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job’ tag.

兩個任務

最近忙緊兩個任務,其中一個當然是公司野。

一向有追開小弟的日誌,都知道小弟很少在這裏寫公司野,因為有機會讓同事(包括上司)看到嘛,唔係咁方便寫d衰野XD

不過無辦法,因為另一個任務未出得街,唯有寫住呢個先。

其實個任務其實很簡單,就是要在packet上加一個field。

甚麼packet?說起來真是一匹布咁長。

話說小弟的公司是做EPG(剛剛才學會這個term,所以以前一直都唔識講自己公司做緊乜),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一般香港人都未見過既產品,詳情可看百度百科

而作為一個software engineer,在這個產品中最主要既任務就是砌packet。簡單來說就是一些一般人都未見過既東西,詳情可看維基

所以簡單來說,小弟既工作就是在一個一般香港人未見過產品入面整一d未見過既東西,係咪好玄呢。

講番個packet,為左加一個field仔,公司竟然寫左份十幾頁既doc,理論上用寫這份doc既時間應該可以砌幾個field(明白了為何IT人不愛寫doc吧)。不過份doc唔係我寫,所以我不會關心份doc花了多少時間去寫

跟住 doc 做,其實唔使十五分鐘就已經完成 coding(因為份doc有埋 d code,我只係搵位插番落去)。不過這個任務花了一個星期還未完成。何解?

因為我唔識點 test

做d咁玄既野,份doc同做testing 既系統都有番咁上下玄。個testing 系統都唔算好玄gei,只不過我對左兩年都唔知佢做緊乜野lor,以往只係不斷問人點做點做先可以胡混過關。

不過我既然可以由零開始征服到Joomla,我相信我亦都可以由零開始征服呢個系統。

講就易jei,話晒對左兩年都唔知做乜,你估真係咁易征服咩~

不過摸下摸下又俾我摸到d野wor,試下試下又真係俾我做到testing wor,結果無乜指導下,一星期內已經做好一半testing啦,我係咪好叻呢?

剩番一半望落同上一半好似,只係用詞遣字有少少唔同,未係好知要做d乜,唯有下星期繼續。

123456789

話說上個月得悉今日有個神奇的一刻,就是在12:34:56 7/8/9的時候會出現123456789。於是我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一個月,終於等到今天。

大概在十一時的時候,我望著桌面上的鐘,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過。

流到12:30,上司突然走來談談公事。

開了個「小小」的會議後,我再望望鐘,原來已經12:40!我錯失了這個一生人只會出現一次的時刻。

「一生人大概會錯失很多只會出現一次的時刻,例如12:34:57 7/8/9,多一個也不怎麼樣」我唯有這樣安慰自己。

Advertisements

世上最好的安眠藥--馬拉松式會議。

開會頭三十分鐘還可以,之後就會陸續進入安眠狀態。

明明在漆黑寧靜的深宵,懶洋洋的躺在睡房裏有張又大又舒服的床、軟綿綿的枕頭、暖笠笠的綿被中,都不及光燦燦的大白天,筆直的坐在又熱又焗的會議室、密密麻麻的報告、吟吟沉沉的話語中這麼快的安然入睡。

馬拉松式會議的目的當然是想令與會者更清楚情況,對我來說,單單是早上那一節已經達到了這個目的。昨天還是很陌生,但現在的我已經十分清楚會議室外的交通情況。

明明有研究指一個人最多只能夠連續四十分鐘集中精神,都不知道是誰發明這不合人體設計的玩意,更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會跟隨這個不人道的玩意。

下午繼續這馬拉松,有甚麼事的話可以SMS我。

最新消息,唔知老細是不是看到我們不斷的打瞌睡,一小時後放我們監
能夠繼續做自己野的時間真好

Stephanie 生日快樂!

星期五啦!

