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korea’ tag.

辛辛苦苦打完遊記,接下來就是遊後檢討:

先說說關於出門的:
一、我發現我的旅遊方法傾向體力化及冒險,結果第一日就出事了,面對著韓國障礙運輸就讓兩位拖喼旅友吃盡苦頭,亦低估了沒有體力及冒險精神支持下尋找旅店的難度,結果在沒有做好充足準備下差點找不到旅店,第二天更被迫放棄超過一半的景點。回顧之前兩次自由遊都沒有遇上述問題,原因只是同行的八位旅友有七位都是艇隊的人,唯一例外的滔滔亦是足球員,全運動員班底當然不容易遇上體力問題;
二、付款租/買東西時沒有跟服務員溝通好,結果在租電話一事中浪費金錢之餘差點要放棄之前計劃的第三至第五天的旅程;
三、沒有考慮過首爾的營業時間,結果第一天在機場未能購買到濟洲島的機票之餘,晚餐更要到便利店吃即食麵;
四、出門前沒有做好預算,亦未能成功套出旅友對這次旅行的期望、想法等,結果濟洲一行要臨時加插大量景點,重金聘請導遊後差點沒錢回家了;
五、沒有預留旅行後放一天假,旅行後的第一天是最累但又最有衝勁整理是次旅行資料的,還要上班的話實在有點兒剎風景;

再說說關於韓國的:
六、韓國觀光公社的服務員態度很好,只是不大幫到手--話說它的網頁可以訂旅遊書及地圖,小弟訂了後兩個月也沒有消息,透過電話及電郵交涉了兩星期後終於願意寄過來了,成為韓遊後第一份收到的禮物;又話說小弟透過網頁預定了<亂打>的票,但後來發現時間不許可,唯有改時間,但網頁不支援改時間,唯有再訂多一次新的時間後取消舊的預訂,但網頁不支援取消預訂,唯有禮貌上電郵給觀光社職員取消預訂(其實不取消也沒所謂,它未收到錢時也沒法拿我),經過整天交涉後終於成功取消了,只不過是取消我想訂的那一張票,後來更發現如經自己旅舍的職員購買有折x2;
七、機場的兌換率不太好,只兌少許韓幣足夠呆到城中心就可以了,市中心有大量的韓國銀行可以做兌換,不過要注意銀行可不是廿四小時營業及假期也會放假的,若碰上假期就要找兌換店了,幸好乙支路Co-op附近有很多;
八、不想漫遊的還是在當地老實租個電話連卡吧,想漫遊但沒有3G手機的才要租電話;
八、眾所周知,韓國人跟日本人一樣不壇長外語,但韓國人是很熱情待客的,放膽用身體語言在大部分時候都溝通得到,部分人懂普通話,懂普通話的朋友可以試試,不過如果要表逹一些比較複雜的東西(如街名稱,酒店名稱)最好當然是事先抄寫其韓文吧;
九、韓國地方名字的英文拼法不一,小弟之前所準備的英文地方名字沒有用途;
十、韓國的地下鐵比倫敦更亂,出入閘口前記謹要「停一停,諗一諗」,我們更發現有些指示牌是騙人的;
十一、首爾的綠燈短促得很,不是跑過去的話根本不可能在閃燈之前完成,不過帶老人家過馬路也不用擔心,閃燈的時間一般都長得足夠回來過路一次;
十二、韓國的傳統食物一般都有大量配菜,大量是指比主菜份量多很多,有些更是無限添食的,只恨不合小弟脾胃;
十三、yahoo天氣不準確,韓國的攝氏幾度感覺像香港的攝氏十幾至二十幾度。
十四、沒有換班儀式的時候參觀韓國宮殿其實頗沉悶
十五、到DMZ最常做的是搭車搭車及搭車;
十六、韓國購買名信片及郵寄是比較麻煩的事;
十七、首爾很多店舖都很早收工,例如梨泰園一帶晚上九時正就收舖,購物團要注意;
十八、買紫菜作手信的謹記要早點享用,不然很快變(冧)
十九、濟洲的橙很出名,出名貴;
二十、濟洲石多女人多是真的;
二十一、Jeju Air坐的多是小型飛機,而它的小型飛機多是螺旋槳型,很有古典氣色,包括降落時的搖曳如過山車般刺激;

小人完後君子一番:
二十二、Holiday in Korea是所不錯的旅舍,重要的是免費上網又有升降機搭又沒有門禁,只是不懂調節暖水管的溫度而令房間地板很熱,以及晚上四周較黑暗,還有建議不要把Programming bug 由香港帶來這裏de,雖然這裏的視窗軟件任裝;
二十三、<亂打>很好看,即使要買貴票也值得一看;
二十四、濟洲島景色很美,直迫日本;
二十五、乙支路Co-op果真是所好旅舍,美觀自由方便便宜。

眼見人家早兩個星期去完韓國五天回來不夠一星期就完成了旅行日誌,小弟要加把勁才行,所以今天就要替它埋單,好讓騰出地方寫下一個旅行日誌(嚇嚇大家而已

旅程的第六日,我們今日的行程是:Holiday in Korea -> 仁川機場 -> 香港,還有想辦法處理那五張滯留的名信片。

清晨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到達檢查站時,前面人們都要脫掉鞋子檢查,小弟當然入鄉隨俗啦,但脫掉鞋子後又醒起,這兒不是美國啊,怎會這麼嚴格的要求旅客脫鞋子呢?於是便穿回鞋子。

根據職員的建議,原本我們是六時半出發,七時半到達機場,乘十時半的飛機,結果是一貫香港青年人的做法,六時半起床,明明睡前已經收拾好行李也要七時半出發,八時半到達機場。在機場站路過SK專門店交還那部本應不用借的電話,以及本應不用付的八千多塊,下次當要租借或購買這些高科技電子產品時記得要問清楚試清楚了。在機場站又遇上了有人當值的資訊中心,收到了好消息,禁區內有專門寄名信片的櫃台!這樣這些名信片可不用DHL回港了!不過始終在禁區內有點不放心,萬一入到禁區才發生櫃台放了假/維修中/沒有人當值等意外就不能回頭了,所以到達機場後再問問那裏的職員有沒有其他方法,又收到一個好消息,原來GS25 BookStore版是有郵票售賣,而機場外亦有郵筒,於是趁肥雞排隊check-in之際,就走去處理這些事了。不過途中發現了些問題:地址是以英文書寫的,韓國的郵差叔叔又從何得知是寄回香港的呢?很快我就想到答案--他們可以看postal code的啊!不過下一個問題就來了:香港是沒有postal code的啊,嘗試問問資訊中心的姐姐碰碰運氣,別這麼天真吧,資訊中心的姐姐又怎會知道怎麼辦呢?唯有硬著頭皮照辦是也。臨買郵票時又發現了一個問題:財政大臣正在check-in啊,唯有折返繼續check-in,然後帶同肥雞一起購買,(貼郵票過程已省略),走到郵筒前,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郵筒原來是分兩格的,左邊的一格寫著????????,右邊的一格寫著????????(亂碼了?沒所謂,反正不失重點:silly:),我猜想一個是海內郵件,一個是海外郵件,附近熱心的司機見我這麼猶豫,就指手劃腳的指示我:「是啦,掉進去這個郵筒便是啦。」,但我猶豫的事很明顯不是究竟這是不是郵筒,若果掉錯了豈不是一切都泡湯?最慘是回到香港也不知應不應該回答朋友們我是否寄了名信片給他們,回答寄了他們又所有人都收不到的話,豈不是變成了大話精?回答寄不到他們又收到的話,總不能這麼浪漫說:「這是surprise!」。不過我一向都信自己的運氣,隨便選了一個掉進去便算,回到香港一陣子後便知道結果。到達禁區檢查站,見到前方有幾個人脫鞋子,就想起今早的夢,原來韓國檢查站真的是這麼嚴格的啊,唯有脫定鞋子準備,不過之後又見到有人沒有脫鞋子都順利過關,原來韓國檢查站真的沒有這麼嚴格,唯有死死氣地穿回鞋子,也許命運就是不容易改變的啊。

入到禁區內,果然見到早前機場站那位姐姐所說專門寄名信片的櫃位,櫃位內還設置了一個令人有衝動寄名信片的可愛小郵箱,早知就聽那位姐姐說,把名信片帶來這裏寄出吧,果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不是要罵那位姐姐老,只是想不到更適合的句子而已...不是說這句太過合適啊,是小弟才疏而已)。

P.S. 不知為何剛上載到xanga的照片消失了,所以這回沒有照片給大家看

旅程接近尾聲了,導遊就帶我們到遍遠的紫水晶專門店看紫水晶,大家都知道發生甚麼事了,所以不用多說,幾個外國青年索性在車外聊天,身為面子族的我們當然順應導遊的意思去白撞,順路藐視一下那裏的貨品及職員,我們在一家大酒店門前解散後,大師就要趕飛機了。不過趕還趕,我們見到會議廰前有個噴水池,都不忙多拍幾張照,到德壽宮門前補幾張相,到南大門揀紫菜,由街頭試到街尾,試到一所好吃的才買,老闆娘更介紹我們到附近吃石頭飯。這間飯店與別不同,每個石頭飯都是八千元,餐牌圖文並茂,中英日韓語齊全,而且款款都是辣的,結果我們全都叫了同一款飯,場面十分壯觀。

