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song’ tag.

Tag 這首歌之前掙扎了很久,真的要Tag這首嗎?抽煙對身體不好啊,要不要Tag別的,最後還是決定Tag了,畢竟這是眾候選歌曲中小弟最熟悉的。

熟悉是因為第一次聽這首歌時大概是九八年吧,是阿妹唱的版本,至今已經十一年有多了。當時只是覺得「很動聽啊」。十年後的十一月,初次認識以前去世十一年的張雨生,原來阿妹的成名跟張雨生有莫大的關係,而<沒有煙抽的日子>也就是阿妹翻唱張雨生的舊作。十一年後(即是昨天)小弟發現歌詞原是當年王丹在獄中寫的詩,而當年張雨生為向王丹致敬,就為這詩譜上了曲調。重新細聽這首歌,配上當年的事,深深體會到當年王丹的心情,也難怪身邊的同學會這麼迷上王丹。

為寫這篇文章,特意在網上搜尋相關資料,來自內地的內容均十分惡搞,突顯了中央的威力。

<沒有煙抽的日子>是張雨生在八九年唱的一首歌,至今還清楚的記得詞作者是烏爾開西

還有來自百度的最佳答案

詩是要留下想像空間才美的,所以這裏只貼上歌詞,為免被秋後算帳,其餘就得靠大家的想像力了。簡介些創作背景,只是希望此曲不會成為反對全面禁煙的示威主題曲。要唱就留在燭光晚會時才唱吧,抽煙到底也是危害健康的。

<沒有煙抽的日子>
作曲:張雨生 填詞:王丹 編曲:Koji Sakurai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以後
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喔~

Emily生日快樂!

看著五十萬人熱熱鬧的擠在冷冰冰的車站廣場裏,歸心似箭卻無奈動彈不得。星期日從電台烽煙節聽著聽眾對當局無理取閙時憤怒得巴不得關掉收音機,今天從電視新聞看到這班民工對著車站癡癡等候時又覺得他們楚楚可憐,無奈未曾回過家鄉的我無法確切感受每年回鄉的他們不能回鄉的無奈。耳機播放著熟悉的旋律,卻記不起是誰唱過的哪一首歌。望一望顯示屏才知是多年前范曉萱的經典之作<雪人>,在這五十年一遇的冬天下細聽特別有意思,所以連這裏的背景音樂也換了這首歌,當中有幾句歌詞也許能寫出中他們的心聲,藉機會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雪人
作詞:許常德 作曲:季忠平 編曲:塗惠元 主唱:范曉萱

好冷 雪已經積得那麼深
Merry X’mas to You 我深愛的人
好泠 整個冬天在你家門
Are you my snow man? 我癡癡 癡癡的等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拼出你我的緣份
我的愛因你而生 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在天空靜靜繽紛
眼看春天就要來了
而我也將 也將不再生存

下午聽著電台訪問官恩娜的節目,節目中播放著這首歌,在訪問中突然聽著一首關於自己的歌想必會很有趣呢。當主持人問及當事人有否聽過這首歌時,想不到她不但聽過這首頗冷門的歌曲,還以它作為自己的電話鈴聲呢。

這首歌節奏輕鬆愉快,歌詞又夠抵死生鬼,正好用來送給需要鬆一鬆的你聽聽。

唱歌的是My Little Airport,她們有很多歌都像這首歌一樣清新、夢幻、大膽,如果把以下另一首歌作為電話鈴聲,在回港途中的飛機上,讓它在恐怖份子的身旁響起,他肯定會在輕生之前被氣死。

張信哲--我細細個就已經聽過他的歌啦。

比較印象深刻的是在初中的時候語文老師都喜歡介紹我們聽流行曲,而張信哲的歌曲就是中一上普通話課的時候A.Law就介紹給我們聽的,而當年張信哲最有名的是他唱歌的音域很高,高得可以媲美一般女歌手。

其實我細細個就已經不喜歡聽他的歌啦,當時覺得很奇怪:「為何世界上會有人喜歡聽這麼娘娘腔的歌呢?」

十年後基於「擴闊音樂視野,給每位歌手一個機會」的心態,再聽一聽張信哲的歌曲,實在愛死了。實在找不著任何原因解釋為何會在十年後突然愛上他那天簌般的歌聲,愛上他那肉麻但少造作的歌詞,也許是老餅了的人自然愛聽老餅一點的歌曲。相戀時的傾心,失戀時的自責,很有少男的情懷,聽他的歌可以知道不是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才叫浪漫,現在的歌已少有這種情調了。

