時還未完全痊癒,但除了做不到掌上壓外,基本上已經不再影響日常生活,包括推弓,早幾日試過替水機換水也沒問題(換水時才發現原來我換水時根本不會用上左手手腕力)。我想最快可以在中期考試過後重執弓箭到射箭場去,不知道那時候中大場重開了沒有?

大家見到這篇xanga時,我的手已經好得四四五五了。就算是小時候都未試過這麼開心的拿起一罐汽水喝,不過在喝汽水時又發現原來條頸都扭傷了,現在就跟豬一樣枱不起頭來看天,所以現時每次喝汽水也會留下最後的1ml。

昨天娥姐買了個西瓜來分給大家吃,那個西瓜好不好吃並不重要,一班餓狼同事在附近走過後都只會變成一塊塊西瓜皮。突然,娥姐拿著個小小的垃圾袋在我身旁出現,吩咐我把西瓜皮連墊底的報紙都放進她手中打開了的袋口中。德高望重的娥姐吩咐到又不可能托其手肘,唯有冒著所有西瓜皮都掉下地上的風險硬著頭皮試一試,結果竟然漂亮的成功了!

晚上乘著這股氣勢嘗試洗澡後替右手剪指甲,雖然一隻比一隻吃力,但最後總算完成了。之後看中國女排對俄國,是四年前的翻版冠軍戰!看著她們三盤都反敗為勝,最後幾球更打到對手毫無招架之力,實在很開心啊。王一梅很厲害,第一次看到她時很懷疑她真的是國家隊女排成員嗎?因為她的身形跟隊友有很大差別(在這裏不是在取笑她肥,而是一般運動都會對特定的身形有利,例如籃球有利高人,相樸有利肥人等),不過她打球真是很厲害,發球跟殺球根本沒兩樣,而且殺了幾球後往往能夠嚇到對手不敢接球。

最近奧運出了個潮語--含金量,聽了十幾天也沒有頭緒。不是面面金牌的含金量都是一樣的嗎?

趁可以打xanga就多打一點,免得不能打時才後悔。

八月十五月圓夜,因為有人(無故)遲到,所以很晚才到廣州。我當然沒有甚麼所謂,最苦的是那班冒著同事白眼死趕爛趕才準時趕到上水守候一小時的西裝友。

訂了兩間appartment式房間,各有三房兩廳,只是不同層數,正正常常的分了兩批人一半一半的入住各層,但很快就有批人(包括小弟)由上層就走到下層去,只剩下三pair人。有人提議上層留給那三pair人,下層就住餘下的十數人。組成一pair就可以獨佔一間擁有兩張4尺x6尺大床的房間?那是甚麼道理?心裏暗自慶幸團中不夠六pair人,否則餘下近十個團友都要屈在那一張4尺x2尺的小沙發上(後來發現原來團中好像真的共有六pair人,只是其餘三pair很慷慨的自願暫時分拆入房)。這麼不平等的條約居然沒有人反對,心想背後一定有甚麼q k,還是先定下來看清大局好。

第二天一早起床吃早餐,原本同房的三個人都很勇猛的說不去吃(說他們勇猛是因為早餐過後會到水上樂園玩,直落到晚上再可以吃飯),但經過Yvonne(好像是Brian的姐姐)力勸下才改變主意。據說我們來吃早餐的那間酒樓很著名,只是吃過早餐後都不知這間酒樓有甚麼過人之處。

之後乘車去著名的長隆水上樂園玩,初初以為個個人都會去睇奧運而不去這樂園玩,到達後則以為是走進了上海的地鐵車廂,不過是沒有冷氣的,繼奧運開幕禮後充份體會到中國沒有甚麼比別人多,就是人多。很不容易才走到閘口,閘口的保安很嚴,所有人都要讓保安檢查袋子,水也不能帶,唯有先一口氣喝掉那五百毫升的水。

