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ticket’ tag.

時光飛逝,轉眼又過多一星期了。

搭校巴時遇上久違了的David,眨下眼他都要畢業了,話時話我們很久也沒有組聚了。聚組兄弟姊妹們幾時再聚多次呀?

又一次傻呼呼的走到夏鼎基運動場才知道沒場練習,原來會考的足球項目是到中大踢球,而踢球的考試是考比賽的,若是不好運的當是守門員,而敵方連射門的機會也沒有,不知會否因為全場未掂過那足球而肥佬呢?但如果這樣也可以合格的話倒很易碌wor。

早上收到肥雞的邀約到旅行社看機票,那不如更改行程匯合他吧。當今在沒有手機協助的情況下,要邀約一個不常致電又熱愛打高達的朋友A是頗困難的,方法是先致電一個常常通電話的朋友B找一個有比較多朋友電話而又跟朋友B相熟的朋友C電話,再致電朋友C找朋友A的電話,給朋友C少許找電話的時間後再打給朋友C領取朋友A的電話。約實朋友A的集合地點後乘車到該集合地點找公眾電話亭,再致電朋友A一次通知他可以開始從機舖走到集合地點來,任務便完成了,幸好這位朋友A不像其他熱愛打機、一打就不可收拾的朋友,不但願意在緊張關頭聽電話,而且願意在任何時候撤退,要不然我可要在街上呆站一兩句鐘。呆站的時候看到兩個穿著整齊的康x旅行社制服的疑似職員大模施樣的在人來人往的百德新街街頭的垃圾箱旁抽煙,在街頭抽煙並不是犯法,而且他們亦沒有隨地拋煙頭,但穿著制服的一刻就是代表著該組織,這樣做不會怕影響公司形象的嗎?

上回那張韓亞的平價機票在肥雞慘遭那職員寸聲下告終,這回又再重新找機票。在那旅行社門前徘徊了一會也不見那寸寸的職員上班,於是膽粗粗的再走入去,但原來一切都只是一個局。本在康泰旅行社問到一張泰航$17xx的機票,但走上龍祥時找到另一張$18xx的韓亞機票,而且回程時跟Alvin同機,不過是團體票,要等齊人先有,總覺得安全感不夠,萬一最後一天才通知我們成不了行,對打算早訂酒店的我們會有很大損失。職員介紹我們可以先訂貴價($24xx)的那張作後備,萬一成不了團也可以繼續行程,成團的話就取消貴價的那張票,但$2400一張來回機票有點兒貴,要買後備的話倒不如買泰航$17xx的那一張。最後我們決定先等一等,過幾天看看這張票兌現了沒有以及其他航空公司推出的價惠票。

約了肥雞及Alvin放工到銅記買機票,這回學乖了要早點上去逐家旅行社詢問機票事宜,多間都是得出華x那張優惠機票。本應離開的時候,多腳走入了最後一間較小較僻較靜的旅行社,問到一張韓亞的平價機票,不但沒有優惠期限,更可以跟Alvin坐同一班機,馬上走到老麥開會。決定了這五天大概的行程,也決定了明早就去購買那張機票。

首嘗老麥的足三両,吃過麥樂雞再吃過薯條再吃那將軍漢堡也只好乖乖讓路的足三両,果然不同凡響,吃了一半已感到少許飽肚,比倫敦那十鎊漢堡更份量十足,有機會要介紹給摺龍試試。

Andy、Kenneth生日快樂!

跟展大俠買飯,期間經過電器鋪,從展大俠口中得知剛推出了第二代環保充電池,碰巧我還未替新機買電池,下回到鴨記就要留意一下。

約了肥雞及Alvin放工到銅記買機票,眼見恆隆中心地下很多人排隊,勢色不對,因為那時是七時四十分,而東X遊八時就關門,於是沒等到他們來,就一支箭先上去排隊。果然沒估錯,肥雞還未到達東X遊就要關門了,只有正在排隊輪候的人才可以繼續等候直至到達櫃台前。跟櫃台哥哥格價一番後鐵定還是買那張國X$1580的機票,豈料他回覆說國x那邊早已關門了,下回請早(泣~)。他介紹了另一張較便宜但要在台北轉機的華航機票,但我都不知道保險公司敢不敢承保,聞說它每四年就有一宗空難,上一單正是二零零三年。

擲毫決定到沙嗲王開會,此終手頭上資料不足,只分配了少許工作,沒有為旅程定下甚麼成果。

跟過我一起吃飯的人大都知道我嘴叼得很,素來碗邊的桌上都堆積著大堆被我揀出來的「美食」,洋葱、韭黃等更是當中的常客。今晚被問及這樣吃東西的話都東南亞一帶會不會「冇啖好食」,答案當然不會。小時候比現在更嘴叼的我早就到過東南亞旅行,那時候媽媽會在自助餐中怒偷麵包替我在沿途充飢;十多年後到歐洲就高興得多了,因為可以光明正大的買麵包充飢,還有三位好朋友甘心情願地陪我;就算是幾年前重遊東南亞,在物價低廉下一餐也可以叫很多餸,當中總會有一兩碟是可以吃,而且不怕悶的我同一碟餸可以吃得很多,一定不會餓死,也許這就叫做本能吧。再說,我不吃的東西實在太多,多得連我自己也數不清,而且跟其烹調方法有關,就例如我很愛吃菠蘿及雪糕,就是不吃菠蘿雪糕;基本上我不吃洋葱及蕃茄,但夾在公司三文治或豬扒包或牛扒包的例外;又例如我不愛吃蛋糕上的原粒士多啤梨,但在蛋糕裏的士多啤梨切片卻吃多多也沒有問題。記得以前有張列表列出甚麼食物不宜與另一種食物一起吃,否則會中毒之類云云,列表複雜得很,而且未知是否可信,但執真執假,這張列表對我來說都是笑話,因為上面每項相沖的食物中總有一或二種我都不會吃的。結論是無論怎避,能完全避開所有我不吃的比中六合彩的機會率高不了多少,不過只要不是孤注一擲的只弄單項餸菜,就自會會找到喜歡吃的,所以大家不用擔心。記憶中近期就只有那次英國的西芹炒西芹事件及肉醬意粉事件出現過因嘴叼引起的尷尬情況(註:肉醬意粉事件的主角另有其人,我可是很愛吃肉醬意粉的(註:coffee corner的肉醬意粉(豬肉)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