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exam’ tag.

2009.03.01
第一次下雨後上晒草灣練波,下雨後上晒草灣練波絕不是個好時間,一來十分不願把東西放在那塊濕漉漉甩毛的人造草上,二來那些波濕水後會增磅,十分不好抛。

經過上回上配水庫練習後,回晒草灣練波感覺像昃從天堂走回地獄,但沒有辦法,沒有球會名義,這裏好像是全港唯一可以練習棒球的地方。今日有個意外驚喜,就是在小子棒球怪力亂投之際,無意中領悟了douglas的絕技--單手揮棒。原來感覺相當不錯的,可打擊的範圍大大擴大,死球都打得,完全放鬆手臂擊球的威力都不俗,怪不得douglas對之情有獨鍾。不過如果我無啦啦改用這個打法應該會被教練鬧爆

2009.03.02
唔知點解明明昨晚都是好地地,但今天未起床已覺腳痛,難道是時候要退休?

上了半日班都是依然的痛,縱合半天的經驗,走直線是完全沒有問題,不過一轉彎,近膝蓋的地方就會痛><。

有點不願下班後還要打球,不過既早已答應人家去,又已經帶了拍,都是試試再算吧。幸好人家一直十分照顧小弟,打了兩小時羽毛球也不用怎樣走動,算是順利過了一天。

2009.03.03
因為期中考試所以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功課。考試前一晚還可以施施然打球,皆因早前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05及06年的pastpaper,而且今次是open notes,本以為可以偷少少時間溫溫星期四那科,不過一看08年的pastpaper...為何艱深了那麼多?

到了考試時間,一打開卷...大件事,比08年的那份還艱深。第一題已經懷疑自己計錯,之後幾題都不太懂(全卷得八題><),還好停筆前左堆堆右砌砌之下都最後砌得到,應該可以拾回不少分數。

2009.03.04
今晚很笨啊,話說小弟有回順利進駐一壘,當聽到滔滔擊出球後就只顧衝上二壘,忘了人家除了傳球往二壘外還可以tag人,人家躺在地上接球時忽然見到有羊趕著投胎似的走過來,結果當然是tag out啦><

2009.03.05
因為期中考試所以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功課,列車入隧道前還好地地的,一出隧道就已經傾盆大雨,雨水還打入車廂,所以那些匆匆衝入車廂,然後悠然自得地在門口做封阻的乘客,下場都是濕晒

正當因為早以養成晴天雨天都把雨傘放在背包裏這良好習慣而沾沾自喜時,忽然想起早幾天因為弄濕了背包,把雨傘拿了出來,之後就忘了放回去:shock:,一個手無寸鐵的小伙子,面對著那嚇人的滂沱大雨,該怎麼辦才好呢?

忽然想起大學站外有間七十一(主場的好處),於是一下車就趕往那裏買雨傘,本以為花十元八元就把問題好好解決了,不過一看價錢牌:$5x!想不過這間小店會在小弟落難之時開天殺價,真沒人性,唯有冒著大雨先抄秘道衝入ELB。

眼看走進ELB這短短的幾分鐘內已經濕了一半,如果繼續走去牟lib恐怕很快就濕埋另一半,唯有先找到地方安置下來等待停雨吧。為了爭取更多溫習時間,聰明的小弟很快就想到可以隨便在ELB裏找個地方扮「sit堂」。
自畢業後首次sit undergrad的課,不知會是哪一課吧?那時候是轉堂時間,找了個比較空洞的課室,走到最後一排最角落的位置,把濕漉漉的外衣掛在椅背上,掏出背包裏的筆記,心想教授下課時可能會多謝小弟願意在空洞的課室裏充斥一下學生。一切都準備就緒,教授走進課室:「こんにちは 」?速逃!

