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news’ tag.

「沙田區有家長不滿派位結果,認為所派學校非前三志願,距離住所又遠,影響子女學習,家長王太說,她居於沙田圍,但卻獲派沙田第一城附近的學校上課,覺得子女好慘。」(星島)2009年6月7日 星期日 06:30

Advertisements

(明報)12月17日 星期三 05:10

【明報專訊】本港大學的宿位一直嚴重短缺,即使非本地生亦不能保證3年「全宿」。中文大學新一期《大學線》揭露中大學生為求增取足夠分數住宿,絞盡腦汁奇招盡出,例如虛報地址、自組「空殼」學會擔任主席「騙宿分」等。立法會 議員張文光 坦言政府的空置宿舍正在養老鼠,建議政府撥為大學宿舍。

根據今期《大學線》報道,中大共有1.6萬名本科生(中大指本地本科生有1.1萬人),但只有5100個宿位,在供不應求下,校方實行「宿分制」,分數愈高入宿機會愈大,居住地點、課外活動參與度等都能增加宿分。《大學線》指去年畢業於工程學院的李同學,入學時加入「超意識學會」,自動請纓做主席並連任3年,因學會主席可增加8個宿分,即使他家住火炭亦能3年「全宿」。李稱,為成立「超意識學會」,他曾向朋友借來其他學會的會員名單交給學生會。3年來,他都是向學生會繳交同一份活動計劃書及財政報告。

政府空置宿舍倡闢大學宿舍

另一名家住馬鞍山的中大學生阿嘉(化名),向校方申報外婆將軍澳 的住址後,即符合要求取得宿位。

張文光今日將在立法會向政府提出建議,將空置宿舍改為大學宿舍之用,他透露曾與港大校長徐立之 討論方案,對方亦認為可行。

資料來源: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1216/4/9rqo.html

其實我好想知道,明明大學線成篇報導都是說中大宿位不夠,但張文光卻跟港大校長討論解決方案。

IE瀏覽器揭嚴重漏洞 專家籲暫停使用
(明報)12月17日 星期三 05:10

【明報專訊】微軟 IE瀏覽器近日被揭存在嚴重安全漏洞,令電腦易遭黑客入侵,至昨天仍未修復,互聯網專家建議電腦用家最好暫時轉用其他瀏覽器,直到微軟發布修補程序。

黑客可瘋狂傳播木馬病毒

互聯網專家說,IE瀏覽器這個保安漏洞,令黑客有機會透過暗藏惡意程式的網頁,瘋狂傳播木馬病毒,控制受害者的電腦。防毒軟件公司表示,這些惡意網頁主要出現在中國,黑客通常藉着它來盜取用戶的網上遊戲密碼,但也可以用來盜取銀行戶口密碼等關鍵個人資料。趨勢科技(Trend Micro)安全專家費格森便說,該漏洞有可能被黑客用於經濟犯罪,更加令人擔心。

目前已出現多個針對該漏洞的攻擊程式,並已在網上擴散。微軟日前已正式在官方網上發布公告,確認IE瀏覽器有嚴重漏洞,有關漏洞更存在於所有版本的 IE瀏覽器當中,即從IE 5.0版本到IE 8 beta 2版本都受到影響。微軟表示將繼續監測此漏洞的安全威脅,可能在下月安全更新或根據客戶需要,額外發布解決方案。

美聯社

資料來源: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1216/4/9rs3.html

(星島)資優生控訴港教育扼殺天才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話,我們應該問問:為何為人師表可以這麼無知?更離譜的是為何校長也是如此?

但是在批評他們前,我想先問問,星島這則報導是否真實?