好幾首歌我都很喜歡,特意選首較開心一點的,免得有人失戀時要哭崩這個blog。

在此送你一首<做你的男人>。

 東京 紐約 每個地點
 帶你去坐幸福的地下鐵
 散步 逛街 找電影院
 累了我就幫你提高跟鞋

 塞車 停電 哪怕下雪
 每天都要和你過情人節
 星光 音樂 一杯熱咖啡
 只想給你所有浪漫情節 讓我

 做你的男人 二十四個小時不睡覺
 小心翼翼的保持這種熱情不退燒
 不管世界多紛擾 我們倆緊緊的擁抱
 隱隱約約我感覺有微笑 藏在你嘴角

 做你的男人 二十四個小時不睡覺
 讓膽小的你在黑夜中也會有個依靠
 就算有一天 愛會變少 人會變老
 就算沒告訴過你也知道
 下輩子還要和你遇到

也許每天報章頭條都是關於股票金融是十分沉悶,也許地鐵車廂四處都是衛小姐是十分煩厭,但我可寧願維持現狀,也不願回到四五年前的景況。

五年前的香港是怎麼樣?我已不記得了。即使談不上繁榮,也總算是安定。可是在不遠處的廣州,就開始爆發一種奇怪的疫病。半年後該疫病駕臨香江,沒錯,那就是差點把香港變成一座死城的SARS。重溫當年社會應付SARS的故事,一幕幕醫生們對抗SARS的事跡,總是讓我眼眶濕濕的。如果只可以用一種顏色的筆去描寫這段歷史,我想,我只會選擇用灰色。


2月21日,一名染病的中國內地醫生來港,後來到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求診,疾病傳染給大批醫院的醫護人員,尤其是8A病房。該醫生於3月4日不治去世。

在3月,政府規定所有學校的學生及教職員在學校內都必須長期佩戴口罩。所有人在進入學校之前,都必須先行量度體溫。任何教職員假若有發燒或任何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狀,都必須立即請假三天。

3月20日,越南和香港的多家醫院只有半數員工正常工作。

3月25日,葉欣病逝,成為第一名殉職的醫務人員。葉欣是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島分院急診科護士長,她殉職使醫護人員人心惶惶。

3月28日,香港政府宣佈從4月開始全港所有學校停課,直至5月後旬才開始復課。

3月29日,Carlo Urbani病逝。Carlo Urbani是首個確認SARS為一種全新疾病的醫生,他本是無國界醫生義大利分會的會長,獲世界衞生組織聘請,派駐越南河內對抗當地的傳染病。他在2003年2月接獲越南法國醫院的電話,指一名男子出現肺炎症狀,並在5日內惡化至需要靠機器呼吸,其後該病毒擴散至全醫院。他在這些病者身上發現了SARS病毒。可惜,他自已亦受感染,於3月11日病發,並於同月29日病逝,享年45歲,留下結髮妻子及三名兒女。

3月31日,淘大花園E座已經有超過100人受到感染,香港政府宣佈隔離該公寓。

4月1日,美國政府召回了所有駐香港和廣東的非必要外交人員及其家眷,同時警告美國公民如非必要,不要到廣東或香港訪問,瑞士政府也禁止香港廠商參加即將舉行的瑞士鐘錶展。

4月16日,武警北京總隊醫院內二科主治醫師李曉紅病逝,享年28歲。

4月19日,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傳染病科黨支部書記、主任醫師鄧練賢病逝。

4月22日,新加坡中央醫院血管外科顧問醫生趙光灝病逝。

4月24日,山西省人民醫院急診科副主任梁世奎病逝,享年56歲。

4月26日,劉永佳病逝,享年37歲。劉永佳本是香港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護士,懷疑因為替病人插喉而跟謝婉雯一同染病。

4月27日,北京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王晶病逝,享年31歲。

4月28日,高雄長庚內科醫生林永祥病逝。

5月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理長陳靜秋病逝。

5月3日﹐台北和平醫院清潔環保員陳呂麗玉病逝。

5月1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士林佳鈴病逝。

5月13日,謝婉雯病逝,成位首位公立醫院醫生因搶救SARS病人而殉職。謝婉雯於草根家庭長大,1992年醫科畢業,在屯門醫院服務。她的丈夫亦是醫生,但後來因為癌症逝世。2003年3月,屯門醫院接收了三名SARS病人,但院內胸肺專科醫生不足,她自願由內科病房轉到SARS病房工作。懷疑因為替病人插喉而染病。她在4月3日留院治療,4月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5月13日凌晨四時因搶救無效而逝世,享年34歲。於同日,北京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主任醫師,急診科副主任、急診科黨支部書記丁秀蘭亦病逝。

