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raining’ tag.

2009.06.26(五)

請了半天假到石澳玩,雖然這叫做Work Life balance,雖然這叫做享受人生,但放工時老細問到下午會去哪兒,總是不敢正面回答的說去玩,雖然知道即使這樣回答他也不會介意,但感覺總是很邪惡似的。

第一次下著雨也去海灘玩(今次仲要打風),乘車時遠遠看到石澳時就知道這個決定是沒有錯的,浪濤拍岸襯上遠方的藍天白雲實在很美,有點後悔沒有帶照相機來。

本來買了了兩塊浮板準備游出浮台玩,雖然浮台有如海盜船般搖晃,雖然海浪有一個人高,雖然救生員不斷呼籲人們不要下水,但是完全沒有動搖我們出浮台的決心。更衣其間聽到那顆救生員鐘沒間斷的響,看到救生員哥哥一而再的跑出海,我們都是決定在海邊浸浸腳、衝衝浪算了

衝浪是一堂寶貴的環保課,我們一邊衝浪、一邊點算衝到腳邊的垃圾,基本上每一個浪都帶來不同種類的垃圾,例如膠袋、膠條、繩、杯麵、飛碟、血滴子、浮床、人等等,不勝枚舉,唔該各位香港人唔好掉咁多垃圾入海好不好?

下課後到銅鑼灣跟其他走堂的匯合吃飯,在正價時段到稻香打邊爐是有點兒貴。

2009.06.27(六)

「沒甚麼輸不起的!問心,可曾有人記得我當年出過唱片?大家只記得我出版《 Yes!》賺大錢,就如米高佐敦,復出打巫師試過一場只得二十分,但大家只會記得他效力公牛隊如何威風八面」-- 蘋果日報<出版之路 蝕都要做

前天倪震訪問,昨天深深感受。若不是MJ走了,今天我也不知道原來還有這麼多人喜歡他。

MJ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外國歌手,從小已懂得哼幾句他的名曲。

十多年前爸爸買了張MJ的VCD,封面很浮誇(後來翻查應就是Dangerous的封面),收錄了多首MV,這是我第一次看MJ 的MV,非常神奇。最深刻的是 “Remember The Time”,至今仍不知道沒有CG的幫助下,MJ怎樣可以化作一堆金沙捲來捲去呢?

約十年前看郭富城在大球場的舞台上表演anti-gravity lean,嘖嘖稱奇,直到現在也不知道是怎樣做,原來這下anti-gravity lean又是由MJ創作,MJ的舞步總是很破格,如果這個世界沒有MJ,這個世界也許永遠不會出現這種舞步。

MJ離開了,新聞中看到一群群青年人擁上街頭,跟MJ往昔在MV中登場時的情景不謀而合。

有網友將看MJ演唱會列為人生其中一件很想做的事,可惜這一欄現在就要給刪掉了。買了倫敦演唱會門券的話該怎麼辦?難道要找個懂英文的神婆問米?Oh no~

2009.06.28(日)

昨晚仍在下雨,但因為早前約定今天要拍隊照,所以都有相當多人出席練習。

今天我們訂了獅子山場練習,由於連日大雨,積水處處,奇怪的是訂場不包括使用場內用具,包括用來疏通積水的耙,這些東西都是用密碼鎖鎖在鐵籠裏。區區一個鐵籠又怎會難倒我們這班大男孩呢。古時有大禹治水,今日西九也會治水,開鑿了一條引水道後,本是一片澤國的球場只剩下一片片小水窪。不過最後我們都是決定在另一處沒有水窪的草地上set場

雨後為何還是雨?我們還是提早退。可憐遲來的隊友如Jerry來到只有淋雨的份兒,隊照唯有改天再拍了。

2009.06.29(一)

原來星期三就七一了,即是放兩日返兩日放一日返兩日放兩日的日子又來到了,真高興。

報紙上仍是MJ的新聞故事,清楚了他很多成名之後的故事,在台上充滿王者風範,在台下卻是弱不襟風;從小缺乏父愛,名利相收後仍沒有人瞭解他;他愛世人,卻不斷受身邊的人苛索利用;賺到的錢富可敵國,卻對金錢毫無概念;身心都糟透了,人們卻只關心他的演出。一個傳奇人物,倒頭來也只是一個可憐人。

2009.06.30(二)

一份報紙,如果只讓我看其中一版,娛樂版可以不看,財經版可以不看,體育版可以不看,港聞版可以不看,國際版可以不看,哪管是MJ之死、綠色革命、六四紀念、歐冠在即、恆指大瀉、玉女結緍...

唯獨是生活名采不能不看。

陶傑在星期一至五的生果日報中都有專欄,亦是名采中最有名氣的一個,他時而幽默,時而挖苦、時而誇張、時而反諷,優美的修辭配上一針見血的觀點,很多時候都可以使人拍案叫絕,中學時的中文老師也常常引用他的專欄。

不過我更愛李怡的文章。

李怡寫的文章感情豐富,引用的文章更有意思,今天他就引用一篇網上短文教我們要放下

短文中有對老夫婦,老先生常說他太太是借回來的,他解釋說,世間的一切看似屬於我們的東西,其實只是借來的,例如我們的身體,頂多借我們用個一百年,就要入土為安,太太,頂多讓我們牽手六、七十年,也就莎喲那那啦,家財一個閃失就化為烏有。但這只是緣散了,他們本就不屬於我們的,限期到了就當歸還,重要的是,當擁有時要把握當下。

猛然醒覺,他朝我們失去了,是否值得去花這麼多時間來傷心痛哭呢?沒有傷心痛哭,又可不可是說是無情呢?也許MJ的父親最明白這個道理。

繞過了me世代的才子,愛上比me世代再老一輩的文章,本以為會顯得自己有點老氣橫秋,原來這證實了自己是we世代的人。

又想起MJ的身體被借用五十年後,看來久久也未能入土為安。

Advertisements

My twitter

Error: Please make sure the Twitter account is public.

My calender

September 2018
S M T W T F S
« Apr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