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diary’ tag.

在我沒有寫blog 的這幾個月中發生了很多事,不過我不打算補寫了,這也未免太吃力吧,不過我會盡力多寫一些近期的事吧。

 

最近(其實都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做了一項重大決定,就好像巴塞第一次在球衣上印上胸前廣告一樣,小弟第一次參加人生半馬。

 

不知道大家覺得小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但小弟知道,除了天生一副埃塞俄比亞的骨架外,小弟跟長跑就扯不上任何關係了。自知自己年紀越來越大,不像以前可以連跑十多個圈都不言累,唯有將勤補拙,多抽時間去練習,但越練就越力不從心似的。

 

躲懶到圖書館看看高手的心得,一本是介紹一個日本馬拉松女選手寫的,介紹長跑的動作該是怎樣,不看猶自可,一看就好灰,一來小弟的跑勢甚至理念都跟她所寫的大庭相異,而且根據她的說法,以小弟的跑速,是連參賽的資格也沒有!

 

灰灰的在圖書館亂跑之際,在一個小弟一直遺忘的旯旮裏,出現了一本關於跑步的英文書。若是過去英文水平一向低落的小弟,一定會二話不說跳過不看,但不知道那本書說了甚麼,可以令小弟當日拿起它翻過幾頁,然後愛不擇手,當知道這本書可以外借回家時,我更樂透了半天,我想這應該就叫一見鍾情吧。

 

這本書要說甚麼?以小弟閱讀英文的速度,到現在也只能完成第一部分。這部分是講述我們要尋找跑步的樂趣,有一些話雖然跟之前那位女馬拉松選手的跑步哲學剛剛相反的,他說我們開始時不要執著於要跑多久、跑多快,而是要聽從身體的指示,太累或者感到痛楚時要停下來休息一下,就算是比賽中也要有放棄的勇氣。一來這段時間很容易受傷,二來這樣可以讓身體承受更長的練習時間,練習時間越長,進步便越快。而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感到練習是很辛苦的一回事,這樣我們便不會抗拒下一次練習。

 

在翌晚我重回跑道上,雖然今日我的狀態比早幾次練習時好得多,不過我跟上次一樣,只完成了八個圈,而且當中有三個圈是步行,時間上可算是退步了,但我覺得比練習進度更重要的是,要先把練跑變成一個生活習慣!

差d唔記得左幫明x社宣傳一下,年三十早(2010.02.13(六)),明x社將會在港島區進行賣旗籌款呀!

詳情可以參考以下社署的文件

不知道明x社是甚麼機構?可參考一下維基,裏面也記載了明x社的往事

當然不少得明x社的網址(先旨聲明,個網慢到飛起,大家要睇就要俾少少耐性,冇耐情既話直接跳過亦可)

隨文附送多一篇友人寫關於明x社的文章:(個人意見:我覺得這篇文章寫得好正!)

每當見到街上有人賣旗,請停一停,諗一諗,這是甚麼機構呢?

等了很久終於派成績表啦,又是這一句,不過不寫又不行,因為實在太久了,久得連我自己也忘記了)。
之前寫過有份看的請盡快籌番七萬二給我,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給我湊錢

但我可不是這麼嗇吝啬的人,但你們要記住,你們還在欠我七萬二

ACADEMIC YEAR 2008-09/TERM 2/STUDY YEAR 1
Course Code Course Title Unit Grade CP WCP Grade Release Date
(dd/mm/yyyy)
RMS6001 INT RATES & FIX INCOMES RISK MGT 3.0 B+ 3.3 9.90 08/01/2010
STA6104 FINANCIAL TIME SERIES 3.0 B 3.0 9.00 08/01/2010
  Term GPA = 3.15
Cumulative GPA = 3.40
Term Total:
Passed
Failed
6.0
6.0
0.0
    18.90  

一早就預計這學期會突破GPA新低,只是想不到拖低我GPA的是TIME SERIES,而冒著肥佬風險的RMS科目反而取得B+。

友人忽然提醒我,黃教授說過哈佛學生的成績表上全都是A,因為他們都受不了未能取A的打擊。那麼這次的B+即是......唉,自己知自己事啦

Just a few quick notes:

1. 終於完成盲俠行,班同事行得超快,全程不足五小時,比原定時間快左超過一小時;
2. 已經去到逢人過人既境界,但d人一直都冇少過,有唔少明顯只係黎散步ja wor,完成時重有成千人o係前面,真係唔知點解佢地可以咁快到終點;
3. 俾大會凶左下,以為沿途冇乜物資供應,出發時特意帶了>2L水,結果一直背著2L水到終點;
4. 大會安排幾週到,除了物資豐富到位,沿途重有啦啦隊打氣,行完有巴士接送返沙田,四百五十元係超值(人地真係做慈善,唔似得x打馬拉松咁唔知d錢用黎做乜);
5. 沿途有人打氣對參加者真係好重要,平時打波果陣都唔覺;
6. 大會義工比想像中年輕得多,不過估唔到臨尾幫手做問卷既靚靚義工姐姐聲稱係學校「迫」佢黎,(佢話佢讀中大ga,唔會係統計系d師姐/妹掛?)
7. 係過路處幫手截車/人既工作人員原來唔係警察/輔警,係交通安全隊;
8. 下年仲參唔參加?如果有人贊助有人一齊玩我又唔拘啊,不過唔知做工作人員會唔會好玩d;
9. 趁我沒力反抗之際,媽脅持左箭會係我畢業時送俾我隻毛公仔入洗衣機!還好意思問我應該用甚麼洗衣程序洗啊!咁大隻公仔好似唔放得入洗衣機ga wor,立刻致電公仔原有者求救,不過對方好似已經唔記得左應該點樣清潔佢,唯有放手俾媽自行處理,希望不用報銷吧。

兩個任務

最近忙緊兩個任務,其中一個當然是公司野。

一向有追開小弟的日誌,都知道小弟很少在這裏寫公司野,因為有機會讓同事(包括上司)看到嘛,唔係咁方便寫d衰野XD

不過無辦法,因為另一個任務未出得街,唯有寫住呢個先。

其實個任務其實很簡單,就是要在packet上加一個field。

甚麼packet?說起來真是一匹布咁長。

話說小弟的公司是做EPG(剛剛才學會這個term,所以以前一直都唔識講自己公司做緊乜),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一般香港人都未見過既產品,詳情可看百度百科

而作為一個software engineer,在這個產品中最主要既任務就是砌packet。簡單來說就是一些一般人都未見過既東西,詳情可看維基

所以簡單來說,小弟既工作就是在一個一般香港人未見過產品入面整一d未見過既東西,係咪好玄呢。

講番個packet,為左加一個field仔,公司竟然寫左份十幾頁既doc,理論上用寫這份doc既時間應該可以砌幾個field(明白了為何IT人不愛寫doc吧)。不過份doc唔係我寫,所以我不會關心份doc花了多少時間去寫

跟住 doc 做,其實唔使十五分鐘就已經完成 coding(因為份doc有埋 d code,我只係搵位插番落去)。不過這個任務花了一個星期還未完成。何解?

因為我唔識點 test

做d咁玄既野,份doc同做testing 既系統都有番咁上下玄。個testing 系統都唔算好玄gei,只不過我對左兩年都唔知佢做緊乜野lor,以往只係不斷問人點做點做先可以胡混過關。

不過我既然可以由零開始征服到Joomla,我相信我亦都可以由零開始征服呢個系統。

講就易jei,話晒對左兩年都唔知做乜,你估真係咁易征服咩~

不過摸下摸下又俾我摸到d野wor,試下試下又真係俾我做到testing wor,結果無乜指導下,一星期內已經做好一半testing啦,我係咪好叻呢?

剩番一半望落同上一半好似,只係用詞遣字有少少唔同,未係好知要做d乜,唯有下星期繼續。

123456789

話說上個月得悉今日有個神奇的一刻,就是在12:34:56 7/8/9的時候會出現123456789。於是我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一個月,終於等到今天。

大概在十一時的時候,我望著桌面上的鐘,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過。

流到12:30,上司突然走來談談公事。

開了個「小小」的會議後,我再望望鐘,原來已經12:40!我錯失了這個一生人只會出現一次的時刻。

「一生人大概會錯失很多只會出現一次的時刻,例如12:34:57 7/8/9,多一個也不怎麼樣」我唯有這樣安慰自己。

換Mon

萬眾期待的換Mon日終於來到了。

話說小弟公司一直都是用CRT,即是那些大大部,要兩個大力士先抬到上樓梯的那一部呢。

幸好小弟的工作桌頗大,還能夠容納這龐然大物。

今年初收到聽到消息,我的位置將會換上LCD Mon,實在太好了。本身那一部CRT周不時都會發出怪聲,都不知道還可以繼續捱多久。

其實公司大部分人早已換上LCD Mon,連一些空置的座位也換上了,偏偏就是不換我桌上的那一部。

20″ 16:9 LCD Mon 實在太棒了,放在CRT原本的位置時,要左右望才可看畢整個畫面,開word doc + doc map 都不用左右scroll,方便多了。所以就算那時候正在跟tak msn得如火如荼也顧不了,先換Mon才算。