明洞街道既複雜程度,連日光日白都會行錯路,所以都係影一影好d
明洞指南

地下鐵
地下鐵

D人話地鐵裝左幕門可以防止d人跳軌自殺
幕門

在乙支路Co-op取回行李,送走大師之後,我們就回Holiday in Korea報到了。到了韓國沒理由不去試試那一看就知十分難吃的人參雞湯,肥雞三言兩語就套出那裏有人參雞湯吃以及它的英文及韓文名字,之後就回房倒頭大睡。小弟就有樣學樣,問問那裏的職員有關回機場的資料以及寄名信片的方法,不過他好像生活在地上太久,不知道地下鐵已經通車了,又好像生活在地下太久,不知道郵筒是甚麼,不過看來多是小弟溝通技巧低劣,手口並用他也不明所以。幸好小弟一早已準備好交通資料,肯定明早有列車回機場,不過名信片方面就慘了,因為萬料不到他會說這麼先進的首爾,假日是不能寄信的,唯有靠自己了。用回在香港的方法,先嘗試到附近的便利店及街舖買郵票,不過走了好幾間也沒有,難道旅店職員真的說得對,首爾的假日是不能寄信的?唯有明早再到機場碰運氣了,希望不用回港充當郵差的四處派名信片吧。

有人參相伴,肥雞當然開心啦
有人參相伴,肥雞當然開心啦

有得食肥雞就更開心啦
有得食肥雞就更開心啦

人參雞湯
人參雞湯

白忙了一場後到附近準備吃人參雞湯,這麼難吃的人參雞湯公價一萬元,超出我們的預算,當小弟準備打退堂鼓之際,shopping hen又顯靈了,結果公價一萬塊的人參雞湯,我們六千塊就嘗到了。第一口咬下去完全沒有預期十分濃郁的人參苦澀味及芫茜,湯裏還有大大隻雞,更意想不到的伴有湯飯,是這幾天傳統餐中最好吃的一個,大師吃不到便走寶了。吃到阻住店舖打佯之時我們便出發夜遊清溪川,據聞清溪川原本是一條像城門河般的明渠,經過政府多番努力才變成現時這個模樣,心想如果城門河也變成這樣就好了,不過如果城門河也變成這樣,就不能划艇扒龍舟傳聖火了。縱然沒有美女相伴,但看過清溪川的照片就不得不來這個首爾拍拖勝地。雖然是勝地,但人流出奇的並不多(多就不夠浪漫吧:sily:),難得有美景在前,又有攝影高手在前,當然要上一回由高手面授一對一的攝影課吧。出發前先試試首爾的雪條及濟洲橙汁,那濟洲橙汁不是飛機上的那種味道,但雪條真是很美味啊。

FujiS8000fd_2008_0405_203736.JPG

用Manual 拍攝比較Auto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同一時間同一個景可以拍到不同感覺
FujiS8000fd_2008_0405_204711.JPGFujiS8000fd_2008_0405_20462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0502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0504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0565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0515.JPGFujiS8000fd_2008_0405_21071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102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104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111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144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303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305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395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214035.JPG

由於小弟只是學到調較光暗的基本技巧,要看其他效果就要看高手的作品了。

首爾小巴
首爾小巴

首爾計程車
首爾計程車

倒頭大睡的好地方
大覺寺

傳統服飾
傳統服飾

石頭爺爺
石頭爺爺

早上一醒來就發現大師躲進了肥雞暖暖的被窩裏,原來是小弟昨晚忘了提提大師要多蓋張被,以致大師深夜抵不住寒冷,真對不起。

七點半到樓下上接駁小巴,準備集合一起出發去DMZ,不知是我們遲了一點離開,還是車子早了到來(我想前者的機會率高一點),司機不斷催促我們上車,另一個司機亦不催促司機要早點到達。我們是最後一批到達開往DMZ巴士的乘客,一上車,車子就開動了。車上主要懂得聽日文的團友,由一位靚靚日語導遊姐姐帶領,另外亦有少量懂英語的團友,由一位英語導遊帶領,而我們是唯一一團要求用普通話的團友,明明懂英語卻要人家另外提供普通話服務,真是過意不去。但亦因為又像私家導遊帶領下,對韓國及導遊的認識更深。原來導遊從前當兵時是當狙擊手,昨晚跟一批外國人(我猜是美軍吧)玩射擊時打賭,結果當然是導遊全勝了。另外,我們亦知道原來板門店是不准許中國人進入的,幸好當時決定去DMZ而不是板門店。

坐了近一小時就到了自由橋,聞說那裏就是交換俘虜的地方,不過橋就已經被炸斷了。我們很快就肚子餓,雖然Family Mart就有咫尺,但導遊還是提議我們到達下一站看北韓的祕道時買東西吃,怕誤了時間(還是我們在那裏買東西的話他們有回佣?),不過他的如意算盤就打不響了,因為我們打算回車廂時發現車子不見了,車子一天未來,我們就去不了下一個目的地,自然也不會被當成誤點的罪魁禍首,最後當然成功說服導遊讓我們買東西吃吧。正當我們準備進入Family Mart之際,發現不遠處有熟食檔,識食的我們當然棄Family Mart而去,走到熟食檔那裏。那裏每樣東西都好像又便宜又好吃似的,但我們最後都選擇了那長長的串燒,長長的串燒很長,在車外吃不完,我們就回到車廂繼續吃,吃飽了就睡,睡醒了就到達了北韓的袐道了。

早前在濟洲留下來的一大堆入場票
入場票

望拜壇
望拜壇

導遊要求我們駐足的停車場
導遊要求我們駐足的停車場

唔知乜野碑
唔知乜野碑

自由之橋
自由之橋

邊條先係?
邊條先係?

疑似紀念品店
疑似紀念品店

估唔到南韓都幾有詩意,「望鄉」一詞寫得幾靚,不過之後一個字都唔識
望鄉

中國和平
平和乜鐘閣

本來是有得睇冇得食的東西,多虧旅遊車突然失踪才可以吃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05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10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10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124.JPG

到手了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328.JPG

看看大師食得多麼的津津有味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532.JPG

肥雞骨肉相殘?
FujiS8000fd_2008_0405_083608.JPG

北韓的袐道是怎樣來到南韓的呢?話說當年韓戰時,雙方同意定立了DMZ,虎視眈眈的北韓看到南韓繁榮的首都首爾就在DMZ的不遠處,於是計劃祕密從平壤挖袐道,穿過DMZ前往首爾。首爾的地底是最堅硬的花崗岩,可是一動用大型挖掘機會引起南韓的注意,只好用人手爆破的方式慢慢挖掘。原本計劃是很隱密的,怎料掘了廿多年後,有北韓的逃兵來到南韓告訴他們這樣的事,於是南韓就向袐道灌水,北韓的計畫便失敗了,廿年來辛辛苦苦挖出來的袐道,轉眼就變成了南韓的景點,讓南韓賺錢了。問及北韓為甚麼要挖隧道來,北韓便說是要採煤,才不小心挖了四條隧道來到地底滿佈花崗岩但沒有煤可採的首爾來。依導遊的說法,那位外交官的名字一定是叫做奇羅羅。進入北韓的袐道前,工作人員帶我們去看一段歌頌美軍於韓戰協助南韓的紀錄片,紀錄片當然以英語播放啦,入場前大會向每人派發一個耳筒,當我還期待當中有些片段需要佩帶耳筒之際,紀錄片便完了,這時候才意識到這個耳筒大概是讓不懂英語的人作即場翻譯之用吧。北韓的袐道入口好像工地般規定進入前一定要佩安全帽,小弟第一次戴安全帽,才發現安全帽裏是可以調較大小的,所以不用怕冇乜大個頭戴唔到咁大頂帽。地道的出口是一條筆直斜斜的走廊,心想回程時都不知怎樣才好。走過長長的走廊後,才發現那裏其實是有類似礦車接駁地面,那該是方便有錢人來參觀吧。根據導遊所說,傳說當年興建地道早期,北韓的金先生親自到場視察,看過地道的大小合適才繼續爆破,所以今天肥雞才能在地道行走自如,可憐大師及小弟均要矮下身子才能通過,身材高挑的導遊更頻頻碰頭。地道不是很長,走了幾百米就到達盡頭,盡頭位於南北分界線,透過在射擊遊戲中熟悉的混凝土窗戶可以看到北韓的地方,大概那裏沒有旅遊團吧。回程時又走過那條筆直斜斜的走廊,據導遊所說這條斜路足足有四十多層高,走過這四十多層,大師依然是氣定神閒,肥雞亦只是有少許氣喘,大概經過這幾天的訓練後,他們的體能均進步神速。導遊乘機向肥雞推介韓國的人參可補血氣,是不是真的就要問問梁醫師了。祕道出口旁有個被劈開了的球的雕像,四個合力推球象徵兩岸人民努力合作以達至統一,當然,代表南韓的兩個人的衣著遠比北韓的光鮮亮麗。球旁有個祕道入口(祕道入口旁的球的旁邊當然是祕道入口啦),這相信是富貴的人乘礦車參觀祕道的車站,車站還是有安全帽可以領取,顏色卻比我們之前戴的光鮮亮麗。祕道旁有個博物館,展示有關韓戰的陳列品。參觀過博物館後,我們下一站就到瞭望台,瞭望一片雲海。據聞天清時,可以望到北韓那邊的DMZ,據說北韓為免妨礙視野,劈光了那裏的樹,相反南韓就沒有這樣做,基於那裏不許人們進入,因而形成了一個天然自然保護區。瞭望台黃線以外不准拍照,但卻設置一系列收費望遠鏡,大概是因為他們知道小弟有部18x的照相機會來搶生意吧。雖然雲海是白矇矇一片,但仍有不少遊客真的走去光顧那些望遠鏡,企圖看清那些雲霧是怎麼樣的,不知該說他們有錢還是愚昧,還是望遠鏡裏有些另類的影象。看雲海看得無聊,便走去看停車場,停車場除了停泊了幾輛軍車外,也停泊了一個高高的籃球架,想必這裏的軍人十分喜愛打籃球,開車停車前也要射一兩球。不知道這裏的軍車准不准許被拍攝,但小弟趁未被他們驅趕前已迅雷不及掩耳般拍攝了所有軍車的模樣了,後面的人兄就沒有這麼幸運,拍第一張就被某軍人喝止了,不過之後來了一班「美女們」在他面前瘋狂拍照,他卻沒有理會,有風度得很。臨走前看到有位疑似重要人物來到,受一大班軍人保護著,看似電影般某某重要軍官到訪,還是早一點撤退好,免得被美軍看到後在這裏放一枚飛彈。之後我們到最後一站,也就是前往北韓的第一個車站參觀,第一輛列車經已開出,只是不准載人(第一班開出的就是無人駕駛列車,真是先進)。裏面有著這條鐵路跟世界接軌的鐵路圖,看來他們對於自己的鐵路能跟世界各地連接起來感到很自豪,縱然這鐵路在它那劃一比例的世界地圖上只是小小的一點。比較令我注目的是那條長長的西伯利亞鐵路,不知何時才有機會坐坐。