5月15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醫生林重威及台北消防局第三救災救護大隊延平分隊救護隊員郭國展病逝。

5月16日,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護士鄧香美病逝。

5月18日,台北和平醫院護理部副主任鄭雪慧病逝。

5月27日,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護士劉錦蓉病逝,享年46歲。

5月28日﹐台北和平醫院護理書記楊淑媜病逝。

5月31日,香港威爾士親王醫院護士王庚娣病逝,享年52歲。

6月1日,香港大埔醫院醫生鄭夏恩病逝,享年29歲。

6月13日﹐台北和平醫院醫檢師蔡巧妙病逝。

以下是當年的新聞片段:

董建華記者會、關閉泳池

很佩服友人有這麼的耐心及勇氣嘗試盡錄所有喜愛歌曲的名字。記得多年前小弟曾將電腦內流行曲的mp3盡數記錄,逐一給予喜愛指數並作排名,亦為部分喜愛的歌曲寫了少許評語,而喜愛指數及排名會定期更新,直至約兩年後因為要重裝window,在清除硬碟內所有mp3後才沒有繼續(當年家中電腦沒有CD writer,故無法為這龐大的檔案備份 )。依稀記得當年電腦內共有約六百多首mp3,當中近三分一都頗為喜愛。隨著聽流行曲的年資增長,喜愛的歌曲數目日增,加上口味變得多樣化,及多聽了本港外的歌曲,如果真的要盡錄所有喜愛歌曲的名字,保守估計沒有一千首也有八百首,而歌曲名字亦會「撞到拍拍聲」:看到,嘴裏該哼梁漢文的版本還是陶喆的版本還是EO2 & Sisi的版本?下一首究竟是指王菲的還是楊丞琳的還是侯湘婷的還是阿弟仔的還是黄鶯鶯的?

今次我想介紹的曲目是由袁惟仁作曲的<旋木>,這裏的「旋木」是迴旋木馬的簡稱,而不是甚麼灌木科植物或借用甚麼藝術作品名字等象牙塔題材。坊間有很多關於迴旋木馬的曲目有很多,曾經,陳慧琳在迴旋木馬的終點講再見;苦榮與陳奕迅坐迴旋木馬回家;方力申做最蠢的迴旋木馬;鄧建泓給迴旋木馬包圍;陳文媛要貼近迴旋木馬;王菀之要駕著最完美迴旋木馬尋覓最愛天地;陳思翰的情人如木馬般迴旋;容祖兒在迴旋木馬看月圓;但最厲害的還是梁詠琪,連坐火車也要像迴旋木馬,並在終點再遇見,在迴旋木馬氣氛下擁吻。

今次這首<旋木>是從迴旋木馬的角度出發,詞中道出迴旋木馬的偉大,它犧牲了四處奔跑的自由,甘願被鎖在其他人認為的天堂,日夜為他人服務,過後亦隨便讓他們拋棄。他們期望木馬會帶他們翱翔,卻忘了木馬根本沒有翅膀,但木馬並不介意,努力替他們達成了他們本來沒有能力完成的任務。現實中的你是木馬上小孩,還是正正擔當著木馬這個可憐的角色?

袁惟仁的結他就聽得多,不如今次嘗試聽聽王菲所演繹的版本。王菲灌錄這首歌的時候,想必想著她背上那心愛的女兒。不知你聽這首歌的時候,心中又會想起誰?

温馨提示:在試聽這首歌曲的時候,請先暫停播放背景音樂(本頁的背景音樂控制器位於本頁的左下角)。

歌曲:旋木
歌手:王菲
專輯:將愛

擁有華麗的外表和絢爛的燈光
我是匹旋轉木馬身在這天堂
只為了滿足孩子的夢想
爬到我背上就帶你去翱翔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憂傷
我也忘了自己是永遠被鎖上
不管我能夠陪你有多長
至少能讓你幻想與我飛翔
奔馳的木馬讓你忘了傷
在這一個供應歡笑的天堂
看著他們的羨慕眼光
不需放我在心上
旋轉的木馬沒有翅膀
但卻能夠帶著你到處飛翔
音樂停下來你將離場
我也只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