因為死線臨近,所以近排工作越來越緊張。條死線不可以延遲,事關一延遲就起碼延遲一星期,現在臨近旅行都不敢有準備旅行的感覺,實是遺憾。

午飯時間輪到網球單打比賽,盲縱縱的我沒有展大俠力挽狂欄,都可以打贏一場,第二場亦能迫對手打到第三局,算是超額完成

工作方面有些頭緒,先前的蟲蟲証實真是Spec方面出現問題,不過大家都覺得最大問題是個UI 設計搞的gag,gil gil話因為要以客為先,個客要求個UI搞gag都冇辦法。

放工後跟唯一一個Software Team出線的選手Hannah練波,高手真是高手,不過都讓我幸運的打十場贏一兩場,有局還開了80% Ace

中大那邊如要報Master要最少一個學校的推薦人,順理成章找了黃老細,黃老細很爽快地答應了:「I will send the form to the business school asap.」咪住,我好似唔係報business school wor,我突然有凍過水的感覺,這一百八十大元報名費看來又要掉進鹹水海了。再找多個教授幫忙?我想不用了,也許就是命中注定我一生要多次把錢掉進鹹水海了,慶幸保育團體還未有空告我污染維港。

早前三心二意的選擇住宿地點,換來接二連三收到首選的HostelKorea、次選的明洞GuestHouse、四選的南山GuestHouse的拒收信,只有三選的TravelerA 及五選的Holiday in Korea願意接收我們。本來是三選的TravelerA中標,不過明明是訂2008.04.01 – 2008.04.03,他就給我們的檔期是2008.04.03 – 2008.04.07,早知是gagvin開的旅館就連寄電郵的功夫也省下來吧,別無選擇下接受五選的Holiday in Korea的邀請。與其早前考慮得這麼仔細,不及早點大包圍式投寄算了。萬福也覆了乙支路Co-op及濟洲的方向酒店預訂沒有問題,在多拉A夢的奇妙法寶前把錢轉到他們的戶口,一直奇怪他們有這麼多客人,怎樣分得清哪些錢是哪些客人存入的呢?

工作方面壓力突然大了,因為佳突然通知我死線已過,但從他手頭上接過的那個五千行WebService總覺不太完整,起碼Spec上有些部分明顯的沒有轉化過成為編程,有些編碼離奇的與Spec沒有關係,驟眼看會以為拿錯Spec或相關編程來看.都不知道上回他們是怎樣過QA的。

公司舉辦了網球比賽,展大俠幾分鐘的亮相一舉成名,現在同事們一提起展大俠就會聯想到網球高手。

放工後到太古城及吉之島看o急,一看就知那o急不是我用的,一個廿九吋的o急拉起手柄都差點比我高。同樣容量的o急,太古城特價七折要$11xx,吉之島只需$488.雖然不同牌子,雖然不同設計,但豐富了的設計怎計也不用$600吧。

看完o急,到樓下挑戰韓式套餐,以往淨看賣相的韓式套餐已不想吃,不過過韓國前適應一下也是好的。叫了個便宜的雜錦石頭飯+青菜粉絲,沒有想像般難吃,石頭飯上的五六種配菜全都吃掉,滿以為挑戰成功之際,原來那粟米茶才是戲玉。想不到十分愛的粟米配上不過不失的茶的難喝程度不比苦茶為低,又一個奇妙組合誕生了。一鼓作氣的把粟米茶喝掉,挑戰總算成功了,希望過到韓國不會冇啖好食。

一口氣寫晒年初一至十發生的事,好像有點兒貪心

年初一
因為爸爸那邊的親戚差不多全都去了旅行,所以今天只到舅舅家拜年逗利是。中途因為太悶的關係(打牌的打牌,不打牌的又未來),跟了舅舅到表姨家拜年,多逗了兩封利是 。這兩封利是逗得比較辛苦,因為表姨家的大廈有人被困升降機,我們要改走樓梯,二來表姨很熱情的煎了兩大碟蘿蔔糕給我們,幸好小弟剛學懂先發制人的很熱情的不斷遊說姨媽姑姐們多吃一點,使他們不敢像以前般全都倒給小弟吃。不久就回舅舅家吃飯,今次不再成為姨媽姑姐們的焦點,因為姨媽姑姐們有了新目標,就是她們收到消息說表哥年底就要跟拍拖未滿一年的女朋友結婚了,恭喜恭喜。但如果讓他之前那個拍了七年拖,最近才分手的舊女友知道的話會不會很傷心呢?幸好小弟還未有機會處理這麻煩的事。