紀錄片場
紀錄片場

祕道圖。
據聞北韓掘了這條祕道近廿年,跟首平只距四十二公里,若睌一點發現就不得了,所以南韓軍方對這個發現感到很自豪...
細心一看,其實這條隧道只是長一公里多,按上述說法大概還要掘多八百年才到達首爾,又有甚麼好緊張呢?
祕道圖

寫明這裏是不准拍照,所以可以奉旨不上載照片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3151.JPG

第三祕道入口
PICT0055.JPG
第三祕道入口

這就是那個球?不對,這是洗手間
洗手間

被剖開了的韓國
被剖開了的韓國

第三祕道入口富貴版
第三祕道入口富貴版

第三祕道入口富貴版裏的藍帽子(經濟版的不准拍照,所以在這兒拍過夠)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3643.JPG

活像是過山車入口
過山車入口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3700.JPG

地雷的照片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3928.JPG

韓戰槍枝
PICT0030.JPG
PICT0031.JPG
PICT0032.JPG
PICT003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63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62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63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64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701.JPG

芝加哥打字機?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714.JPG

彈夾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536.JPG

水壺(這個我都有)
水壺

很明顯是二手頭盔
二手頭盔

DMZ立體地圖
DMZ某處的立體地圖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81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81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4927.JPG
PICT0044.JPG
PICT0045.JPG
PICT0046.JPG

乜水?
乜水

既然通街都有得賣的水壺都可以放進博物館,唔爭在這些紀念品
紀念品

那裏有兩個北韓人準備炸地道
北韓人準備炸地道

士兵巡邏模型
士兵巡邏模型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118.JPG

鐵路零件
鐵路零件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34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51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52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536.JPG

多餘的就放在這裏
多餘

戰時炸彈
戰時炸彈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42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420.JPG

慳電型
FujiS8000fd_2008_0405_095407.JPG

離開這個傷心地
離開這個傷心地

地雷ja ma,我都影到張
地雷

靚仔哥哥歡送我地
帥哥

靚仔哥哥歡迎我地
帥哥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45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51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300.JPG

一大班人付錢租望遠鏡看霧
一大班人付錢租望遠鏡看霧

Line up please
Line up please

大概是軍人俱樂部
大概是軍人俱樂部

很搶眼的迷彩
很搶眼的迷彩

又是停車場
停車場

軍車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63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74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15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75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80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1843.JPG

軍石
軍石

籃球架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220.JPG

打扮成亭樓的哨站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025.JPG

導遊狙擊手很高大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101.JPG

軍方要員到訪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44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2434.JPG

下一站平壤
PICT0075.JPG

很可愛的小朋友
小朋友

究竟我們要等多久
候車室

很特別的柱子
柱子1
柱子2
柱子3
柱子4

美女們爭先恐後的要跟靚仔哥哥合照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3818.JPG

好似開緊記者會咁
記者會

做到好似真的入口一樣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4219.JPG

蒼蠅店
紀念品店

車站立體模型
車站立體模型

背景很美的車
背景很美的車
FujiS8000fd_2008_0405_104511.JPG

擺到氧化
擺到氧化

壁畫
壁畫

壁畫全圖
壁畫全圖

似模似樣的檢查站
檢查站

依道都見到板門店
板門店

依度都見到三寶
三寶

西伯利亞鐵路
西伯利亞鐵路

鐵路的一點
鐵路的一點

香港都有份
香港站

躲起來的車
躲起來的車

短短的路軌
短短的路軌

迷霧裏的鐵路
迷霧裏的鐵路

沒有人的月台
沒有人的月台

一個小時後,我們又重臨首爾,今次小弟學乖了,先到遊客資訊中心找個櫃台上寫著”English”的姐姐問問往酒店(乙支路Co-op)的路,那塊”English”的牌子可不是騙人的,因為姐姐除了”English”外差不多甚麼也不懂,對著沒有統一英文拼音的街道及酒店名字,她頭上的問號比小弟還要多。幸好她給了我一張頗詳細的街道圖,我亦順便教教她那些英文字旁的怪怪符號其實是那裏的中文譯名。廿四個車站後,到達了東大門廣場。問過看不懂我們手上地圖的路人後,兜兜轉轉看到了Co-op,不過是Western Co-op。不過還好,Western Co-op的職員一定知道怎樣去乙支路Co-op,原來往乙支路Co-op的路就是繼續往前走一百米,這裏的Co-op密度比香港的七仔還要誇張。得到上次被打蛇打過正著的經驗,今次我們先擬定好check in策略,因為早前參加DMZ團時以肥雞的名字登記,擔心領隊會找上門而事敗,所以會由肥雞搭大師到櫃台登記,成事後一起上房。不過因為那裏是用小弟的名字訂房,相信肥雞及大師這對厲害的組合搭檔也沒能耐拿到小弟的房間,所以改由肥雞跟小弟到櫃台登記,成事後一起上房,不過肥雞臨時甩底,所以改由大師跟小弟到櫃台登記,成事後一起上房,不過基於穩陣理由,大師及小弟還是先行上房,安頓好行李後由小弟落樓把門匙交給肥雞,再前後腳上樓。這裏的登記手續原來很頹,負責登記的姐姐連大師的護照也沒有看就讓我們上樓了,我們周詳細密的計劃當然沒有讓她發現啦,不然她補上一句:「其實我們不介意客人來屈蛇的」就真是灰了。乙支路Co-op不但接近地鐵站(如果識路的話),附近又有兌換率不錯的找換店,士多、連鎖快餐店、購物區等,實在方便得很。一上到房間,兩位旅友都興奮得不得了,房間時尚整潔之餘五臟俱全,他們都說下次到首爾時要指定住在這裏,在這裏先鳴謝Stephenie的推介。如果懂得煮食的還可以在這兒大顯身手,可惜這兒沒有大廚。洗手間只用一道磨沙玻璃分隔,當有人使用時可性感得很。在酒店休息一會後,我們決定今夜去購物。到比東大門高檔的梨泰院購物,但因為那裏九時正就關門了,所以我們行動要快。先到酒店附近的L記快餐店吃飯,意外發現L記鍾嘉欣!一個是大台當家花旦,一個是快餐店賣垃圾,可謂同人唔同命。這裏的快餐店很先進,當食物未弄好時,店員會同顧客派發一個會響的牌子通知客人可以領取食物,香港仍然維持人手送來,不過香港的快餐職員記性很好,總能在百忙中走到千萬人群裏找到你。

先來一個示範單位:
單人床x2
雙人床

洗手間
洗手洗手洗手的地方

入屋除鞋,有排你捱
滿足就除鞋入屋

忙碌中
突然間間房就七國咁亂,好似打過風黎

L記好多野食
FujiS8000fd_2008_0404_18432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84342.JPG

未有得食,先攞張籌
籌

終於有得食la
終於有得食la

飯後大師發現早前把T-money遺留在正在充電的電話上,但由於腳痛不便回去,這些小事當然不用勞動大師的大駕啦,替大師完成這瑣事後便住梨泰院出發。到達梨泰院時已經是晚上八時四十五分了,而這裏的店舖會在九時關門,即是我們只有十五分鐘掃手信!就在這危急存亡之秋,Shopping hen顯露真身了,一開始就輕描淡寫的把一件本值三萬元的貨品壓到一萬元成交,大師及小弟均目定口呆。在shopping hen的帶領下,走到每一間店最少也可以把價錢壓到原價的三分二,其中一間店的老闆娘疑似被壓低過成本價仍慒然不知,到了最後關頭的時候才醒覺起來,很無賴的在付款之際才坐地起價,shopping hen就展示出無比的風度後拂袖而去。在shopping hen 的帶領下,我們當然收穫甚豐。