要知道語文課很流行逐個學生捉起來問話,到時一定尷尬死了。

很不容易等到停雨,終於可以走到牟lib安心溫習,原來可以走進牟lib溫習是有福的。所以這回溫書途中沒有偷偷到溜去看其他書籍

本以為今天這一科是比較容易,因為今天考三課,有兩課半都是在星期二那科讀過的。雖說如此,原來到了考試時都是可以這麼深,有一題更是全無頭緒,唯有下次努力><。

2009.03.06
因為期中考試所以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功課。今天是死亡雙週的最後一天了,理應是最愉快的,但今天這科也是三科中最深奧的。上課是很多東西都不明白,可是一直都沒有時間深究,可想而知到了考試的時候會是怎麼樣。

教授先旨聲明估計我們只能取得十分多少少,唯有做得幾多得幾多啦,我們做的同時教授也做,收卷後就即時出了模擬答案,大家都爭相去看,不過我沒看多久就回家了,考完試應該先讓自己輕鬆一下ga ma。

Advertisements

早前溫書溫得太忘形,所以今天要考的那科早前完全未掂過,上課時又只顧著做project,所以對今天考試不抱任何期望。但因為害怕肥佬(做那個project實在很吃力),所以第一次請了屬於今年的半天假溫習。
依舊蒲牟lib,因為不想再回那個好像不屬於我的lab,只是碰巧剛轉天氣,苦了鼻子。
無知的我以前總以為牟lib只有兩層可用,但無意中發現有不少學生跑到樓上去,所以八卦的走上去看看。原來三樓同樣也是圖書館(廢話),四樓有一些科學展品,看格局像是讓小學生參觀的地方。因為除了一個工作人員外就甚麼人也沒有,所以不敢入去。回到三樓有個崇基歷史展覽,裏面很熱鬧,難得圖書館裏有這麼喧嘩的地方,所以去看看熱鬧。一邊看看崇基的發展史,心中一邊盤算是哪個老人院的活動。後來發現這批人都是崇基5x年的校友(丘成桐的學兄?)。替他們拍了幾張照片後,全個展覽就剩下我一個了。看著195x年的地圖,除了火車站、嶺南體育館及賤build旁的員工宿舍外,就甚麼地方也認不出了。197x年的就好一點,很多地方總算認得到。原來崇基未圓湖一帶以前是田來的,崇基以外的山頭都是樹來的。當你看到現在多所書院、百萬大道、圖書館、飯煲、賤build、范克廉樓、游泳池、ugym等等,可會想起以前傳統的斬樹高層斬了多少棵樹?可會想像重視傳統劉校長看到校友反對他替中大拔幾條毛髮時是多麼驚訝?
發牢騷完畢,繼續溫習。因為教授很「體諒」沒時間溫習,所以(暫時)所有科目都可以帶一至兩張貓紙去考試。所以吃過飯後總是在溫習時間忙於寫貓紙。到到考試時候總是發現貓紙上的資料大都是已經牢記住,包括那些只望了一眼就匆匆翻到下一頁的地方,而不懂的題目往往都不能在貓紙是找到,可謂天意弄人。
完成今天的考試,也就代表著今年的所有考試都已經完成了,可以安心看看樂樂怎樣替考試著急(邪惡的說),心情比以前考完試放sem break的時格外開懷,縱然明知下星期又是如常上班。

試都未考完就出分了,搞到我鬼死咁緊張。

第一科final o係冇左七至八分既情況下都去到Median,大概好大機會大步檻過唔洗肥,呵呵

特意請了半天假早點回中大,發現原來今天是畢業禮。理論上可以去見見那些我fresh grad 時還是freshmen的同學仔,不過準備考試要緊,還是留待下次吧。

蒲了以前讀大學時很少蒲的lib,提交聯校圖書証的申請表後參觀圖書館,發現很多以前未去過的角度,有些地方好像很美的,有些地方好像很先進的,包括在biohard2裏那個可以移來移去的書架,而且配上電動及壓力感應器。

參觀完畢就溫書,溫極也入不了腦,明顯是今天狀態不佳,看來這回考試要完蛋了。提早到coffee corner吃過下午荼,無意中發現coffee corner裏不是每張桌子都有糖的,在這裏吃了三年也不知道,真是孤陋寡聞。另一個發現是這裏的熱華田不落糖也很美味,在此恭喜阿熱華田成為繼好立克後第三個不用落糖的熱飲。