要是手癢癢的去查證,可以多找幾份報紙看看,看看他們是否口徑一致。

可惜到現時為止還未能在其他報紙找到相關報導。

明天就開始返一日放一日返兩日返兩日返一日放一日
不過再下星期就連續兩個中期考試

今晚派第二份功課,同學們明顯地沒有這麼好心情把功課弄得像第一份精美,但放面第一份功課的同學都幾可憐,全班都知道他得到全班最低分的九十八分,如果一拉curve之後肥左都幾可惜,還好小弟到第二份功課後還未失分。

回家途中發現疑似光頭仔的背影,不論是髮型、身高、聲線等都非常相似,只是印象中真正的光頭仔應該更大隻一點。吸取上回差點認錯tom的教訓,今次可沒有這麼笨的衝上去相認。

傳說在射箭比賽前,請對手吃M&M可以影響他們的表現,原來是真的~

回到家剛剛好可以看蘇Good。看蘇絲黃主持節目跟聽劉天賜等名嘴節目一樣都是一種享受...只要他們不談一些你熟悉的事宜。看蘇絲黃煮飯ok,但講講煮飯為甚麼要講講老花呢?一講就露了底,把老花說成眼球肌肉問題。說練習望遠望近可以防老花都算了,說練習眼球上下左右打轉來訓練眼球肌肉可以防老花,就跟當年講東講西談電腦時代時主持人說自己一分鐘打六十個字、十分鐘打六百個字、一個鐘打六千個字以及堅稱自己用開windows 93一樣可笑。要知道老花是眼內晶狀體的彈性減低的問題,跟貼著眼球控制眼球轉動的肌肉毫無關係。

印尼驗出超毒M&M’s 同產地朱古力港有售 幼童吃數粒可致腎石
(明報)9月29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三聚氰胺毒奶遺害愈揭愈厲害,暢銷全球的國際知名朱古力品牌Mars,旗下M&M’s三款朱古力和Snickers,以及卡夫出產的Oreo朱古力威化條,均被印尼 當局驗出極高濃度的三聚氰胺,其中一款M&M’s牛奶朱古力三聚氰胺含量竟達856.3ppm,成人吃一包已超出安全標準,3歲幼童甚至吃數粒已有生腎石危險。

令人關注的是,印尼驗出上述各款問題朱古力,生產地和公司資料,均與本港市面出售的同款朱古力完全相同,有關化驗報告早於27日(周六)發表,但本港食物安全中心 截至昨晚仍只表示「會與印尼當局跟進」,未就本港市面同款朱古力需否停售、市民應否停吃等作回應或指引。

超市惠康 和百佳 均表示,正向食環署 跟進事件,等待當局提供資料和指引,暫未能作回收或下架決定。

被印尼食品及藥物監察機構(BPOM)揭發三聚氰胺含量驚人的奶製食品,全部均註明由內地生產,包括Oreo Wafer Sticks(蘇州生產);M&M’s牛奶朱古力、花生朱古力和迷你朱古力(北京 生產);Snickers(中國生產);以及由上海 冠生園出產的大白兔奶糖,三聚氰胺含量由24.44至945.86ppm不等。

Oreo同驗出 成人吃一包超標

據食環署引用的美國 食物及藥物管理局標準,三聚氰胺每日可容忍攝入量,為成人每日每公斤體重0.63毫克,3歲以下嬰幼則為每日每公斤體重0.32毫克,以此計算,一包重90 克(5條裝)的Oreo朱古力威化條,含有32.94毫克三聚氰胺,50公斤成人吃一包已超標,重10公斤幼童吃半條也有危險。

Snickers 幼童吃3包或出事

含856.3ppm三聚氰胺的M&M’s牛奶朱古力毒害更驚人,一包48克重朱古力,竟含41.1毫克三聚氰胺,成人吃四分三包已可出事,幼孩甚至吃數粒也有機會生腎石。Snickers三聚氰胺含量相對低,一包59克重的朱古力約含1.44毫克三聚氰胺,但幼童一日吃3包可出事。

經過一夜翻雲覆雨,今天依然要上班。

昨天還在「取笑」那班教育界的未能受惠於颱風早放,今天趕回公司途中眼巴巴看著他們有假放,明顯是自作孽。

今早睇新聞睇到很多地方海水倒灌,浸死了很多海鮮,當中包括很多貴價深海龍蝦,那隻龍蝦一定很後悔當年取笑批中牠是浸死的那位相士。

昨晨在漁護署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內死了約900條走私水律蛇或許是件好事,若牠們不死,今早可能便會有大批水律蛇在馬路上橫行。