這裏不是必x站,但路軌都是S形
FujiS8000fd_2008_0404_194051.JPG

我們既是傷殘人士,又是孕婦,又是行李,因為我們每次入到車廂內都毫不猶豫地坐在這裏
傷殘孕婦行李處

地鐵藝術
地鐵藝術

這裏就是梨泰院
梨泰院

回到酒店,點算一下戰利品後就準備睡覺了,由於三個人只分得兩張單人床,本來我們打算把床並排然後一起睡,可是大師自告奮勇的表示要坐著睡,苦勸不下唯有成人之美。

跟住乘了一小時的車到濟洲南部看瀑布,是我們充電的時候了。導遊很有趣的駛過正房瀑布後才問我們想看正房瀑布還是天地淵瀑布,好像滿有信心我們不會耍他的說要回正房瀑布,結果當然是...如導遊所願吧。售賣入場卷的亭附近都找不到收取入場卷的地方,三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帶著同一個疑惑--其實是不是不用購買入場卷就可以進內的呢?但豪華團見錢就俾的作風怎可以改?當然是買了先算,豪華團當然是沒錯的,原來要走上好一段路才會遇上收取入場卷的亭子。亭子附近有賣精品的地方,有傳說中限量版的石頭爺爺賣呢,價錢又不貴,但小弟還來不及流口水之際就被大師及肥雞捉走了。當然啦,我們來的目的是看肥雞口中很像小便的瀑布o麻,而且豪華團又怎可以看得上那些平價貨呢。在往瀑布的路途上風光明媚,小溪、小橋、小樹都好像經過精心佈置,單是這些美景就已經值回票價。走了路的盡頭就聽到瀑布聲了,瀑布旁的峭壁讓我想起3260第2份功課的瀑布背景。人家說濟洲出名風多石多女人多,果然他們都不是文人,這裏的女孩總面積,要擋住所有看瀑布的視線是綽綽有餘,幸好不是每位也有Miffy的長髮,要不然把身子伸到河中心也未能窺見瀑布的樣子。不過看見瀑布的樣子就會有種疑惑--為何這個瀑布會值得付錢觀看的呢?要是大家都覺得值得一看,小弟誠意推介香港的新娘潭瀑布,比這個可要澎湃得多。回程時又經過精品店,這回小弟就放膽衝了入去,買了兩顆石頭爺爺及一條石頭爺爺吊飾,豪華團的其他團友亦放下身段在這間比較低檔的精品店選了算是比較昂貴的刀,一套三柄,剛剛好每人一柄。回到導遊車子附近又有一些小食店,這回團友們就學乖了,二話不說就將小弟盡快拉回車內,到下一站--大浦柱上節理帶。

濟洲人總愛把石子堆在一起
許願石

好像聽到流水潺潺的聲音
流水潺潺

瀑布般的秀髮
瀑布般的秀髮

天地淵瀑布
天地淵瀑布

又是地理課的時間了,這是三角洲,是上游的泥沙堆積而成的,土地肥沃,適合耕種
三角洲

班門弄斧
美女圖

這裏是貨真價實的名勝啊
名勝地 天地淵

這裏應該叫做女人街
女人街

不好意思,嚇親Edward tim
班相

在這裏掃描應該幾寫意,快點叫Angel來吧
掃描

這裏的畫家想像力真豐富
風景畫

一大堆精品
一大堆精品

天氣很熱,本想站在風扇前乘涼,為何反而會更熱?
古惑的風扇

連個牌都想跟我們說再見
再見牌

天地號
天地號

未到大浦柱上節理帶已帶給我們一個驚喜,就是我們看到附近有大大片的油菜花田,不過因為這裏不收入場費,但大浦柱上節理帶就會收,豪華團當然先選擇要收費的啦。我們進場時人流不多,不過大師拍攝了一會海景之後遊人便蜂湧而至,其實這裏風平浪靜時沒有甚麼好看,六角形的石柱群在香港也有,所以我們就避開遊人急急撤退,順路走到油菜花田,不過我們發現來到之時已經晚了一步,不知從哪裏又湧來了一大堆女生,也有一大堆來採花...蜜的蜜蜂,由影花變了影人的局面,只好躲在花田一角後就繼續下一站--巧克力博物館。

螺女
螺女

大浦柱上節理帶
大浦柱上節理帶

六角形的石柱
六角形的石柱

火山岩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0404.JPG

濟洲連一隻雀仔都靚過人
彩雀

風平浪靜
風平浪靜

又是火山岩
火山岩2

爸爸與我看著海浪
爸爸

慕名而來的遊人
慕名而來的遊人

又是海鮮,附近一定有海女
海鮮

風景如畫
畫

橫額上有很多美麗的風景相,被大師拖走前匆匆拍了一張
風起雲湧

噴雲吹霧花無數,一條錦繡遊人路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42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44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45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61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84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92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3553.JPG

既望不見花外的青天,也看不見花外還有別的世界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322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3233.JPG

紫陌紅塵拂面來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2814.JPG

其他的都挽不住遊人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3553.JPG

醉翁之意不在酒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3940.JPG

濟洲計程車
FujiS8000fd_2008_0404_104202.JPG

原本行程是沒有巧克力博物館的,但大師在小弟及導遊均鄙視這個細小的景點下,依然堅持要到這裏一看,肥雞及小弟都不禁懷疑有人到那裏是作交差之用(o殊,不要說是小弟告訴你的)。巧克力博物館麻雀雖小,但入場費是全場最貴的,盛惠三千大元。付鈔後隨即送來每人三分一杯疑似可可咖啡,好像那裏的工作人員早就看穿了大師及小弟均不喝咖啡似的,肥雞的咖啡杯剛剛好盛得下我們倒給他的份量。享用過香稀的咖啡後,我們就走進展館裏。展館裏全都是巧克力、製巧克力的工具、隨巧克力附送的玩具及一大堆自創的巧克力金句。由於小弟對巧克力毫無認識,以下時間就交由大師以及一張張照片了。

呵呵,任務完成
交差專用

巧克力博物館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1539.JPG

有風它不動
風車

老爺電車?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1842.JPG

吹到啤一聲的天使
天使

信箱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5345.JPG

可否告訴我這是怎樣用的?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401.JPG

四周都是百多年前的新聞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51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60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612.JPG

四周都是騙人的句子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54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84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853.JPG

巧克力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32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62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63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71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72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80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92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95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05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102.JPG

金礦般的巧克力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15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203.JPG

隱左形都影到?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418.JPG

櫥窗中的小玩具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135.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43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445.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450.JPG

巧克力天地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74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282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02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03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5256.JPG

經常聖誕堂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545.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61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621.JPG

肥雞的雞蛋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3805.JPG

好曬呀~
好曬呀~

試想像一下聖誕老人捧住個肚腩爬上煙囱是多麼的辛苦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057.JPG

扮火爐的焗爐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109.JPG

棉花屋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12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311.JPG

很明顯是香港設計的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009.JPG

聖誕老人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144.JPG

裝裝你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248.JPG

多多益善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350.JPG

製毒工場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54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60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514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514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5153.JPG

製成品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61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4703.JPG

睇下依間博物館壓榨了多少平民
FujiS8000fd_2008_0404_115305.JPG

去過巧克力博物館後,花費還未達豪華團的標準,唯有苦苦央求導遊帶我們去騙遊客錢的地方購物,經過一番唇舌後,導遊終於願意帶我們到一間貨倉購物,裏面的貨物果然夠豪,部分貨物是樂天百貨的三倍價錢,這裏的服務員還精通中日語,包括廣東話,果然夠專業!豪華團的團友在這裏瘋狂購物後,就準備出發到機場了。

在前往機場前先要醫醫肚,因為飛機到達首爾時已經是傍晚。導遊帶我們到一家位於平民區的中華料理吃炸醬麵。炸醬麵像是一碟淨麵配上蠔油肉汁,導遊帶我們這團豪華團到這個貧民區吃淨麵,想必是想向沒有在騙遊客的貨倉購買任何東西的小弟報復,可憐兩位已經出盡力購物的團友要陪小弟受罪。不過這三碗炸醬麵可能是韓國之旅最好吃的一餐,我們三位均吃得津津有味,想必氣死導遊先生,以致之後駛往機場的路途中也兜錯路。臨別時我們亦付了導遊少少小費,算是慰藉一下那顆受傷了的心靈。

大師喜歡拍攝相機,等我都扮扮先
FujiS8000fd_2008_0404_13554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35554.JPG

早上不見晨光如常走進房間,於是我們就展開「尋找陽光的故事」。大既是早上四時許,我們就致電給導遊帶我們到城山日出峰,一個小時的車程中,三個人呆在睡夢中,連一直拼命應酬導遊的肥雞也不啼了。濟洲的馬路設計很有趣,在郊區沒有街燈,取而代之是路邊的反光柱柱,開了車頭燈就能清晰看到馬路的位置,既美觀又省電,最重要是減低光害,只是苦了狗狗。駛到城山日出峰...腳,導遊就指示我們該怎樣行,然後就去償還睡債了,臨行前還替我們準備水,真是貼心。出發前我們當然要表露一下我們富貴的香港人身分,掏出鴨記的超級無手電筒,既細小又省電,最重要是光度足夠讓前面沒有拿手電筒的遊人看不到路。不像鳯凰山,城山日出峰只有182米高,全程都是舖好的梯級,連肥雞也能夠走上去,相信就算是大孖來到也不成問題,亦不見得冷風削骨,就算錯過了好天氣也損失不大。來看日出的人不多,大概不及那次上鳯凰山的多,而當中又只有大師佈置好腳架拍攝,亦大概只有我們才這麼認真的拍攝,真替香港人自豪。經過一小時的試機後,太陽伯伯終於出來了,我們當然瘋狂的拍照啦。上完攝影課後,我們就到涉地可支,涉地可支是個看日出的熱門地方,可是我們去到的時候太陽伯伯一早已經出來了。我們去這個地方的另一個目的是看油菜花田,可是導遊說這裏的油菜華不多,拍過幾張照後繼續行程到All in之家。All in之家是個連續劇紀念館,平日進去是要付錢的,但因為收錢的大叔未上班,我們唯有將就一下,收回入場費走進去。裏面全都是靚仔靚女明星像,三個均沒有煲韓劇的就只認得大長今及閔大人,臨走前負責收錢的大叔終於上班,正當我們準備掏荷包之際,他好像不願收錢般趕我們走,怪不得這裏這麼冷清吧。All in之家身後有個順路的指示牌,我們就順路的走進去,同樣地有一大堆靚仔靚女明星銅像,三個均沒有煲韓國音樂的就不大認得裏面是誰。臨走前那張2Gb記憶卡終於滿了,不太習慣現時容量這麼大的記憶卡。

太陽伯伯在哪兒?
濟洲島夜景

日出峰山頂
日出峰山頂

有鬼呀~
有鬼呀~

原來係D人太無聊先玩假身黎嚇人
原來係D人太無聊先玩假身黎嚇人

重有好多人一齊玩
重有好多人一齊玩

等到天光都未見太陽伯伯
等到天光都未見太陽伯伯

咦?突然間個天又黑番既?
咦?突然間個天又黑番既?