長隆水上樂園的儲物櫃很先進,先進得有說明指示都不會知道怎樣打開它,又不知道為何那裏人頭湧湧,但想偷看一個人示範怎樣開鎖也是這麼困難

辛辛苦苦終於安放好所有東西換好衫準備出發,抬頭一看,差不多每一個遊戲區都大排長龍,所以我們先到不用排隊的玩浪區玩浪。玩浪區有幾樣特色:第一,到玩浪區玩的人一看就知大多是玩碰碰車出身的,大多都喜歡拿著個大水泡周圍碰;第二,玩浪區有大量的守衛,那些守衛很喜歡吹雞,而大部分吹雞的時候你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因為無時無刻他們都會吹雞的;第三、到玩浪區玩是不能怕屈機的,大概是因為在這裏的水底就跟南極冰封水底一樣,沒有人能夠保證你在不夠氧氣之前能找到地方抖氣。

趁午飯時間買了個比外面貴七倍的椰青吃(其實貴七倍都只是香港價),不過難吃之餘又不夠凍,亦趁人不多時玩了一次垂直極限。垂直極限有三條管道,黃色航道是半密封設計,是全場最短但也是最斜的管道,相信刺激度是最高;橙色管道是全開放設計,中間有六個變速位,相信刺激度時中規中矩,藍色管道是全密封設計,是全場最場但也是最平的管道,相信刺激度是最低。我們的戰術是三個連續選藍色,然後在管道內大嗌,一來藍色管道是全密封設計,回音應該最勁,二來藍色管道最長,大把時間讓我們嗌,而且排了這麼久,可以玩耐一點當然最好,人家聽見我們玩看似刺激度最低的管道都嗌得這麼大聲及這麼久,一定嚇到走晒,到時我們就可以很快玩多幾次。結果我們玩完之後反而有更多人排隊

到水池玩耍的人,慷慨點的會穿三角褲比堅尼;怕曬或怕醜的會加件T-Shirt或短褲;但中國點只有這兩種人?內地人素來都很尊重每個公眾場合,來到香港就算沒有皮鞋也要穿套西裝上街,來到著名的水上樂園當然不會例外啦,今天就有兩位一身OL打扮的女士來夏威夷行過下水禮,只掉下高跟鞋就施施然走到隨時會倒水的水桶下拍照,臨走前還做一做指定動作--蹲下,來親近一下大水池,只可惜當時沒有相機跟她們合照。臨走前又玩了一次垂直極限,今次選橙色管道,很矛盾的一邊很刺激的尖叫一邊懶洋洋的看看那染黃了的天空。

晚飯後大黟兒貼錢被人揼,我當然沒有這麼笨,跟小夥兒回酒店玩Pictionary,第一次玩Pictionary,很好玩的啊。十年幾沒有畫過畫我畫到一塌糊塗,幸好隊友們都很醒目地猜到我正在畫甚麼,其中包括明明是畫中國地圖,鄰組卻說橫睇直睇都似件衫多d,以及我常常畫畫(特別是畫人像時)都像是個幼稚園學生的畫作,應該是說我的畫功廿多年後仍停留在幼稚園時期的功力,相信隨便畫一幅畫貼在港鐵畫廊內,標明是幼稚園畫作也可以瞞天過海,看來有時間的話都要練習畫下畫才行。

第三天睡得很晚,輪洗手間輪了一小時後就匆匆到麥肯基買早餐吃(不明白為何不分批買),之後乘車到珠海賽車。我發現賽車這玩意非常不適合初學者玩,因為行得慢就常常被「高手們」撞,而且往往比自己撞埋路邊傷得多,我這些新年玩第二次就被人combo,第一架車撞我埋牆停定後再被第二架車撞多下,攪到扭襯左手手腕,現在出少少力都會痛,幸好仍能勉強使用鍵盤、滑鼠等,未至於要失業,只是在MSN也不多願chat多兩句,而其餘工作就得靠右手完成,進入了楊過模式tim。最慘是棒球又不能打、籃球又不能打、船河又不能遊,就連留在家拉弓也不能,唔通真係要去學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