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work’ tag.

幪面俠

oi_stone

打從MJ過身後,都沒有戴過口罩上班了。

但為免感染同事(又或者避免被上司責怪給同事SL的藉口 ),都是戴著口罩比較心安理得。

原來戴口罩還有個好處,就是會多一份安全感,不怕被人誤會阿呆偷偷上起班來。

(又)題外話,口罩都幾保暖的啊。

Advertisements

小病是福

DSCF4122

為甚麼小病是福?

計我話是可以在不用很辛苦的情況下合法獲取一天有薪假期。

「代價」就是要吃藥及不斷的睡。

如果可以,我寧願以半天工作換取少吃一次藥。

假設那天工作不會太繁重的說。

不過我已經很勤力啊,放著假也不忘斷斷續續抽了半天時間工作。

其餘時間當然是睡啦。

很樹熊的一天。

掩蓋不了的才華

原本完全不懂豬乸,原本不太懂web service,原本份doc 極為簡陋,試下試下又讓我成功加了web reference,試下試下又讓我成功加大message buffer,試下試下又讓我成功造蠱,原本預計都要做幾日的工作,幾個鐘就已經完成了,你說是不是有些天賦呢?

原本想hea一會才向佳匯報工作進展,豈料神幾分鐘後就爆左我已經成功造蠱。

有時候才華是掩飾不了的。

相信下次沒有這麼幸運了。

相信一直都會行運的。

禁食

適逢今日無飯帶,適逢今早忘了帶蛋糕作午餐,適逢昨晚吃得這麼飽,靈機一觸,不如試下玩下禁食......一餐咁多啦。

午飯時間沒有吃飯,但整個下午就跟平日一樣,連餓的感覺都沒有。

因為有同事不知去了哪裏旅行,買了一大包疑似蛋卷作手信放在pantry,疑似蛋卷中間夾著薄薄一層疑似麥芽糖,挺好吃的,一吃就吃了半包

第三類接觸一

只是打了句「公司附近晚晚都火燭」jei,想不到陸續有人猜到背後的意思。

今回輪到三年沒見的fafa。

相信睇開我blog 既朋友都唔會知道fafa係乜水,因為我跟fafa大概只有兩個共同朋友,仲要唔係好熟果隻,相信佢地都唔會睇我個blog。

為了証實以上的立論,我翻看了三年前的自己,發現原來我錯了!fafa早在三年前已經在我的日誌出現兼介紹過了。

不過我又想翻介一次

fafa(19YZ年2月26日 – )(<- 跟王丹在同一天生日的啊!),著名作家、詩人,前亞洲週刊記者,曾獲青年文學獎,Roundtable幹事。作品有<遊牧><香港與非洲後殖民焦慮>(與甘文鋒共同創作)等。

唔寫咁多啦,再寫就俾人鬧 ga la。一言以蔽之,就是勁人一個啦~

勁就勁在一個文學人中五已經識得自己寫網頁;勁就勁在夠膽在試卷上表達自己真正感受。

有d朋友識左十幾年,熟到唔熟,都未必試過單獨約出黎食飯;可是,三年來連電話都唔通一個,突然間因為得悉大家都在同一區返工,所以約出黎食飯,又唔係sell保險wor,你話係咪有d無聊呢?

其實又唔可以咁計gei~

計落計落,今次好似係第一次單獨應跟外星人的約啊,巧京京tim。

低級錯誤

今日在我身上出現了應該在小學課本才會出現的錯誤--切生果切襯手指

本來只是用刀輕輕起一起橙皮,一時手快往食指切了一下

隻食指立時開花,不過又沒有流血啊。

原來除了面皮外,手指皮也是這麼厚。

希望不是因為貧血才沒有血流吧。

Biohazard破關十一周年紀念

今日是小弟biohazard破關十一周年紀念,不過忘了慶祝。

翻查資料,原來去年也都忘了慶祝,所以今年都沒有所謂啦

na姐前年會替同事訂飯,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了,這是時代的變遷吧。

不經不覺,已經第三個年前呆在這公司了。

世上最好的安眠藥--馬拉松式會議。

開會頭三十分鐘還可以,之後就會陸續進入安眠狀態。

明明在漆黑寧靜的深宵,懶洋洋的躺在睡房裏有張又大又舒服的床、軟綿綿的枕頭、暖笠笠的綿被中,都不及光燦燦的大白天,筆直的坐在又熱又焗的會議室、密密麻麻的報告、吟吟沉沉的話語中這麼快的安然入睡。

馬拉松式會議的目的當然是想令與會者更清楚情況,對我來說,單單是早上那一節已經達到了這個目的。昨天還是很陌生,但現在的我已經十分清楚會議室外的交通情況。

明明有研究指一個人最多只能夠連續四十分鐘集中精神,都不知道是誰發明這不合人體設計的玩意,更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會跟隨這個不人道的玩意。

下午繼續這馬拉松,有甚麼事的話可以SMS我。

最新消息,唔知老細是不是看到我們不斷的打瞌睡,一小時後放我們監
能夠繼續做自己野的時間真好

繼做了兩天冗員後,這三天就忙過不可開交了,連MSN都傾少很多,真慘。

不過這次是有點自找的性質的。事源是因為收到D1-26的Bug Free Report 後,Gil Gil (他是Software Team 其中一個Assistance manager,負責今次G-Guide Project寫Spec的那一位)不收到,因為他終於發現這個implementation方法會發生很多奇怪的事情(其實這些事情QA及我已經一早告訴他了,只是他測試這個完成後的版面時,才正式體會到這個設計的不便),於是希望對他覺得不便的地方作出改動。但為免日後這些「少少改動」會蜂擁而至,我便將一直儲起對這個版面的不便之處及可行的改良方法(有些方法是不可行的,因為那個奇怪的UI 設計是日本那邊的客戶做的)一次過告訴他,他竟然全部接受啊(真是比米生開明的多),所以在大失預算之下我便要從此拚命的去幹啊

18/7

轉工的其中一個壞處,就是未能夠融入公司的時候,會覺得很孤獨,尤其是你連拖都未拍,就常常要聽身邊的同事暢談湊仔經。但如果可以換來輕鬆多了的工作,我寧願孤獨些:-p。

今天下午無啦啦有下午茶,成班同事餓鬼般的衝過去爭食,在教育城可是從此見過的。

下班時遇上昨天一起買飯的William,原來他今年剛畢業,應該跟我同齡呢,雖然單看外表可不會想到

準時上班準時下班真幸福,回到家中良久還可見到joan、edmond、sarah等舊同事online,我相信今天如果我還在教城的話,我現在一定未走得。

想不到昨天還是藍天白雲,今早就下起大雨來,這位夏天小姐真是喜怒無常。

因為天雨路滑,司機叔叔小心駕駛,九點三十分才回到公司,不過米生還比我遲呢。:p

看到Kristin拿著點名紙走來,滿以為那麼幸運可以趕及她點名前回到座位,原來她只是數數去聽講座的幾位同事回來沒有。

其實這公司的作風十分自由,不會計較少許遲到,因為她知道,你放工一定補得足遲到的鐘數,不,應該說是一定「嘔突俾佢」。

幸好近期死線未到,可以暫時回復正常一點的上下班時間,充好電準備下一輪的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