等到天黑都未見太陽伯伯
等到天黑都未見太陽伯伯

唔駛呢埋啦,見到你個光頭啦
唔駛呢埋啦,見到你個光頭啦

我咪o係度lor,重要裝乜野
我咪o係度lor,重要裝乜野

依個伯伯真係怕醜
依個伯伯真係怕醜

你睇下,d人等到訓著左
你睇下,d人等到訓著左

打呵欠可以很危險的
打呵欠可以很危險的

睇番城山,很日本的感覺
城山

把目光放遠一點...還是這樣
城山

導遊的車子,眼力好一點的話可以看到導遊在車內躲懶
導遊的車子

大師正進行廣告拍攝
大師正進行廣告拍攝

原來Miffy一直在這裏等待著伯伯
Miffy

這裏通常都是第一個被的目標...o殊~這已經是公開了的祕密
軍事機密

你估下我景緊乜野?
你估下我景緊乜野?

開估啦,原來是肥雞的英姿
肥雞的英姿

怪石一枚
怪石一枚

依個Model F40 表面上係一個捐款箱,實際上,佢係一個垃圾箱黎
Model F40

林蔭大道
林蔭大道

過終點啦
過終點啦

明明後面就係青山綠水,偏偏要就係度整個咁假既
青山綠水

原來城山日出峰的側面成隻鞋咁
城山日出峰

去旅行通常要扮下石像先至過癮,但如果我說要扮這個,兩位尊貴的旅友一定不肯XD。
照片 649.jpg

“Welcome to All in house”
照片 651.jpg
照片 652.jpg
照片 653.jpg
照片 654.jpg
照片 655.jpg

裝我?
照片 656.jpg

單貼這張照片可能大家會以為這裏是戰爭博物館,不過邊有士兵咁靚仔ga?
照片 657.jpg

rain go rain it’s raining it’s raining
照片 669.jpg

雖然是順路jei,但也不必擺出一副這麼陶醉的樣子…
BoA

照片 671.jpg

張娜拉?今天才知道這位小妹妹原來是從韓國來的~
張娜拉

照片 678.jpg

照片 680.jpg

照片 681.jpg

牧馬區
牧馬區

據聞將石頭堆高就可以帶來好運,怪不得小弟常常這麼好運啦~
堆石

好不宏偉的烽火台,相信點著了也不會引起褒姒一笑
煙台

一看就知是那些摸一摸就可以一索得男的石柱XD
照片 696.jpg

避雷針?
避雷針?
待續...

晨光一早已透過窗戶浸滿了房間,大師在床上轉,床下散發著香噴噴的烤雞味道,在軟綿綿的床上躺著,真不願這麼早就起床,但要趕著早機到濟洲,沒辦法吧。

遲了半句鐘起床,到樓下慢慢吃過早餐及雞蛋,上過網後,九時半出發,乘廿二個站趕到金浦機場。

上回沒有拍下那五條扶手電梯的壯觀情景,今次當然要補拍啦。大師看到箭嘴旁寫著”International Flight”的字眼,好像有點不對路,但我們看到這五條電梯已經很興奮了,過了去才算吧。今次由大師親自指揮,肥雞操刀,拍攝我們再次重遊這五條電梯的景況。去到電梯盡頭時,我們發現”Internation Flight”的箭嘴指向我們行走的方向,”Domestic Flight”的箭嘴卻指往我們原來的位置...去濟洲島的飛機該是”Domestic Flight”啊,原來我們是走錯路了,想必我們最初該走相反方向的五條電梯,這時候距離飛機起飛時約四十五分鐘。

準備五條電梯長征

大師題 Men in Black??!!

吃完後便到第三站看濟洲大學的櫻花,可惜那時候那裏的櫻花還未開,可能是這裏是海拔百多米的緣故吧,於是駛到附近準備進行櫻花祭的運動場外去,導遊費盡唇舌終於成功說服當地的交警讓我們進內參觀,一落車就不得了,一圖勝千言萬語,下面有數十張圖,應該可以代替小弟上億的言語了,自己慢慢看吧。

大師級櫻花

滿地盡帶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010.JPG

與大師爭高的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127.JPG

大師走開了後,變成與櫻花爭艷的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146.JPG

剎時黯然無光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159.JPG

近距離親親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316.JPG

大師當上狙擊手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348.JPG

又是油菜花
又是油菜花

油菜花又再跟櫻花爭艷
油菜花又再跟櫻花爭艷

Brassica rapa
Brassica rapa
(是不是很像生物書上教classification的圖片呢)

好多人tim

仲有人

終於樂得清淨了

Zoom近D,發現原來仲有人
Zoom近D,發現原來仲有人

櫻花及油菜花
照片 435.jpg

油菜花及櫻花
照片 436.jpg

咦,這裏有棵未開的油菜花啊
照片 442.jpg

油菜花未開的形態
照片 443.jpg

油菜花紥孖辮的形態
照片 444.jpg

油菜花扮向日葵的形態
照片 446.jpg

油菜花被櫻花樹插住的形態
照片 447.jpg

櫻花樹的主幹也有櫻花
照片 448.jpg

冰清在玩捉迷藏嗎?
照片 453.jpg

在花田偷會情人的男人
照片 454.jpg

看完後便到第四站看龍頭巖,那裏有很多(海)女相伴看日落,應該很浪漫的,導遊向我們介紹的海鮮應該是指這裏海女們即捕即吃的海鮮吧,很多人已經入席嘗鮮,正當我們也想入席的時候,幸得大師及時喝止,說他本身對海鮮敏感,不然及後的日子就麻煩了。回程前品嘗了傳說中像熱狗般的東西,果然很美味呢,出年ShawLane可以諗諗(不過我好似已經畢業了)。

疑似龍頭巖
照片 458.jpg

一睇就知之前果個係A貨啦
照片 460.jpg

睇真D先
照片 478.jpg

驚驚呀~
照片 464.jpg

某電影公司土氣開場的那一幕
照片 462.jpg

成班女陪我看海
照片 469.jpg

真係有成班海女陪我ga(不過佢地好似掛住賣魚ja bor)
照片 468.jpg

好鮮呀
照片 471.jpg

老人與海
照片 472.jpg

海與老人
照片 473.jpg

Friend過打Band
照片 475.jpg

火山岩的真面目
照片 470.jpg

龍王聽海
照片 486.jpg

熱狗狀的美食
照片 488.jpg

吃元後便到第五站吃晚飯,導遊介紹了方向酒店附近的韓燒店,果然韓國的食店是分豬牛類的,而我們到的那所食店是方便避開回教徒而設的。導遊替我們點了那三萬塊的豬肉,平均每人才一萬元,比起香港食韓燒便宜得多之餘,傳說韓國的黑豕肉比普通的豬肉貴及好吃,但小弟這個倒頭便吃的食肉瘦倒不覺有甚麼分別。又一次見到傳說中的比主菜多得多的配菜,而且是無限添加,喜歡吃泡菜的朋友來到韓國其實不用點那些貴貴的主菜,叫一個便宜的然後怒食配菜就可以了,但豪華團當然不屑這種賴皮的吃法,所以任吃的配菜大都原封不動。

大師級豬肉

今晚回到酒店就學乖了,決定不理會大師及肥雞,先行洗個澡,整理一下行裝,未到九時就倒頭便睡了,因為明天三時許就要起床看日出。可惜由於今晚吃得太多肉太少菜,半夜要清清腸胃,眼光光了兩句鐘才能再次入睡,其間望望那堆大雄之家的街景,度度明信片的內容,實際上只是斷斷續續的睡了四句鐘就要起床。

後記:回到首爾時特別再找一下,還是找不到濟洲官網的外語介面,但回港後兩星期再上一次就找到了,是當時的眼睛太大還是近日才放上互聯網,至今仍是一個--謎。
經過一番資料搜集,發現語文學院原來在韓國很普遍,韓國有很多人都在課餘或工餘時間學外語(雖然在韓國的幾天都未曾見識過韓國的外語能力厲害之處),大大小小的語文學院開到成街成市(雖然在韓國的幾天都未曾見過語文學院),猜想這導遊那院長的身份大概像香港補習社的CEO吧。

睡前先開一開會,確定明天的行程。雖然看得出韓國觀光公社在推廣旅遊方面花了不少心力,但有些地方旅客們仍會感到吃力,就例如他們沒有一張有齊街名及道路的地圖,只望住個地址未必找得到該處所在地,有些更沒有地圖北的指示,路上路牌亦不夠及不顯眼,在一些附近沒有地標的大街小巷中,如不多走幾步,要確定自己的位置是比較困難。紙上的資料亦有限,在不准使用電腦找資料的情況下找資料就比較麻煩及花多很多時間。