近曰三聚氰胺事件鬧得熱烘烘,但中午蒙牛倒升超過7%,同事們亦一於少埋,每天照喝維他奶。今天更有同事請我吃了一支雀巢鳯仙雪條呢,希望明天不會出現在出事名單內吧。

借友人的友人soso設計的T-shirt應應節。為保護作者的網誌被大量陌生人入侵,請恕小弟未能在這裏貼上,如作者想小弟貼一貼,不妨通知一聲。

33

報導完奧運消息,暫時休息一下。

奧運其間有兩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俄格開戰,由於地點太遠不詳述了,總之直覺覺得雙方無個好人,格國比較傻而已。

第二件事是嘉禾大廈大火,兩消防員殉職。也不詳述了,有興趣的話自己睇報紙。

消防員很偉大、消防員很偉大,他們未死之前都已經知道了,無人反對,不必長氣了。

有住客「聲稱」認得其中一個消防員就是給他們氧氣的那一位,但我就不信在危急關頭一個濃煙密佈的火場裏隔著氧氣罩可以辨認出消防員的樣子。正如給我看一看報紙清晰的大頭相,隔日給我一張他們的大合照,要指出誰是殉職消防員,每個都是這麼健碩靚仔,鬼認得到。

又有人「傳」他們兩人聽到氧氣筒咇咇聲,即是即將沒有氧氣,他們仍把氧氣分給住客(其中一個是阿婆),結果他們被活生生焗死。我就不敢信。第一,如果那位消防員真的在氧氣筒咇咇聲的情況下把氧氣分給阿婆,阿婆因而獲救,即是阿婆在十分鐘內被其他消防員發現,如果那位消防員仍陪伴著阿婆,那麼他好應該在差不多時間被發現,何故是在一個半小時後才被發現?如果那位消防員把氧氣筒給了阿婆後走開,阿婆在十分鐘內被其他消防員發現,他卻在一個半小時後才被發現,好明顯就是在等待救援其間,他遺棄走到了一個比阿婆更難被發現的地方,是一個判斷錯誤,兩個消防員精英都做這一個錯誤的機會很微。比我做他,自私一點可以先行落樓call backup,偉大一點是背著阿婆落樓call backup,如不能離開,都會留下陪阿婆等backup,斷不會留下氧氣筒,自己繼續搜索住客吧。如真的是這樣,這不是偉大,這是傻。

胡扯一輸後寫寫近況,星期三第一次學人打棒球,想不到樂富有人免費教球,真好。意料之中球非常難被擊中,教練抛了五次球給我也全數打空。之後跑去當外野手,高空球真的很高,高得難以判斷球落下的地方,結果只有追球的份兒。第一次用手套接球的感覺很奇妙,奇妙得好像從沒有接過球一樣(可能我實在接得太好了),害得我接到球時還左顧右盼,都不知道滾到哪裏去。

愛迪生事件有幾熱?看看yahoo人氣版就知。在五十一則條目中佔了四十九條,人氣率高於百分之九十八,比我隻Boss Keung的單挑得勝率還要高。能夠在愛迪生的強勢下苟然殘存的兩條條目分別是國際大新聞--「程翔獲假釋」以及已經不再是新聞的「沈肥肥再度入院」。

也許每天報章頭條都是關於股票金融是十分沉悶,也許地鐵車廂四處都是衛小姐是十分煩厭,但我可寧願維持現狀,也不願回到四五年前的景況。

五年前的香港是怎麼樣?我已不記得了。即使談不上繁榮,也總算是安定。可是在不遠處的廣州,就開始爆發一種奇怪的疫病。半年後該疫病駕臨香江,沒錯,那就是差點把香港變成一座死城的SARS。重溫當年社會應付SARS的故事,一幕幕醫生們對抗SARS的事跡,總是讓我眼眶濕濕的。如果只可以用一種顏色的筆去描寫這段歷史,我想,我只會選擇用灰色。


2月21日,一名染病的中國內地醫生來港,後來到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求診,疾病傳染給大批醫院的醫護人員,尤其是8A病房。該醫生於3月4日不治去世。

在3月,政府規定所有學校的學生及教職員在學校內都必須長期佩戴口罩。所有人在進入學校之前,都必須先行量度體溫。任何教職員假若有發燒或任何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狀,都必須立即請假三天。

3月20日,越南和香港的多家醫院只有半數員工正常工作。

3月25日,葉欣病逝,成為第一名殉職的醫務人員。葉欣是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島分院急診科護士長,她殉職使醫護人員人心惶惶。