年初二
早上等待三叔來拜年,下午招呼三嬸來拜年,之後走到伯娘家拜年,晚上到了太興吃飯。太興的飯很昂貴,一個叉燒飯都要四十八元,但在新蒲崗叫一個雙拼才十四元 。不過那裏的叉燒飯又真的很美味。

年初三
因上星期傻呼呼的把弓放回中大,所以這星期沒有弓練習。下午相約了舊公司同事到陸家拜年,順道踩旺他的家。約了兩時半在天水圍集合,小弟遲了十五分鐘才到,發現只有一個人在這裏,早知就再晚一點才來吧。陸家家在四十幾樓,但窗戶沒窗花,驚驚。他養了隻很害羞的灰兔,名叫灰色(名字很頹呢),還有一缸魚,這個魚缸跟小弟的很像,都是用魚作魚糧,而魚糧比魚還多,裏面有條背上有散熱片,跟劍龍很像的魚,還有藍色的龍蝦,兩層亭園及很多養大了的魚糧。我們懂得打牌的打牌,其他就玩PS2。夜深了就叫外賣,順道玩魚蝦蟹消磨時間,因為做莊的英姐有蟹運,所以我們從她身上賺了很多$。外賣比阿陸的即食麵還煮得久,足足一小時四十五分才送到,我們餓得肚子都扁了,只可惜這餐廳的餸菜十分精緻,我們都吃得不夠,但吃完才出元朗又為時已晚,唯有明早多吃點吧。

年初五
雖然小弟計劃四月頭去首爾,也不用嚇得把南大問燒掉吧。
鼠年第一個工作天,以往貨櫃車橫行的新蒲崗水靜河飛,好像今天仍是假期似的。可能是某風水師說過初十二才是開工的吉日吧,可惜小弟公司的老闆沒這麼迷信。下午全公司吃開年飯,但只有小弟及展大俠不知道,結果我倆就在這午飯時間替公司守門口及共蝕了廿八元正。
晚上本來相約了阿陸他們打羽毛球,不過小弟早前忘記了,還約了pk吃飯。一個是沒打一年的羽毛球,一個是沒見五年的pk,唯有甩了他們底,真不好意思。今晚故意不乘港鐵,轉乘巴士+渡海小輪,為的都是試機,原來天冷真的很快就沒電,而且事前來不及任何警告就關機。未能照相事小,它就把鏡頭收回所需的電力也沒有,結果是有個傻小子掛著一部鏡頭伸得長長的相機通街走,幸好讓電池休息一會後,終於有足夠的電力把鏡頭收到一個可以勉強蓋下鏡頭蓋的位置,吃飯時才沒有這麼尷尬。
沒見五年的pk依舊是這個模樣,依舊是這麼有趣,就這樣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

年初六
工作上不太順利,每天都總有些地方絆著,但每天亦總有些進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年初七
收到QA彈回來的Bug,所以要先放下手頭上的工作,debug要緊。亦是總有些地方絆著,但每天亦總有些進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午飯時間走到黃大仙附近試機,發現黃大仙跟新蒲崗一樣都是沒有甚麼地方好影。

近期,「懷疑藝人床照流出事件」被抄得熱哄哄,為求向大家真實報導社會對該事件的反應,小弟今晚不惜以身犯險,一方冒著被警方以「懷疑企圖瀏覽或下載不雅照片」拘捕的危險,二方面冒著「只要有一部電腦在手,就可以在隨意藏有、發佈、設計、編寫、修改不雅照片或改變及控制互聯網隨時發放或收起不雅照片或替該照片進行加密或突破網絡封鎖,隱藏網絡活動以逃避警方追捕或協助發佈者逃避警方追捕或隨時監聽及截取網絡內容以獲得已刪除的不雅照片」而不準保釋的危險,跑到香港其中一個熱門討論區--高登吹水台為大家直擊報導。

