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typhoon’ tag.

經過一夜翻雲覆雨,今天依然要上班。

昨天還在「取笑」那班教育界的未能受惠於颱風早放,今天趕回公司途中眼巴巴看著他們有假放,明顯是自作孽。

今早睇新聞睇到很多地方海水倒灌,浸死了很多海鮮,當中包括很多貴價深海龍蝦,那隻龍蝦一定很後悔當年取笑批中牠是浸死的那位相士。

昨晨在漁護署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內死了約900條走私水律蛇或許是件好事,若牠們不死,今早可能便會有大批水律蛇在馬路上橫行。

近曰三聚氰胺事件鬧得熱烘烘,但中午蒙牛倒升超過7%,同事們亦一於少埋,每天照喝維他奶。今天更有同事請我吃了一支雀巢鳯仙雪條呢,希望明天不會出現在出事名單內吧。

借友人的友人soso設計的T-shirt應應節。為保護作者的網誌被大量陌生人入侵,請恕小弟未能在這裏貼上,如作者想小弟貼一貼,不妨通知一聲。

33

Advertisements

放工先黎打風,唔通個風都唔鍾意我?只係早走得三個半鐘tim。

冒著被大樹壓死的危險走到黃大仙搭港鐵,你知啦,途經好多大樹ga ma,為的都是慳兩元。不過黃大仙見我咁神心,應該保佑我掛。生怕回家途中下大雨,所以一直跑回家,結果一回到家就下雨,你說是否很靈驗呢。

蒙牛跌左十二多元,收市只得不夠八元,應該是我目前為止所見過的最大單一跌幅。

不知會否繼雷曼兄弟後另一間倒閉的大公司呢?

如果明天繼續打風就好了,雖然就算回到公司都未有工作要做,上一個task過了兩日限期才完成,但下一個task還未來到。

13/8

因為颱風關係,原定星期五的會議改在今天舉行,全組除了最細的幾位(即是小弟等人)外均需出席,成班無皇管的小薯仔當然要作反。跟另一位Software Engineer Hannah閒談了一會。Hannah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很有趣,可以隨時倒轉來串的名字。因為他的外表及身形都跟他身後的ger ger 很相似,所以最初以為是ger ger 級人馬之一,誰不知他是全組最年輕的一位,只比我大五年。

趁此難得的機會,史無前例的在MSN同時跟七位朋友聊天(我知道在坐很多讀者平日用MSN最少都不會只跟七位朋友聊天,請不要在此取笑我)。一方面得悉很多朋友剛從外地回來的時候,另一方面很多朋友亦將要走了。記得中學時聽到某某要去某地時是很大的一件事,又會送卡送禮物再跟他餞別,今時今日出國已經變得十分平常,有時候某某走了後再回來,我仍是茫然不知呢。

因為實在太多朋友出國,如果每個人都帶一件手信回來,我可要買所大一點的房子才裝得住呢。如果找不到很有感興的手信,能夠寄張名信片回來我便很高興了。如果沒有小弟的住址,不妨唐突一點來問我啊,只是千萬不要在我家樓下淋紅油便可以了。如果害怕出國後掛念著香港的家人、男女朋友、男性女性朋友,可以選擇使用VoIP。小弟就有一個Skype account,如果大家都乖乖坐在電腦面前的話,對話是免費的啊。就算其中一方身旁只有一部手機,你也可以照樣跟他通話,價錢亦比IDD等長途電話服務便宜多呢。

當天文台宣佈預計會在下午三時三十分改掛八號風球的時候,當舊公司還商議著是否徵詢老細對下午工作安排的意見的時候,我地公司老細主動致電na 姐,催促全公司趕緊離開,以免我們受逼巴士之苦。人生得此老細,夫復何求?

突然多了半日假期可以做甚麼?以前多數人都會馬上約人打牌,現在最多人的答案是hea,有甚麼比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看著窗的雨、聽著人們在碼頭外鼓譟的新聞更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