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lunch’ tag.

第三類接觸二

一上班就收到fafa的電話,因傷無法出席下午的飯聚,唯有改天再吃。

趁空檔到新昌茶餐廳試菜。

其實小弟一早已經被新昌茶餐廳的懷舊裝修吸引住,可惜這間茶餐廳很早就關門,所以每次路過都只能望門輕嘆。生於數碼年代,這類裝修已經很少見了,再過多幾年,恐怕只有在王家衛的電影中重遇了。

一進店內,刮目相看,環境衛生比想像中好得多,一點也不像以前茶餐廳。看看餐牌,為甚麼都不是幾廿年前的價錢?是自己太一廂情願吧。

叫了一個常餐吃,「雪菜腿絲?」,第一次見,試下先。侍應上菜速度超快,來不及遞上刀叉,那碟雪菜腿絲通粉就到了。d雪菜唔知用咩炒過...係其他地方食唔到...腿絲沒有肉絲般咬口,但味道清新一點,算是不錯的配搭。火腿奄列油了一點,但包得很好。裏面的火腿用碎切,咬下去後火腿不會掉出來,是很聰明的做法。奶茶茶味很濃,對討厭奶味的朋友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下次可以推介fafa來吃。

對不起,在時序上有少許混亂,事關剛剛記起有些重要事情要記下,請多多包涵。(為甚麼早前可會忘了這樣重要的事情?Well…)

中大終於有場,所以這個星期六回到中大去。自港鐵成立後第一次搭港島線轉將軍澳線轉觀塘線轉東鐵線及搭東鐵線轉觀塘線轉將軍澳線轉港島線,卻忘了計算一下到底節省了多少,有點失策,下星期六要再看看。經過校巴站時見到校巴站增設了逸夫專線,不過好像是跟以往去逸夫的校巴路線一樣,分設車站的原意大概是希望在往新亞及逸夫的校巴同時到達時,出現了不是往逸夫的同學擠上了往逸夫的校巴,使往逸夫的同學望著吉的往新亞校巴時只能望門輕嘆的情況吧。在午飯時間到眾志堂,跟阿姐買飯的人龍依舊是長長的,靜靜站在一旁的買飯機卻沒有人理會,記得以前見過有人在這部機前玩得興高采烈,阿姐已售出數十張飯票後,那班買飯機前的師弟妹還在買飯機前議論紛紛。難得今天沒有人用,趁那裏沒有人知道小弟是工程學院畢業生的情況下大著膽子碰碰這部高科技電子產品,就算未能成功操作也不會被取笑o麻。平日買飯是向阿姐說出飯名然後付款,這部買飯機卻只有代號及價錢,卻沒有飯名,令小弟躊躇了一下。幸好小弟有在眾志堂四年的買飯經驗,合起雙眼也背得出甚麼飯會是甚麼價錢,加上餐牌上清楚列出以往小弟沒有留意的飯的代號,不會一分鐘就成功買票了,真方便,會到眾志堂買飯的同學都可以試試啊。記得有同事說過十分享受在日本時這種自助的點菜方式(又是日本= =),如果讓她知道中大也有這樣的服務,一定很興奮呢。

晚上又是獨自到眾志吃飯(其實有沒有同學仔會在星期六晚仍會在中大呢?有的不妨告訴小弟啊。),經過半人的掙扎,眾志的頹飯終於重出江湖了!這裏的頹飯當然不是指那些難吃的肉碎,而是傳統餐腿腸蛋的配搭,而且今次是四併呢!如果可配小弟最喜歡的粟米汁就更好了。

今日是小弟bio hazard破關九周年紀念,回家後一定要破多一次慶祝吧

中了Grace 的咀咒,今天開始重過帶飯的生活。

講開吃飯,這間公司有很多奇怪的政策。在午飯前一小時,會有專人(娥姐)為同事叮飯,確保每位同事可以準時開飯,無需在微波爐前呆等;在午飯前一小時,公司亦有專人(na姐)為同事們訂外賣,介時會有廣播通知,同事們便會蜂擁到na姐位置旁選擇餸菜;另外,公司pantry 的洗碗盤是不準許洗碗的,要洗就要入洗手間洗,哪麼pantry 的洗碗盤還有甚麼功能呢?到目前為止,這仍然是一個--謎

今天還發現了公司除了有彈性上班時間外,還有硬性下班政策--當所有擁有公司鎖匙的同事都要離開時,公司所有同事都要立即下班,所以今天只工作了八小時,實在太高興了。

難得在新蒲崗工作,當然要約被遺忘了的Gavin一起吃飯。聽說他對自己的工作不太滿意,不過差不多所有初出來社會工作的朋友都會對自己的工作都有怨言,想這是必經的階段吧,最緊要是要學會怎去面對對,偶然轉轉工作環境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至少可以認清哪些是公司的問題,哪些是自己奢侈的期望。

差不多放工的時候,自己team的同事們忽然聚在一起討論工作進度的問題,討論了足足一個小時有餘,討論要旨在於定立工作計劃時應該以準確為大前題,還是應該預留一點「走戔」時間,在教城可不會有這類型的討論,有時候不如繼續寫code吧。可能因為之前沒有計算我的加入,所以工作進度忽然又快了,唯有靠這些討論充一充時間來meet schedule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