3月28日,香港政府宣佈從4月開始全港所有學校停課,直至5月後旬才開始復課。

3月29日,Carlo Urbani病逝。Carlo Urbani是首個確認SARS為一種全新疾病的醫生,他本是無國界醫生義大利分會的會長,獲世界衞生組織聘請,派駐越南河內對抗當地的傳染病。他在2003年2月接獲越南法國醫院的電話,指一名男子出現肺炎症狀,並在5日內惡化至需要靠機器呼吸,其後該病毒擴散至全醫院。他在這些病者身上發現了SARS病毒。可惜,他自已亦受感染,於3月11日病發,並於同月29日病逝,享年45歲,留下結髮妻子及三名兒女。

3月31日,淘大花園E座已經有超過100人受到感染,香港政府宣佈隔離該公寓。

4月1日,美國政府召回了所有駐香港和廣東的非必要外交人員及其家眷,同時警告美國公民如非必要,不要到廣東或香港訪問,瑞士政府也禁止香港廠商參加即將舉行的瑞士鐘錶展。

4月16日,武警北京總隊醫院內二科主治醫師李曉紅病逝,享年28歲。

4月19日,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傳染病科黨支部書記、主任醫師鄧練賢病逝。

4月22日,新加坡中央醫院血管外科顧問醫生趙光灝病逝。

4月24日,山西省人民醫院急診科副主任梁世奎病逝,享年56歲。

4月26日,劉永佳病逝,享年37歲。劉永佳本是香港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護士,懷疑因為替病人插喉而跟謝婉雯一同染病。

4月27日,北京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王晶病逝,享年31歲。

4月28日,高雄長庚內科醫生林永祥病逝。

5月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理長陳靜秋病逝。

5月3日﹐台北和平醫院清潔環保員陳呂麗玉病逝。

5月1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士林佳鈴病逝。

5月13日,謝婉雯病逝,成位首位公立醫院醫生因搶救SARS病人而殉職。謝婉雯於草根家庭長大,1992年醫科畢業,在屯門醫院服務。她的丈夫亦是醫生,但後來因為癌症逝世。2003年3月,屯門醫院接收了三名SARS病人,但院內胸肺專科醫生不足,她自願由內科病房轉到SARS病房工作。懷疑因為替病人插喉而染病。她在4月3日留院治療,4月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5月13日凌晨四時因搶救無效而逝世,享年34歲。於同日,北京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主任醫師,急診科副主任、急診科黨支部書記丁秀蘭亦病逝。

5月15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醫生林重威及台北消防局第三救災救護大隊延平分隊救護隊員郭國展病逝。

5月16日,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護士鄧香美病逝。

5月18日,台北和平醫院護理部副主任鄭雪慧病逝。

5月27日,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護士劉錦蓉病逝,享年46歲。

5月28日﹐台北和平醫院護理書記楊淑媜病逝。

5月31日,香港威爾士親王醫院護士王庚娣病逝,享年52歲。

6月1日,香港大埔醫院醫生鄭夏恩病逝,享年29歲。

6月13日﹐台北和平醫院醫檢師蔡巧妙病逝。

以下是當年的新聞片段:

董建華記者會、關閉泳池

(明報) 06月 05日 星期二 08:30PM
台灣 一名5歲女童上月底,嘴裏含筷子在家童奔跑時跌倒,筷子口腔插入,經過鼻腔,直達前腦,最終不治。

警方的調查指出,該名女童的姊姊當晚在家中客廳吃麵,順便分了一碗、並拿了雙筷子給女童,當時雙手各拿一根筷子的女童,先跑向臥室找媽媽,後來看到媽媽在擦地,就又跑回客廳,奔跑途中一時沒有站穩,被自己的拖鞋絆倒,不小心跌了一跤。

警方表示,由於奔跑時女童將筷子含在嘴中,且是正面朝下跌倒,導致拿在右手、約廿公分長的木製衛生筷,就這樣插入女童嘴裏,被送往醫院。

醫生表示,該木筷插入女童嘴裏後,直接穿過鼻腔,穿刺到前腦,雖已緊急拔除,但仍引起腦水腫現象,觀察多日後,昨天凌晨因腦穿刺傷不治傷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