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mtr’ tag.

今晚時運高。
話說我放工時急急腳溜到圖書館,又急急腳離開,急急腳的走到黃大仙港鐵站乘車回家。當列車到達油塘站時,眼巴巴看著對面月台的列車緩緩離開。呆呆的等到第二班列車,回頭卻看到那班呆呆的乘客仍是呆在那部呆呆的呆在月台未離開的列車。當我到達太古站時,聽到廣播說觀塘綫因為電力故障,所以會受阻十五分鐘,即是說那班呆呆的乘客己經呆在呆呆的呆在月台上的列車裏十多分鐘,預計還要多呆十五分鐘。回到家洗過澡吃過飯看過書差不多到十時時,聽到新聞說觀塘綫觀塘至調景嶺一段的服務仍未恢復。如果我走慢一點趕不了那班車,也許現在仍在呆呆的跟那班呆呆的乘客呆在呆呆的列車車廂裏發呆,你說這算不算說得上時運高?

不知各位乘搭港鐵的旅程中會做甚麼?沒有NDSL又怕乘車時閱讀會傷神的小弟首選是睡覺,其次是留意同一車廂裏的人。新公司(其實不算新了,小弟在這裏上班已有半年了)有彈性上班時間,工作沒有舊公司這麼繁重,睡眠比以往充足,所以多了時間留意同一車廂裏人。以前聽陳百強的<幾分鐘的約會>總覺奇怪,奇怪地鐵裏班次頻密,怎可能每天都跟某某在車廂裏遇上,除非雙方都是準時怪。現在多了時間留意同一車廂裏人,雖不致於天天相見,但小弟已經開始認得某些過客,也許她們就是陳百強心中的愛神,只可惜小弟生於這錯誤時代,就只能讓這浪漫的愛情故事停留在八十年代裏。

早上乘搭港鐵去獅子山時發現了對面坐著一個生電王,幸好她不是集中火力向小弟放電,要不然小弟將會是自港鐵成立後第一個在車廂內被電死的人。幾分鐘的無聊地統計著她的眨眼次數,在小弟兩次眨眼之間,她最少的一次也眨了五次眼,從此估計她每天的發電量最少是小弟的五倍,也許應該介紹個眼科醫生替她檢查一下。

對不起,小弟現在要把大家拉回正題了。原定十時上山練習,因為小弟貪睡及懶洋洋的性格,所以十一時三十分才到達。但原定三時便離開,但剛剛想離開時看到統理剛剛到場,於是陪他們練習到五時三十分,比原定計劃多練了一小時,可喜可賀。

因為晚了離開,連累之後晚了到達長沙灣港鐵站集合,準備出席計工同學的飯聚。Carrie剛剛跳完舞,辛辛苦苦趕過來探望我們,還細心的準備了蛋糕來為摺龍及Tom慶生,實是感動。自離開大學以後,小弟的記性越來越差,Carrie攜同妹妹Stephanie來,但不幸成為小弟繼Candy後第二個第三次見面也不認得的人,不知將來重返校園時這差勁的記性會否為小弟帶來無限的痛苦呢?是次飯聚知道各人工作生活還是很穩定,廣華更獲加薪百分之十,可喜可賀,相比之下小弟工作接近兩年也從未獲得加薪,服務的公司倒轉過一次

離開時剛巧跟Stephanie同路,談了一會工作的事。也許我們這一代在溫室生活慣了,在溫室裏看到外面的繽紛世界,既想出去闖闖,但又害怕被外面碰上釘子。這時候小弟總是會很「壞心腸」,給大家六大理由及對策去鼓勵大家勇敢的走出去,一來外面的世界比溫室裏可愛得多;二來外面這麼大,對這一個地方不滿可以走到那一個地方,總有一處是你覺得滿意的;三來就算找不到一個比溫室好的地方,只要之前彼此保持良好關係,返回溫室一般都不困難,而且更會懂得珍惜溫室的好;四來現在大家都是有氣有力、年輕力壯、健康活潑兼比較輕的家庭負擔,是人生中最有本錢去外面碰釘子的時機,若現時不出去,以後一輩子也很難找到一個更好的時機;五來香港福利這麼好,就算找不到工作也可以申請綜緩加公屋,生活節省一點也足夠過活;六來萬一十分不幸,在外面找不到任何生存空間時又不能返回溫室裏但又不想領綜緩之餘又想過奢華生活,還有最後一著--娶個有錢女或嫁個有錢人,做點小生意當個豪氣的闊少爺或提早退休做個幸福的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