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midterm’ tag.

2009.03.01
第一次下雨後上晒草灣練波,下雨後上晒草灣練波絕不是個好時間,一來十分不願把東西放在那塊濕漉漉甩毛的人造草上,二來那些波濕水後會增磅,十分不好抛。

經過上回上配水庫練習後,回晒草灣練波感覺像昃從天堂走回地獄,但沒有辦法,沒有球會名義,這裏好像是全港唯一可以練習棒球的地方。今日有個意外驚喜,就是在小子棒球怪力亂投之際,無意中領悟了douglas的絕技--單手揮棒。原來感覺相當不錯的,可打擊的範圍大大擴大,死球都打得,完全放鬆手臂擊球的威力都不俗,怪不得douglas對之情有獨鍾。不過如果我無啦啦改用這個打法應該會被教練鬧爆

2009.03.02
唔知點解明明昨晚都是好地地,但今天未起床已覺腳痛,難道是時候要退休?

上了半日班都是依然的痛,縱合半天的經驗,走直線是完全沒有問題,不過一轉彎,近膝蓋的地方就會痛><。

有點不願下班後還要打球,不過既早已答應人家去,又已經帶了拍,都是試試再算吧。幸好人家一直十分照顧小弟,打了兩小時羽毛球也不用怎樣走動,算是順利過了一天。

2009.03.03
因為期中考試所以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功課。考試前一晚還可以施施然打球,皆因早前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05及06年的pastpaper,而且今次是open notes,本以為可以偷少少時間溫溫星期四那科,不過一看08年的pastpaper...為何艱深了那麼多?

到了考試時間,一打開卷...大件事,比08年的那份還艱深。第一題已經懷疑自己計錯,之後幾題都不太懂(全卷得八題><),還好停筆前左堆堆右砌砌之下都最後砌得到,應該可以拾回不少分數。

2009.03.04
今晚很笨啊,話說小弟有回順利進駐一壘,當聽到滔滔擊出球後就只顧衝上二壘,忘了人家除了傳球往二壘外還可以tag人,人家躺在地上接球時忽然見到有羊趕著投胎似的走過來,結果當然是tag out啦><

2009.03.05
因為期中考試所以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功課,列車入隧道前還好地地的,一出隧道就已經傾盆大雨,雨水還打入車廂,所以那些匆匆衝入車廂,然後悠然自得地在門口做封阻的乘客,下場都是濕晒

正當因為早以養成晴天雨天都把雨傘放在背包裏這良好習慣而沾沾自喜時,忽然想起早幾天因為弄濕了背包,把雨傘拿了出來,之後就忘了放回去:shock:,一個手無寸鐵的小伙子,面對著那嚇人的滂沱大雨,該怎麼辦才好呢?

忽然想起大學站外有間七十一(主場的好處),於是一下車就趕往那裏買雨傘,本以為花十元八元就把問題好好解決了,不過一看價錢牌:$5x!想不過這間小店會在小弟落難之時開天殺價,真沒人性,唯有冒著大雨先抄秘道衝入ELB。

眼看走進ELB這短短的幾分鐘內已經濕了一半,如果繼續走去牟lib恐怕很快就濕埋另一半,唯有先找到地方安置下來等待停雨吧。為了爭取更多溫習時間,聰明的小弟很快就想到可以隨便在ELB裏找個地方扮「sit堂」。
自畢業後首次sit undergrad的課,不知會是哪一課吧?那時候是轉堂時間,找了個比較空洞的課室,走到最後一排最角落的位置,把濕漉漉的外衣掛在椅背上,掏出背包裏的筆記,心想教授下課時可能會多謝小弟願意在空洞的課室裏充斥一下學生。一切都準備就緒,教授走進課室:「こんにちは 」?速逃!

要知道語文課很流行逐個學生捉起來問話,到時一定尷尬死了。

很不容易等到停雨,終於可以走到牟lib安心溫習,原來可以走進牟lib溫習是有福的。所以這回溫書途中沒有偷偷到溜去看其他書籍

本以為今天這一科是比較容易,因為今天考三課,有兩課半都是在星期二那科讀過的。雖說如此,原來到了考試時都是可以這麼深,有一題更是全無頭緒,唯有下次努力><。

2009.03.06
因為期中考試所以請了半天假回中大溫習功課。今天是死亡雙週的最後一天了,理應是最愉快的,但今天這科也是三科中最深奧的。上課是很多東西都不明白,可是一直都沒有時間深究,可想而知到了考試的時候會是怎麼樣。

教授先旨聲明估計我們只能取得十分多少少,唯有做得幾多得幾多啦,我們做的同時教授也做,收卷後就即時出了模擬答案,大家都爭相去看,不過我沒看多久就回家了,考完試應該先讓自己輕鬆一下ga ma。

Advertisements

又一次隔了很久才寫xanga,快要比edward回港次數還要疏落。

回顧十月太多事發生,來不來寫,所以只寫在西貢發生的事就好了。

十一號跟舊同事滑水,上水再沒有難度,不過站起來卻平衡不了,所以仍是不停的跌落水。旁邊有很多船經過,很是危險。滑水後乘船到半月灣玩,洗手間及更衣室都損毀了,加上來了很多石頭,勸告各位短期內還是不要來。
十八號跟舊同事扒獨木舟,扒到手疼。雖然都幾好玩,不過還是較喜歡划艇,因為能源效率比較高,而且較不容易翻艇。
廿四號到黃宜洲旅行,有種跟老朋友重聚的感覺。以前作為起點的那個頗開揚的舞台已荒廢了,旁邊長滿了雜草及樹。第一次玩氣槍,但不懂瞄準,所以M了很多,如果讓我拿弓應該要準得多。玩機械人大戰不慎撞傷鼻,不過實在太好玩,所以玩多兩次。

寫完西貢寫番中大,一星期兩個Midterm,第一份就滑鐵盧,有半條不懂做,所以一交卷就肯定先失八分。第二份不敢怠慢,請了兩個半天假溫習。第一次踩sta 場,非常擠擁,還是較喜歡904及924,雖然我已不想再在那裏通頂。Midterm結果有些驚喜,因為預計會慘被rms人屈機的rms科目得分比mean高了一整個sd有餘。另外滑鐵盧的那科只得九字頭,不過都預左,所以不太失望。prof說只要肯來考試的大都可以合格,這就放心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