落牟lib抄埋張貓紙(其實是formula sheet),匆匆抄完立刻去考試,發現原來是這麼的準時開考。以為今次一定完蛋了,豈料打開試卷發現都有些懂得怎樣做,結果得一整條long Q 及數條MC不懂。聽其他考生的口風大概也是這樣,所以今次這科應該可以穩陣碌過。

俾人話我好耐冇update tim,唯有打住少少野先。

自從返學之後都沒有追劇集,又冇乜update 其他高記仔既狀況。

記得早年毓麟跑到古代從馬德鍾手上搶了阿佘為妻後,今日輪到潘卓華飛飛下飛到古代跟阿佘幽會。無獨有偶,對手繼續是馬德鍾。有興趣update 下潘卓華的近況,就記得晚上八時半扭開電視看無記啦。

講番自己,話說上回考完midterm後,今日當然是考final,所以特意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
很明顯以前從未試過溫書,因為直到今天小弟才意識到原來圖書館都需要有人吸塵的。

溫習了數小時後到眾志吃飯。自眾志易手後,每次來這裏都有驚喜。點了個椰香牛肉飯(素),...,咪住,(素)?是啊,餐牌是這樣寫,阿姐也說這個牛肉飯是素菜。算吧,食肉獸也總有食素的一天,唔買都買左啦。喜是吃第一口時,原來d牛肉真係好似牛肉,連食肉獸都分不清這是真的牛肉還是真的素牛還是肉從吃素的牛而來,d椰香仲好有泰國風味tim,好辣啊!!!一看到鄰座點了個頹飯,有種衝動想提出向她交換,但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ma,無謂陷害人家。不久之後有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來坐,又是點了個椰香牛肉飯(素)。不禁又想:「無論是否虔誠的天主教徒,結果天主都是冼你一獲。」不同的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會在這個時候「感謝」天主。

考試啦考試啦,今次考試比上次更多人早走,或者是因為這次比上次的題目更淺。不過小弟又炒左啦,臨收卷前才發現計錯數,一提筆自然就收卷啦,肯定冇左七至八分,今次唔係連C都不保吧

考完試做了件很久沒有做的事–替一份改錯了的功課求分。當然是為增加守住C的本錢啦。點知靚靚tutor回答說:「記得啦記得啦,你係黃柏...豪???」估唔到離開高記之後都繼續俾人認錯,也許這是個宿命吧。

暫停一下理財計劃報告,談談比較urgent的事情(希望日後不用分top priority、top top proirity、top top top proirty去處理

話說牛海歸,一大班大同為他洗塵,不過沒有我的份兒,皆因早前報讀了壹日重溫課程,以為證書續期。

三年前一個可以輕輕鬆鬆就過關的三十小時課程,三年後濃縮為八小時的重溫班,實在有點兒攞命的說。頭四小時教包紥,方法還未記清就要試包,結果全都包錯之餘又包得不好,又忘記了甚麼時候包甚麼,未來得及改正就要趕下一個包紥,考試時都不知怎算。新拍檔很厲害,滿有信心的常常躲懶,跟慌失失不斷的找他試包的我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包到上氣不接下氣之時就放飯了。

下半部分是教CPR,因為是改了form的關係,所以大家都很緊張。課室只有四個公仔,本來導師打算讓我們等待時繼續練習包紥,不過大家都輪著做CPR,只有繼續慌失失的我練習包紥。之前以為他們很快會累,但後來發現我錯了,沒有導師的協助下才爭取到一次成人CPR及嬰兒CPR的機會,但還是來不及弄清按壓位置。最後一小時做past paper,頭幾條都ok,不過後來出了很多新書才有的資料,沒有買新書的我有點被屈機的感覺。

最後弄到近晚上十一時才離開,相信屈機牛已經洗完塵了,還是早點回家。摸黑從麥記道走到金鐘港鐵站,不知為何很多時候走一些不該走的路總有些不祥預感,走到隱蔽處又怕被打劫,走到大馬路又怕撞車,奇怪的是每次都是平安無事,慶幸我的第六感一向都不太靈光。

P.S.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我試試被包的滋味啊,這幾天隨身帶備急救包我也沒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