開會開到深夜三時左右就差不多回房睡了,韓屋因為天冷,所以地台下都會舖暖管,但我們不知怎樣調節地台溫度,所以房裏總是熱騰騰的,我們就為此做了件很傻的事,就是在室外只有四度的環境下開窗加開冷氣。在首爾的第一晚在地台上多睡一會,很快就會熟知內裏暖管的分佈,然後作出對應的睡姿,明天清早大家就可以吃到乾煎排骨了。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放在房內的毛內早已醃成鹹魚,我們在樓下掃了剩四塊麵包及一些蛋,就準備出發到今天的第一站--韓國觀光公社。出發前在旅舍遇上一班圍棋特訓隊,訓到天昏地暗才準備吃早餐,但我們實在無暇細看他們一大班隊員怎樣去分這四塊麵包。

為了避免昨晚走錯路的情況再次出現,我們實行了以下安全走路措施:
一. 如可以選擇,選擇走一條熟悉的道路;
二. 如可以選擇,只走大路,不走小路;
三. 如可以選擇,跟著地標走,以便確定自己的位置;
四. 每走約二十步路就看一看地圖確定自己的位置,如未能確定自己的位置便回到上一個位置。

根據安全走路措施一,我們決定沿著昨晚來的路先往北走出中路,再往東走出大路,在大路往左看,看見個大牌匾,估計就是昌德宮的所在地,根據安全走路措施三,我們就往北走到昌德宮門口。途中下著毛毛雨,Circle K $10.5的便利雨衣首次出勤,有點像將一個透明的垃圾笠上身的樣子;途中經過賣攝影機的門口,但沒有攝影大師想要的鏡頭,所以沒呆得久;途中看見KBC,於是走進去問價,一兌一二三,比機場的兌換價更好,但基於安全理由,害怕一次過兌很多會有危險,所以我們兌了五百元就離開了。到達昌德宮後,下一個地標就是位於西南面的鐘路塔。因為時間關係,我們違反了安全走路措施二,經仁寺洞抄小路直出,很快便到了鐘路塔,走過南方的清溪川便到達了韓國觀光公社了,期間經過數條大馬路,這裏的車子跟大陸有點像,就是不太願意遵守燈號,見到前方沒人或少人就不理燈號衝過去,所以過馬路時要份外留神。到達公社地下大堂,奇怪是的這裏的接待生不懂英語,難道他們預計英語國家的遊客不常來這裏索取資料嗎?進入升降機後按B1到客戶服務中心。順帶一提,韓國跟中國一樣是沒有Ground Floor這個概念,Ground Floor就已一樓來表示,地牢就以B1開始表示,所以在升降機內1/F就是Ground Floor了。我們乘升降機到B1,一出升降機門便見到韓流館,館內盡是名星的紙板公仔,如果讓韓星迷見到一定會興奮得不得了,可惜它們遇著的是我們,觀光社乾脆把那裏的燈都關掉了。韓國人的英語水平怎麽樣,看看桌上指明懂英語的服務員就知道了。簡單的問候問路問機票價錢該沒有問題,但一問到冷一點的題目的詳細資料就開始相形見絀,出現雞同鴨講的情況了,不過她們很醒目,馬上聯絡了一個懂普通話的工作人員來幫忙,肥雞啦啦聲的普通話大派用場,開始感受到在韓國用普通話的可愛之處。甚麼題目難倒了那位懂英語的服務員?是關於<亂打>的。出發前我明明申請預訂了<亂打>的票,及後發現時間未能配合而改訂了第二場,經過半天功夫,三番四次向公社服務員確認後才能取消第一場的預訂申請,不過到了演出當日還未收到第二場預訂成功與否的通知,到公社一問就出現雞鴨了,後來在網上發現服務員錯誤的替我取消了第二場的預訂(難怪當天服務員十分緊張,說要三番四次確認來避免出錯,原來就算是三番四次確認也會出錯的)。幸得那位會普通話的工作人員幫忙,替我們分析票務狀況,原來平日<亂打>是不會坐無虛席的,即使即場購票也沒有問題,她還很熱心的替我們預訂了晚上那一場呢。

我們的地標--鐘路塔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0943.JPG

仁寺區街頭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081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083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1324.JPG

日間的清溪川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2245.JPG

在公社擾攘一輪後,我們就出發到景福宮,記得肥雞之前說過以前也到過景福宮,但碰巧天氣不佳所以照不了多少相(有錯的請指正),不幸今天也是天氣不佳。購了入場卷後去借講解機,指著單張上1000元的字樣問職員租借費是不是1000塊,她回答說只收按金,不用租借費,再三問她那一千塊是指甚麼費用,她說沒有甚麼費用是一千塊的,不知道單張上的一千塊從何而來,本來預計要給租借費,現在不用本來也不是問題,付出一萬塊按金後她二話不說就攤大手板說要多收一千塊作租借費 。景福宮門前就有一班閔大人站岡,就如白金漢宮門前的衛兵一樣o即都唔笑的那一類。進門後過了橋便是勤政門,門旁有些偏廳,門後是皇帝上朝的地方,廣場上有些一二三品碑,就好像小學操場裏貼上班別的柱子,唔該跟番自己班別排隊啦。操場後就是勤政殿,就是皇帝坐妃嬪太監站的地方,他們都有著下雨時有瓦遮頭的權利,站在操場的同學們,就只有冒著壞機的風險進行拍攝工作。肥雞想放棄拍攝來保護相機,大師卻一於少理,「區區一部相機仔又算得上甚麼?」,若無其事繼續拍攝,而我就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把相機藏在雨褸下拍攝,原來便利雨衣透明的設計是這樣用的。暮然回首,見到另一班閔大人準備換班,拍了幾張照後前往慶會樓。旅行社的慶會樓照片很美,但礙於小弟低劣的攝影技術,加上天氣不佳,帶回的只有煙雨濛濛的慶會樓。走過不時有忍者在頭上飛過的古裝走廊,穿過乃成門,兩位立即向左邊的欽敬閣表示欽敬。向右走時發現屋簷上亦有些奇怪的小動物,此處該是不平凡之處,經過明查暗訪後,該處應是王太后和王妃的寢殿--慈慶殿及交泰殿。進殿前要脫鞋,因為大師及肥雞很冷,唯有派小弟身先士率進內察看。殿內佈置簡樸但不失華美,璋顯太后樸實清高的性格。殿後有個漂亮的後院,院中有些漂亮的煙囪,煙囪上些漂亮的雕刻,雕的是「十長生」。百無聊賴的坐在殿後觀賞後院,實在是件賞心樂事,只是要在這漂亮的後院加上煙囪,縱然是些漂亮的煙囪,但煙囪總是煙囪,總是會噴煙的,豈不會大煞風景?難道太后是煙民一名?之後又到王妃的寢殿--交泰殿看看,交泰殿內裏佈置風格跟慈慶殿差不多,屋內沒有屋脊的設計據說是十分巧妙,但小弟對建築學一無所知,有興趣的同學不如問問楷哥。臨走前改穿較能禦寒的大衣,被一直在殿後躲懶的護衛哥哥盯著,他見到一個陌生的年青才俊在王妃寢室更衣一定覺得很奇怪,可是他又感到無可奈何,殿內只寫著不准穿鞋、不准踏入不准踏入的區域,卻沒有寫著不准更衣。或許下次輪到你去造訪的時候,大概就會多一條規則了。更衣後到穿過種著梅花樹的廣場及後院,就到達香遠亭玩倒影,碰巧遇上一對遊人替我們合照。經過國立民俗博物館門口,雖然是免費入場,但看他們對免費入場的博物館沒大興趣便繼續行程,博物館門外有條古裝街,有些乾材堂藥房、竹物店及布木店等,旁邊有十二生肖像,我們當然替今年的主角鼠鼠合照吧,當然順道也要替肥雞跟金雞多照一張。不遠處有些很可愛的「天下大將軍」、「地下女將軍」的木條及石像,最好用來測試相機的「face detection」功能。回到正門時剛巧見到閔大人們出巡,原來他們走到無人一角時是會聊天的,有片為証!

大師級景福宮

景福宮門外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3654.JPG

景福宮內部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3732.JPG

很多位閔大人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4638.JPG

閔大人真係o即都唔笑,等我o即下佢先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4721.JPG

勤政門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4843.JPG

勤政殿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14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318.JPG

奇別廳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410.JPG

勤政門的天花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449.JPG

各班學生請排好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610.JPG

我是七品官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65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65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0242.JPG

錄音中...

