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father’ tag.

2009.06.19(五)

今晚跟西九上了安橋家--一個恍似為棒球而設的家。

說他家為棒球而設一點也沒有誇張。聞說一些模型發燒友,會把模型裝滿整個衣櫃;一些熱愛射箭的運動員,會改裝走廊或雜物房去set靶練習。安橋家並不大,他自己沒有睡房,卻闢出半間屋去弄一個batting cage。或者應該說,為了方便進行打擊練習及照顧家人,他在batting cage旁建了一間小屋居住。喜歡棒球的人,一般也喜歡棒球帽。不知多少人是因為喜歡戴棒球帽才接觸棒球這個很多人認為很「沉悶」的運動項目?我不知道安橋喜不喜歡棒球帽,不過他的掛牆飾櫃的兩格及電視機頂就放了三條摺好了棒球帽,數目上比我每天也會替換的內衣褲還要多。

安橋養了一隻七個月大的疑似貴婦狗,喜歡周圍走,不過比較靜,不多吠,只是常常「哀鳴」,跟dor dor 有天淵之別,不知道是否因為喉嚨痛?安橋說牠的名字叫大檸樂,起初我以為只是安橋說笑而已,邊有狗用杯飲品做名ga?不過之後我們都是這樣稱呼牠,反正牠自己也沒有澄清。大檸樂愛跟著牠的主人,每當我們抱著牠,不讓牠跟著主人,牠都會向主人哀鳴,企圖掙扎逃掉。不過牠更愛強吻人家,哀鳴過後就會突然回頭強吻抱著牠的人,Jeffery 就這樣被強吻三四次,幸好老婆沒見到

入正題,今晚突然上安橋家,是因為西九燒烤聚參與人數太少,眾望所歸的改到安橋家舉行,順道開會選幹事會成員、投票加會費等事宜。成立幹事會的原因是分擔tak的工作、政策出台前可以有更好的準備,而幹事會成員亦可以名正言順的處理會務。其實tak還有很多好主意,例如將西九升格為球會,那麼就可以訂場及申請資助等,雖然因球會有義務協助總會舉辦活動所以短期內未能實行,但我覺得這只是遲早會實行的事,當球隊有四五十人的時候,抽幾個去幫總會忙可行性都幾高,況且總會那裏都沒有多少事要做。

燒烤期間,傑的女友突然問我是不是CU的(唔係咁都知ar?),原來她在facebook見過Pansy跟我的合照(得一千零一張,仲要勁矇都認到,厲害!),原來她也是讀中大,跟Pansy是隊友。可惜我說出很多個英文系同學的名字,她都不認識,不知是否因為英文系不及計工般團結,不像我們幾乎可以認識所有同班同學,還是因為她比Pansy大上好幾屆

2009.06.20(六)

本來今天是一星期內第三次食炭,不過為著健康著想,食炭依家野都係留番俾東華啦。

2009.06.21(日)

兩星期內第一次落場打棒球,一打就是友誼場,很多隊友都有點擔心應付不來。

對手是Buccaneers,一隊非乙組以為新秀的隊伍。技術比想像中好,當中亦有頗多大bat之人。

兩星期內第一次落場果然不行,基本上跑兩步就要休息好一陣子才回過氣來,結果我捱了四個inning就退下火線了。今天安打、K、四壞都試過,算是不錯的了。防守方面亦學會了原來一壘離壘追球,二壘也不一定會補一壘。不過不補一壘,應該要做甚麼?就不大清楚了。論距離又不用做cutman,論時間又趕不及cover二壘。

晚上趕去姨姨家慶祝父親節,一入門口dor dor 就不停的吠了,雖然同是貴婦狗,跟大檸樂卻是天淵之別。別看dor dor 吠過不停,但牠其實是很乖的,起碼沒有意圖要咬我,相比之下,遠看靜靜的小白其實凶得很。

2009.06.22(一)

今早聽收音機,才發現昨天是夏至,最高氣溫有三十四度,難怪打得這麼辛苦。

兩天內第二次落場打棒球,拖著疲憊的身軀,狀態卻比昨天佳,起碼不用跑兩步就要回回氣。

Tak說擲球後上臂有點疼痛,怎麼症狀跟我這麼相似?難道我又是轉腰不足?下次留意一下先。

Jodie問我昨天對手是哪一隊,我只記得是B字頭;Jodie問滔昨天對手是哪一隊,他也只記得是B字頭,哈哈。改個這麼難記的名字有甚麼用?你看,Kidults、Ninewest這些名字多麼易記?改得這麼難記,最終咪只記得係B字頭~

2009.06.23(二)

連續兩天打球再上堂,是睡魔的一大挑戰。縱使今晚是上lab,上了幾分鐘也忍不住要小睡一會,幸好今天Julian不是教得很快,所以總算跟得上。

父親節快來了,大家知不知道父親節的由來呢?

給你一個提示:父親節的出現,是因為William Smart

參考:http://fatherday.fhl.net/father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