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cafe’ tag.

一連兩晚參加了教城飯局,難免要破財。但「辛苦搵黎志在食」,對嗎?

第一晚主要跟現職教城的同事到灣仔小肥牛,理所當然的三個非現職的先到達。今晚很齊人,有Vicki、Ester、蛋老闆、Grace、展大俠、Edmond、Joan、Adrian及Leo,差不多所有在教城見過的同team同事都到了,唯獨King Yin無暇赴會,也許是命中注定無法出席這類gathering 吧(上次唱K都是只有他無暇出席^^”)。

這一晚吃了很多,有牛肉、牛肉及牛肉,好味得連Ester也忍不住破戒吃了一顆牛丸。
Leo剛從北海道回來,順手帶了很多靚相回來,幾乎每一幅都可以拿來當Wallpaper,請快點開班授徒啊。北海道的「花園」原來真的一間間整齊地種了不同顏色的花,以前還以為只是某牌子用photoshop 弄出來的。
Vicki下星期去盤龍峽遊山玩水,羨煞旁人。我也要盡早籌備一下旅行大計才行
其他同事照樣還是忙忙忙,幸好米生放假一星期舒緩一下。完全接收我的手尾的Joan一臉倦容,難得她可以回到家後堅持追看未看三線劇集才去睡。不過只消走近她一點已經感受到強烈的殺氣,難怪上星期我的鼻子已經開始癢癢的。

第二晚主要跟離職教城的同事到旺角伊甸園,因為要靠我這個旺角路盲帶路,兜了一大個彎後都找到那裏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各位下次應該懂得怎樣去啦,是見到劉華的那個街口轉入去。
Gigi在那裏已經守候多時,她行得足踝都破損了才到達,我算是不錯吧 。 到達後Grace便嚷著要玩一些不用用腦的遊戲,我便拿了一隻鱷魚照顧她,其餘的跟我打牌 。記得小時候很喜愛玩鱷魚牙醫這類遊戲,可惜到現在還未了解它背後的機械原理。另外,玩UNO差點失手一舖過敗給頭腦不是很清醒的Grace。
Sandra 及Manson已經找到工作。Sandra 更介紹給我們一份政府醫院Programmer的工作給我們,一個月萬八元很吸引啊,各位有興趣的不妨留意一下。可惜Sandra說怕辛苦,又怕工作上見到舊同學,所以放棄。我心想:「只要有萬八元就不怕啦 。」
返回正題,這裏的食物很不錯,意粉及甜品都非一般cafe 級數,環境又幽靜,美中不足是這裏播的是恐怖片,飲品水準也是一般,我喝的鮮橙冰怎樣喝也喝不出橙的味道,勉強只能夠證明這杯飲品是鮮的,沒有添加調味劑。

Advertisements

本想可以在下午找些活動玩玩,結果因為只是匆匆邀約,所以都是一起吃晚飯算了。

在旺地恆遇見大組長Joseph,他因為internship的關係,今年才畢業,仍然這麼活躍,仍然這麼健談,仍然是一個光頭,只是好像忘了我們這細組罷了。

我們本想到X-cafe,可是因為有人包場的關係,唯有到樓下的One more cup。Connie一來到便興高采烈地拿了一副大富翁來,食飯?對她來說並不緊要吧,但在一眾男生強烈反對下(民以食為天ma),唯有先乖乖收起,拿了副立體的飛行棋來。
這副飛行棋的特點是以立體的飛機作為棋子玩的,份外「逼真」。在兩位高手的合作下,小弟當然大敗而回,而其他組仔好像對賽車較感趣,各人都拿起時下最流行的NDS玩。

因為d雞出現了小小意外(是迷路嗎?),幸好轉了其他食物後很快便弄好了,要不然坐了兩個半小時,有其他客人來到時,我們未來得及吃飯便要走了。飯後我們還玩了一次大富翁,不知是否有一種命格叫「坐監命」,經常性踏中入獄的那一格要入獄,結果全程只經過起點兩次,不過都比踏中阿宇的太平山好,一次六千元可受不起呢。

談到工作,這班乖仔很多已經找到份正職了,Charles 要加油啊。Connie替一名學生補習都有五千元收入,很羨慕呢。不如一於全職補習,兼職當美甲師吧。

16/6

星期六相約中大會到旺角hundred cafe 替蘭姨餞行,順道替她慶祝生日。

cafe比各大餐廳優勝之處是cafe 有很多東西可以玩,包括大量的board game、牌類遊戲等,很多都是以前很少有機會玩或是從未玩過的。打開了副生命之旅,不禁佩服主人家的細心,打內裏所有鈔票都用膠套包著,避免粗心大意的客人弄污。但一大班人聚在一起,UNO便是不二之選,其他很有趣的board game 都只能旁觀了。

玩UNO可窺看玩家性格,上回跟計工的同學們玩鬥cut牌,不對,應該是鬥cut錯牌,可以他們都是work hard play hard的一類人。今次箭會的同學們就冷靜得多,不單有理論分析為何pair skip都只是skip 一人,

整晚的(戲玉)是侍應播放著生日歌,推著生日蛋糕進場的一刻,「難得」蘭姨依然若無其事的繼續鬥車,裝著與這個「生日會」無關似的,這樣爛玩的行為倒是第一次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