慶會樓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039.JPG

騙遊客來這裏更衣並收取費用的地方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159.JPG

乃成門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555.JPG

欽敬欽敬!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701.JPG

屋頂的小動物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903.JPG

重重宮殿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010.JPG

太后、皇戶的示範單位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61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62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71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34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43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44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522.JPG

別緻的天花板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70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74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504.JPG

太后后園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539.JPG

佢地好似等得唔耐煩咁bor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807.JPG

好啦好啦,我們去第二個地方啦
梅花園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01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25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544.JPG

原來以前既皇宮係用三腳插頭?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101.JPG

通往後花園的門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135.JPG

煙囪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244.JPG

香遠亭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5224.JPG

瀕臨倒塌的樹,如果生在香港,一定已經以安全理由被砍伐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5813.JPG

十二生肖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115.JPG

梁醫師間舖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553.JPG

竹品店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624.JPG

布木店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655.JPG

這是甚麼來的?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403.JPG

肥雞好像有所發現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243.JPG

原來是濟洲爺爺。「爺爺,我們明天就來探望你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259.JPG

天上大將軍、地下女將軍及...他們的墓?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419.JPG

濟洲爺爺們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52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44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0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15.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2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36.JPG

這位美女又是誰?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49.JPG

韓國國寶一號已燒掉了,唯有影這個國寶唔知幾多號充數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316.JPG

沙池上的三棵樹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355.JPG

被發現偷拍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754.JPG

很多句不知所云的句子中的其中一句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838.JPG

成班閔大人一齊散步

景福宮地鐵站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5308.JPG

離開景福宮後,決定乘地鐵到明洞吃飯,景福宮附近的景福宮站裝修很古色古香,不到景福宮遊覽也可以到景福宮站逛逛。扺遠明洞站已經是下午二時了,我們拖著飢餓的身軀一出明洞站就見到首爾其中一個景點--樂天百貨,但我們來明洞的主要目的是吃地道東西,所以先走進明洞的橫街看看。下午二時其實已經過了韓國人的吃飯時間,所以周遭的食肆已經沒有食客了,因為店內沒有食客,害怕是所黑店,所以很多都沒有進去。在這裏看到其中一款聽說很好吃的石頭飯--部隊鍋,才五千元正,以韓國的物價來說是很便宜啊。肥雞及大師輕功了得,肚餓時的步法比小弟厲害多了,轉過頭來時他們已一縷煙的走得老遠,追到他們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個街口了。最後我們只見到必勝客及漢堡王還有食客,基於大師滿臉不想去必勝客的樣子,所以來到韓國正正式式食的第一餐就是去食「漢堡王」了。經過一番「壯志飢餐漢堡王」後,肥雞很積極的替我們打電話問機票。從1330取得四所航空公司的資料後就開始打,第一間打不通,第二間是濟洲航空,即是在香港找資料時找的的其中一所廉價航空公司,一接通就滿口韓文錄音,我們就這樣被拒於千里之外。第三、四間分別是大韓及韓亞兩間貴價航空公司,若向它們買機票,價錢比廉價的貴幾成,不但會超出預算,而且出發時間很差,早上六點幾機是有點想死的感覺,但也沒辦法,估不到其他時間早已滿坐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小弟得到行運超人的眷顧,重打濟洲航空的電話後亂按一通,那滿口韓語的錄音員終於不奈煩的打電話轉接給真人接聽,幸好那位真人又知道”Could you speak English?”是一句英語,結果順利的找到懂簡單英語的真人。同鴨講了一會後得知有班十一點機還有空位,小弟害怕這機會舜間即逝,在沒有徵詢大師及肥雞的意見下就自私的決定預訂這三個機位了,幸好他們不介意。不過鴨的鄉音很重,之後的溝通工作還是拜託肥雞負責比較穩陣。除了要訂機票外,還有訂DMZ或板門店旅行團,打去第一家問價,他們逢星期六日及紅日沒有團...滿以為只可以平日去之時,打去第二家問又有團啊,三人行還有優惠呢。該旅行團提供酒店接載服務,但我們早前入住的Holiday in Korea位於橫街窄巷,如果他們駛來的是大旅遊巴根本無法駛入,言談中又發現從SK借來的電話號碼無法在對方的電話顯示,我們亦不知道手上該電話的號碼,為日後聯絡時帶來很大的麻煩,幸好我們該日是住在乙支路Co-op,雖然我們手頭上沒有詳細地址,但經過再三鼓起勇氣告訴他們我們住在乙支路Co-op,基於乙支路Co-op的盛名,他們知道是哪兒,省回告訴他們那裏的詳細地址的氣力。打完電話後大家都很累,一睡了一會後飛奔到對面的銀行換錢,証實了當地的銀行跟香港一樣收五時正,只有提款機仍然開放。路過了SK專門店,用開始純熟的身體語言成功告訴店內不懂英語的哥哥我們不知道手上的電話號碼,他替我們找兩找後告訴我們這個電話沒有電話號碼。明明在機場時見到姐姐打響了這個電話,我們雖然滿腹疑惑(難道那位姐姐真的曉得妖術?),還是不要繼續打擾這位哥哥,繼續我們的行程。眼見時候不早,我們決定放棄去德昌宮,改去肥雞心目中很美麗的明洞聖堂。不幸的事又發生了,就連肥雞去到也不敢相信那裏就是明洞聖堂,聖堂正門築起了帆布,帆布模仿了歐洲的建築風格,畫上了完成圖,完成圖飽經風霜,早已褪色,剩下灰朦朦一片。教堂內很靜,佈置跟鄰近高記的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相近,只是規模較小,小弟最愛的仍是那些彩繪玻璃窗。由於教堂內實在靜得很,又沒有其他遊客,小弟不好意思在這裏偷拍,唯有把相機交給大師親自操刀。眼見影了幾張也沒有人上前制止(也許他們也是害怕這樣做會破壞教堂內寧靜的氣氛),他們開始大無私樣地拍,拍完就走到樂天百貨逛逛。樂天百貨的設計有點像香港的崇光,又是有十多層,又是十多層都不適合我們逛的那一種,可以逛的就只有地牢的超級市場。肥雞很想買雞泡魚乾,但我們既不知道雞泡魚乾的模樣,又不知道雞泡魚乾的中英文名稱,那裏賣紫菜的熱情姐姐也愛莫能助,聽到我們想買”Dry fish”,就指點我們去了賣尚方寶劍的攤位。在樂天百貨空手而回後,我們改到南大門逛逛。

大師級明洞街頭

LD版耶穌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210.JPG

這裏真旳是明洞教堂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250.JPG

明洞教堂的中央大道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835.JPG

祈良神父?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854.JPG

彩光影子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2038.JPG

看來很納悶的石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2821.JPG

在這裏可以看到首爾塔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2855.JPG

首爾街頭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022.JPG

在歐洲滿街都是的雕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339.JPG

這裏曾是高達的戰場嗎?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357.JPG

交通四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416.JPG

下次可以同米生講,我見過交通四,是因為我去過首爾!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422.JPG

二級不雅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501.JPG

南大門附近有很多賣南北貨及小飾物的攤位,大師很想買紫菜,但在這裏又找不到合心意的,唯有先找東西吃。大師及肥雞好像對這裏的豬手很感興趣(認識他們十多年才知道他們喜歡吃豬手),於是走進去試試。一大碟豬手加無數的伴菜才一萬五千元,十分抵吃。豬手跟在香港吃過的味道差不多,倒是配菜值得一提。眾所周知泡菜國盛產泡菜,泡菜國民愛吃泡菜如米飯國愛吃米飯一樣,嗜辣的肥雞吃了一口就大喊不辣,更鼓勵大師及小弟嘗嘗,一向不吃辣的大師及小弟怎會被這一句騙倒,大師繼續穩如泰山的坐著,從容享受他的豬手,小弟遠不及大師般心如止水,早在香港的吉x家及吉x島積極備戰就是為了這一天的來臨,於是明知它很辣,也夾了一小撮,在不到一平方厘米的葉尖輕咬了一下,就搶在日本仔的前面宣佈無條件投降了

吃過豬手餐後前往亂打專用劇場,經過德壽宮旁古色古香的石牆路,很快便到達了。幸好劇場可以用信用片付款,不然我們就白走一趟了。可能他們在香港也沒有正式入場看舞台劇,遠在韓國卻拉著他們,花了他們不少金錢及寶貴時間去看一套事情不知道做甚麼的舞台劇,有些擔心他們會大喊「回水」,但既然滔滔多次到韓國也想去看看,想必是不錯的。我們買的是最便宜的票,意想不到是樓上雅座的正中心,清清楚楚看到整個舞台。本想拍一些照,但會場門外掛著相機圓圈加一劃的標誌,加上場內環境幽暗,小弟未到家的攝影技巧難以拍得好,所以沒有拍攝,有興趣的倒不如找找坊間的劇照吧。亂打的開場是很土氣的Powerpoint,十年前首映的劇是這般樣子了,別怪它。據聞其間會貼上一些韓星照片,吸引一大班韓迷觀呼,他們亦很照顧我們這些不明所以的觀眾,會直接在螢幕上打出「請歡呼拍掌」等字眼。本劇原來是一套四物打擊樂為骨幹的默劇+舞台劇+音樂劇+互動棟篤笑+雜耍(或者乾脆叫綜合劇吧)。故事大概是講述一個廚房正準備一個婚宴,老闆突然帶了他的姪兒來「幫手」,故事中間穿插著很多表演,又會邀請觀眾上臺玩,又會拋很多東西到臺下,比較深刻的一次是因為我們坐在二樓,心想大概只有看的份兒,卻突然在一個拋波波的環節收到波波,正暗暗佩服演員的手力時發現有些不妥,為甚麼波波在空中運行時的方向跟下層是相反的?回頭才知是幕後工作人員開的玩笑。為免穿橋降低欣賞原作時的興致,不寫這麼多了,反正要寫的在名信片中也寫過了。

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FujiS8000fd_2008_0402_183949.JPG

有點兒亂來的感覺
FujiS8000fd_2008_0402_184521.JPG

這就是亂打的專用場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184848.JPG

土氣的力量點
FujiS8000fd_2008_0402_19032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90340.JPG