為了顯示這個顯示器有多闊有多薄,決定把這個Mon推得有得遠就多遠,不理會同事們的側目,差不多把整個Mon都塞進了原本可以多放一個枕頭然後再塞個頭入去睡的那空間。現在伸直隻手都掂唔到個Mon ga ,打個噴嚏個Mon 都冇事。

白襪

這篇大概不會讓沙拉姐看到吧

若是讓她知道我在香港幾乎每天上班也穿白襪、tShirt + 波鞋的話,肯定會吐血:為何同一年同一所學校同一個學系同一個學科畢業但年紀並不比自己小的小師弟會這麼的不成器?

所以不要讓她知道那些例外的日子多是因為沒有穿襪子。

一直都在無視dress code中,一旦公司出了memo要smart casual,同事們會找狂,然後有些很熱心的女同事會把雅虎知識轉寄給其他同事。

如果可以逗著雙倍人工,要我天天穿套裝上班也可以,當然,如果可以穿回tShirt、白襪 + 波鞋就更好了。

城市道路

不好意思,連續AC了兩篇文章,因為有感而發,不得不寫。

談到道路,打從在大學時已經埋怨著,為何成千上萬個行人要擠在狹小的行人路上,卻讓出寬敞的馬路給予私家車司機?

所以每個無車的夜晚,我都會走到馬路上抗議著。

看著荷蘭三十年前已經開始打做人車平權的城市,台灣有「You-bike微笑單車」、「C-bike」,香港只有填海建馬路,不知落後人家多少個三十年。

(又)題外話,身邊很多聲音都在說香港這裏不好,那裏不好,國外就好得多。既然香港既不是,亦不能被打造成自己喜愛的模樣,是不是應該認真考慮一下,跑到外地生活呢?

Reference: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801/4/dhom.html

好醫生二

一如意料,媽媽的藥對病情沒多大幫助,亦死不了。但別說她的藥沒效用,它未必會令你有睡意,不過如果你不睡,臉頰及四肢會發麻,使你不得不去睡。

自從星期五後,爸媽每天總是很緊張的要叫我起床,不過自吃過媽媽的藥,每朝均睡得十分好(即是不願起床啦)。

晴朗的兩天

點解???點解個個週末都落雨,係要我病果個週末先黎好天???

下個週末又落雨啦。

希望之後都是這樣啦。縱然週末下雨,也不希望繼續病啊。

半天假

今早實在睡得很好,是自生病以來睡得最好的朝早,不,那該是自入讀社會大學以來睡得最好的朝早。

睡得香,香到一睡就睡到天亮,一亮就已經是十時廿四分。

若要我從這完美的睡眠中挑一個問題來,那應該是,為何要選星期五才睡得這麼香?

就是只差一天,唯有向公司告半天假。

一星期內第一次向公司請病假,第一次在公司戴口罩,第一次因為唔知醒而告假,別再說今個星期的工作生活不夠充實。

預約二

點解???點解<地下鐵>呢本公仔書都會有人預約???

算吧,自從知道<牧>也有人預約後,<地>有人預約並不是件意外的事。

所以我很早就發現<地>有人預約,趕得及在閉館前完成還書。

原來上次在閉館後才還書,仍是被當作即晚歸還,所以沒有任何處分,鬆了一口氣。

好醫生

藥已經吃完了,睡也已經睡過了,可是身體狀況未見好轉。

當然,這不能斷定是醫生不好,有些病是不能在1~2次見到快速的療效,若想一天能把困擾了廿年多的都市病完全根治, 你說可能嗎?

若是略看病徵病狀就開藥,藥又可以不保証見效的話,其實我媽媽也會啦。於是媽媽出手了。

聞說昨天媽媽還在咳嗽,用了這條藥方後今天就好了。姑且試試(其實可以選擇嗎?)。

當然,同一種病徵病狀不代表患同一個病,而且每個人的體質均不同,用藥自然也會不同,所以我也沒有抱任何期望,不會死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