未見Kira蹤影,先見識高登人的厲害。以下是高登某位人兄找到的舊新聞:

新浪娛樂訊2月20日, Twins以表演嘉賓身份,出席沙田馬地舉行的“農曆新年賽馬日2007”,並獻唱兩首歌,賺得六位數字的酬勞。 Twins從財神手上接過金幣和元寶,更獲外藉人士派利是,而Twins就特別派開工利是給傳媒,適逢今日3T彩金多達三千萬,Twins也希望一碰運氣,買了十元一張的3T電腦票。

Twins出席完此次的活動,將會放假兩天。阿Sa在假期後便要繼續拍攝電影《粉絲王》。 阿sa和阿嬌坦言新年願望是放假,即使賺少點也無所謂。 阿sa最想放假陪愛犬享受家庭溫馨,帶它們去散步! 笑問阿sa不是最想爭取時間去拍拖嗎?她即表示要陪狗仔拍拖,因為她的小狗已結婚。 阿嬌嘆說,足有一年沒有放假,家人朋友都可以去國外過年,而她因要開工,不能隨行。 所以她的新年願望,就是想多放假。

新年溜溜不要隨便許願,真的是很靈驗的。

另外一些題外話,有女網友竟然無視高登人的威力,把自己的網誌超連結上載於討論區上,然後還驚訝的問為甚麼短短兩分鐘visit急升。小弟半句鐘後亦造訪該網誌,相信該網誌已經瀕臨需要關站的邊緣。作者自稱高考英文只取得D級成績,小弟終於感受到這一級的差距其實已經有十萬九千里。網誌裏提及她永遠不會忘記一位已故教授對她說的一句話:「Never put your English down.」,沒錯,小弟也永遠不會忘記。

等了很久,終於有人出手了,上載了事件當事人早年拍下的短片,為了向大家報導事件的真相,小弟不惜冒著被關站的危險,在這裏轉播有關片段。但為了減低風險,小弟不方面在這裏整條片段上載,只抄下了短片的超連結,想看看鍾欣桐及陳冠希有幾壞,可按下這超連結。但先要提醒大家,在上班時間不便看片的朋友就等到回家後才看啊,不然被正在埋頭苦幹的老闆或同事看到就會很尷尬了。

可能是人流突然上升,高登的網站伺服器在晚上十一時就關閉了。

年初八
放工前終於完成了Debug的工程,明天可對QA那邊交待了。

年初九
繼續手頭上的工作,每天都總有些地方絆著,但每天亦總有些進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年初十
相比新蒲崗,中大的美景多的是,而且今天有藍天白雲。本來趁回中大的機會繼續試機,不過來到才發現相機沒電
開弓大吉。晚了一步來到倉門口,倉門口前已經有半塊地被掘路工人掘去,幸好得到他們的熱心幫忙,否則出不到車的話今天恐怕要白走一趟。開場不久後準新莊來了,有兩個新莊員來,一個叫Bell,另一個叫atlas(不知是否這樣串,atlas好像是以前地理科用的那本書)。從他們口中得知原來今日正咨,為何我不知道的 ?聽說他們跟傳說中的龍之光吃過飯,看來有望光復中大會網站了

由十二月廿一日開始,那個返一日放兩日返一日放兩日返兩日放兩日返一日放一日返三日放兩日返一日的聖誕連新年假期在今天結束了,今天返工除左有星期一例牌的失落感外就是超眼訓,「hub下hub」下的完成了加validation的任務,豈料老細會讚小弟比預計早了一天完成,不是吧?同樣的任務相信米生只會給小弟半天時間做,因為小弟抱著強烈的holiday mood做,所以才花了整整四天才完成,或者老細一早就把小弟的holiday mood計算在內 。現在只怕有些東西做漏了才用不上全部五天時間,還是先讓QA那方先查找一番吧。