離場時工作人員會派波波及請觀眾到樓下跟演員合照,豪華團當然是不屑這些環節,打開二樓逃生門就跑吧。跑之前開會十多分鐘討論應該是乘地鐵還是走路回旅舍,幸好最後是選擇走路,不然那時如果一早決定,已經一早回到旅舍了。眼見上斜坡的位置堆著人,我們便決定先走下坡。根據安全走路措施四,大概到了斜坡的盡頭確定自己的位置,可是我們發現我們已經離開了地圖的顯示範圍,於是我們決定上斜坡回去,問問在附近當值的交通四,他說我們先前走的方向是正確的,於是我們下斜坡回去,根據安全走路措施四,大概到了斜坡的盡頭確定自己的位置,可是我們發現我們已經離開了地圖的顯示範圍,我們開始意識到這麼下去的話會loop死,於是我們下了一個很大膽的決定--暫時不跟從安全走路措施及地圖,憑直覺向著我們認為是正確的方向走!走了大概五分鐘後我們再次走回地圖上的顯示範圍了。很佩服平日在香港不肯多走兩步的旅友膽敢在首爾步行兩個地鐵站的路程,只是代價是未走到一半已經腳痛。但走路不是沒有收穫的,途中我們就發現首爾麥記正在售價一個外表好像很美味的巧克力批,對巧克力情有獨鍾的大師當然不會放過機會買個試試。味道一般,只是巧克力的溫度散佈不平均,如被角落冷冷的巧克力騙倒,吃到中間就會被滾燙巧克力漿燙倒。小弟在這時候當然細看包裝上有沒有”Caution, hot!”的字眼,不然可以控告它。

扮唐生的xanga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0438.JPG

關二哥!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0505.JPG

在首爾滿街都是的寺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0708.JPG

肚子餓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1426.JPG

大師級的傑作,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看得明白的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1707.JPG

熱騰騰的巧克力批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2044.JPG

人家可以拿著這麼大的毛筆通街劃,為甚麼九龍皇帝不可以?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3612.JPG

回旅舍時出現一段小插曲,話說經過今日一役後,我們今晚決定早點休息,抖足精神準備明天的濟洲行。我們開會過後,就用公家腦各自上網:

晚上十一時:
我:「現在沒有甚麼緊要東西準備嗎?不如你先洗澡吧。」
雞:「讓我看多少少東西就去吧。」

零晨十二時:
我:「現在沒有甚麼重要事情要處理嗎?不如你先洗澡吧。」
雞:「讓我看多少少東西就去吧。」
我:「不如讓我先行去洗澡吧。」
雞:「你不是正幫Alvin的朋友寫program嗎?」
我:「她有些東西要先行弄清,暫時幫不上忙。」
雞:「那麼我看完這一段就去啦。」

零晨一時:
我:「現在已經夜深了,不如你先洗澡吧。」
雞:「多看等一會兒就去啦。」
我:「不如讓我先行去洗澡吧。」
雞:「好啦好啦,我現在就去洗澡吧。」
說罷他便回房,而我就繼續上網。

零晨二時:
師:「肥雞好像已經洗了一小時澡了,不像他平日只用五分鐘的狀況。」
我:「該不會發生甚麼意外吧...還是上去看看他比較好。」
我們到了房門口時發現門鎖是鎖住的,裏面沒有任何動靜,敲著問也沒有人回應,難道肥雞真的遇上意外?
大師馬上拍門大喊肥雞的名字,原來他只是正在大大,所以不便回應罷了。害得我們白擔心一場,當然也不會讓他這麼舒服的大大啦,所以我們強烈要求他先開了門鎖,讓我們先進房。

白擔心了一場後,透過肥雞的憶述,原來他回到房後看到某電視頻道正播放著星際爭霸比賽,當然要聚精會神地收看啦,可是看了一會兒後便睡著了,才久久沒有落樓。星際爭霸比賽有甚麼好看?為免令一大班不玩遊戲機的乖仔乖女感到納悶,不在這裏詳述了,反正要寫的在名信片中也寫過了。

我已經到達五星級麗花皇宮亂打DMZ購物風山水起泡菜國豪華團的第一站--首爾啦!

首先簡介一下今日的行程,原來計劃早上到韓國觀光公社走一趟,不過肥雞及我都要重新執執背包的東西,所以最後都是去到首爾才算。在乘搭東涌線時意外發現它的列車比機鐵的行得還要快。

約一點左右到達機場,完成check-in手續後到漢堡王吃午飯,甚麼是漢堡王?漢堡王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Burger King,大鄉里出城的我還是今天才知道。據肥雞說,外面所有漢堡王都倒閉了,只剩下機場這一所,所以很想去試試。我滿腹疑惑的問:「韓國不是有很多所漢堡王的嗎?」「你不是想去到韓國還吃漢堡王吧。」肥雞雄心壯志的回答。關於食,有肥雞在身邊就好比遇上蔡瀾一樣,根本不用愁。之後到禁區候機,上機前見到美軍軍機訪港,立刻拿出相機替它拍拍照。

入面真係有美軍ga~
FujiS8000fd_2008_0401_150415.JPG

望望架機係乜野型號先,o殊!可能係國家機密黎ga~
FujiS8000fd_2008_0401_150657.JPG

架機遲左半個鐘先起飛,班乘客等到傻左~
FujiS8000fd_2008_0401_150832.JPG

上機幸運的抽到窗口位,卻不幸的坐在Gucci黨的前方位置。Gucci黨的特徵是滿身都是Gucci,連行李架、大脾位等全都放滿了Gucci,若生得短小一點恐怕就被Gucci海活埋。正因為她們四周都是Gucci,我們想把椅子調較後一點,她們也露出叫苦連天的樣子,唯有坐直一點來可憐她們一點。早知聽聞泰航的飛機餐很不濟,在零期望下嘗試又算不俗,特別是甜品生果撻很美味,整體質素算是中上。在機上得到肥雞老師(他不許我叫他大師,唯有叫住老師先)指點,學了少許攝影技巧,給各位分享相片時就可以讓大家少吃一點苦。

o係d烏密上面影個天係靚d~
FujiS8000fd_2008_0401_160948.JPG

再來一張拎走左隻機翼先影既(空姐:你想墜機嗎?快d砌番隻翼上去ar!)
FujiS8000fd_2008_0401_161000.JPG

韓國果邊好緊張d衛生,係咁質問我地既健康狀況。
FujiS8000fd_2008_0401_171703.JPG

隔離架機同我地鬥快。
FujiS8000fd_2008_0401_173947.JPG

去到黃昏先肯砌番隻翼上去。
FujiS8000fd_2008_0401_175712.JPG

肥雞訓到好似死左咁款
FujiS8000fd_2008_0401_180303.JPG

四小時後終於到達煙艙了,Alvin比我們早兩小時到達煙艙,作為先頭部隊的他早已摸熟了煙艙的環境,讓我們少走很多寃枉路。我們找不到租/買當地sim card的地方,SK的櫃台職員說可以為我們淨租電話,結果我們就租了那個比較舊款的摺機,只需插入我們的sim卡就可以用,還可以保留電話號碼,盛惠W1300/day。及後Alvin及我都很疑惑,其實直接用回我們的3G電話及sim 卡是不是一樣可以在當地打電話呢?

煙艙換電視,將d唔要既堆晒係度。
FujiS8000fd_2008_0401_195329.JPG

「依度唔比影相ga bor。」職員走過來嘗試阻止我們拍照。肥雞一邊向職員介紹這裏的美,大師一邊繼續拍照XDDD。咁靚既地方不准拍照是有點兒浪費的,大師願意替你們拍照是在你們的臉上貼金呢。
FujiS8000fd_2008_0401_20012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1_200137.JPG

購了張AREX W3100車票到金浦,其間在便利店買了張平價版的T-money,再乘升降機到月台。這裏的升降機效率比港鐵的高,也沒有煩人的廣播及刺耳的警告聲。月台空空如也,我們便隨意在那裏合照。約十分鐘後列車便到達了,我們傻呼呼的在某幕門前等候,才發現列車比月台短很多,唯有像在柏林時跟著列車走。AREX車廂內的路線圖很仔細,會以顯示燈的數目仔細列出各站的距離以及已行走的距離,香港的鐵路應該好好學習(但聽說港鐵的車廂是來自韓國的)。列車座位的底部供應著無窮無盡的暖氣,雖然跟倫敦一樣一開車門,冷風就急不及待的湧進來,但很快便被暖氣中和了。之前網友們說過韓國的鐵路車站設計不善,有時候列車的行駛方向不同,入閘的位置也不同,不幸入錯閘便要模仿巴黎人跳閘。歸心似箭的我們第一晚就遇上類似的情況,本來打算先到金浦機場預訂機票,可是在金浦很順路的出閘後才發現除了轉車到首爾市中心外就別無他選,乖乖的我們拖著重重的行李就在兩閘之間的通道傍惶著,幸得路過的職員好心的用職員証替我們開路,並帶領我們到正確的閘口。在金浦車站到金浦機場之間有一條隧道連接著,赫然見到這條長長的隧道有五條長長的行人自動扶手電梯連接著,衝過這五條電梯已經是十時許,機場的航空公司櫃檯早已關掉了,唯有先行到旅舍再算。坐了廿二個站到達目的地鐘路三街站,原本預期鐘路一帶應該比較旺,可是事實時一入夜那裏便水靜河飛,連七十一也關門了。鐘閣的橫街窄巷頗多,街燈卻少,問過周圍的途人也沒有人知道這間HolidayinKorea在哪裏。幸好遇上一個熱心的美國人帶我們到Banana backpacker,再從那裏得知HolidayinKorea的正確位置,我們終能有地方可以睡,幸好我們之前決定不「賣甩」Alvin的乘搭四月二日才到達的飛機,晚上在首爾很容易迷路,失散了又不易找得著。

連搭廿二個站,到了鐘路三街地鐵站。
FujiS8000fd_2008_0401_222812.JPG

鐘路三街的夜景。
FujiS8000fd_2008_0401_22282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