收到Alvin的飛機時間,看看四月頭的月曆,原來他是在星期二出發,其實如果能找到比他這班機更便宜的機票,我們大可以多請一天假,在星期五晚或六或日就飛過去,那就可以在那裏多玩數天,如果貪心一點的話還可以先到濟洲逛兩三天才飛去首爾,想起也感興奮

很久已沒有寫過關於工作的東西,因為我知道一定會悶襯大家,不過我也要照顧一下工作上有需要的朋友仔,所以請各位將就一下,不喜歡的話飛了這一篇便可以了,千萬不要咀咒我啊~

自上個開始,工作開始接踵而來,壓得QA Team透不過氣來,所以我暫時不能寫web application,改寫window application。第一個job用C#,因為之前寫web application時都有用過,所以很快便上手了。第二個job用mfc(麥記及KFC的混合體?),第一次接觸MFC的感覺是很難寫,這古舊的東西網上又少reference,visual裏提供的GUI tools 又笨笨的,tab的背景會蓋住上面的label及textbox,combo box的default高度只能容納半個選擇,連delare一個function及string都有困難,後來完全當它是C++寫就好一點了。以前常常聽寫C的人說寫C++比較像寫Java一類OO的語言,現在比較經常接觸OO語言的反而覺得C++十分像C,特別是String的處理及function的output parameter方面,早期未重溫pointer 及malloc、memset、memcpy等function時實在感到吃力,難怪tom說那班未接觸過114的學生上315時要大喊救命。

引用同事的說話:「近來有很多同事離職了。」(這句說話小弟實在說不出口),如果以年資計,自我進來這間公司後的四五個月,離開的同事的確比同期的教城還要多,因為這裏的同事大都已經在這裏工作了數年至十數年不等,pantry釘上了數張估計有十多年歷史的照片,裏面有近半的人我也認得,比起當年ester給我們看的「舊」照片差天共地。上星期四原來是阿安的last day,我都是在當日他請吃下午茶時才知道,從他平日常常埋怨這裏不好那裏不好的說話當中,知道他以前應該是很幸福的,但願他在新公司工作會比較順利。

新蒲崗跟數碼港很不同,在數碼港的汽車流量可與中大爭一日之長短,在繁忙時間想找輛有位的小型公共汽車或計程車是很難,在晚上想有輛計程車經過就更難,但在新蒲崗的車就想要有多大就有多大,經常都會看到一輛輛拖著長長的大貨車在橫街窄巷穿插,難得這裏的公公婆婆還可以在這裏出入自如。在數碼港不可能找到一間平民一點的食肆,叫一碗最便宜的牛腩麵也盛惠四十五元(恆香棧),但在新蒲崗亦不可能找到一間貴族一點的食肆,在明星酒樓叫一盒兩餸外賣也只需十三元,比中大的NA Can還便宜三元,可憐的我以前帶飯每天可節省四十五元,現在只能節省十三元。不過新蒲崗跟數碼港一樣有很多狗狗出出入入,每隻都十分英明神武,vicki一定會很喜歡呢,可能是因為這裏多地盤工程的關係吧。

想來想去,終於讓我想到一個得體的四字詞來形容現在我的工作狀況,就是「隨時候命」。

情形就好像消防員一樣在消防局來打排球,表面上是hea,實際上是一邊自我鍛鍊,一邊捕捉著需要他們的一刻。

但我只是當一名software engineer,當一名software engineer跟當一名消防員的分別是他們返一日放兩日,而我就將這返工的一日分成三日,每次返三分之一日的時間。

當一名software engineer可以有著當消防員的使命感,實在有趣得很。

忙了整整兩個星期,終於完成了那份百多頁的東西的development process,現在只是等待QA出Bug Report,然後進入debug process,相信這幾天都有多點時間在這裏寫寫。

因為發現了一個懷疑是browser dependent 的bug,我的電腦終於安裝了IE7,外觀漂亮了很多,並大膽地default收起了Menu Bar,才發現Browser的Menu Bar其實很雞肋,雖然平日都會click下(通常都是用作BookMark或改encoding),但現在unicode的普及及改用del.icio.us做bookmark後,那個menu bar其實可以十年都不用按它,收起了反而減少了我手痕按它的次數
那個Bug?最後都是沒有處理過(因為QA那邊正在用database做其他testing,為免打亂QA的進度,還是不動的好)。

因為空閒時間又多了的關係,終於「的」起心肝開始看Pride and Prejudice--一部小學時代已經想看但到了大學畢業時都只是看了一個chapter的小說,今次一口氣便看了三個chapter,不知今次這份毅力還可以支持到哪一個chapter,其實應該慶幸當年沒有看,因為無論是那些英文生字還是故事內容都不是一個小學生能夠明白的。

又因為空閒時間多了的關係,上次收到edward批評我的xanga頁面load得很慢的關係,又終於「的」起心肝整理一下。因為小弟對網頁design一竅不通,要怎麼設計一個精美的xanga真的被考起了,幸好坊間有很多template可以用,不如干乾先選一個「用住先」,所以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雖然不是用養眼的黑色做底色,但起碼比舊的搶眼多了,而且loading時間亦短了很多。何是再修茸一番呢?還是到了冬天才算吧。秋天來了,冬天還會遠嗎?

很久也沒有游過水了,是不是應該趁冬天來臨去游一游?

星期三早上上班時遇見本team的ger ger Thomas,被問及A1-1, A1-2及 A1-3 的進度(A1-1, A1-2及A-3乃三個web page,A1-1及A1-3乃List Page, A1-2則是Registration Page,即是input form),其中A1-1及A1-3乃較簡單的版面,spec分別只有二十多頁,但A1-2是一個很長很長的版面(比幼稚園概覽中讓學校輸入資料的版面還要長),單是spec都佔一百二十五頁。雖說這一版跟D6-49(令一個版面,由兩個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佳及Kenny合力製作的)十分相似,但ger ger 們卻因此只給我兩天的時間完成,還要是出spec的那一天開始計算,即是上星期三已經dead了,可是小弟那時候連三份spec都未看過一眼呢?原來未開始,先dead了不是旅行社的口號。

以前大學時代有些學生在交功課deadline前未能或不懂或不願或不知道要完成功課的時候,就會去抄功課。為免被捉抄,一些抄功課老手便會漸漸發展出一套反捉抄的抄功課方法,俗稱AC。小弟為了儘快為未來要作的工作作評估,就要先DiffA1-2及D6-49這兩份spec,其間無意間發現原來負責寫這兩份spec的ger ger gil gil 都是箇中老手,在這兩份本該差不多的spec中不難發現大學生常用的AC技巧,包括轉字眼、轉段落排位等,令小弟diff這兩份spec的難度大增,如果不是佳之前說過這份spec理應十分相似的話,若不逐字仔細閱讀,根本不能發現兩者的關係。gil gil 該不會是怕被老細捉抄吧。

以前米生常常說甚麼double effort,小弟悟性很低,一年後才理解甚麼是double effort。或者根據現實例子來說明會容易理解一點:
話說小弟這個星期三才知道A1-2在上星期三已經dead了,唯有努力趕工:先將D6-49抄一次,然後將其中不同的換掉。但在轉換的過程中,QA Team 向D6-49發了多個Bug Report,而佳就埋頭debug中。但因為A1-2是從未完成debug process時抄過來,換句話說,就是連這些小蟲也同時間複製過來,亦即可預見小弟將會重蹈覆轍,將佳將會完成的debug process重新再來一次,這就是名副其實的double effort了。不知未來又會不會體驗parallel effort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