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gathering’ tag.

2009.07.02(四)

放完假,晚上又上安橋家做抛打練習。

明明下班時已經吃過一頓飯,不知為何到達大圍時仍然可以再吃半塊牛扒+香蕉船+紅豆冰。

今晚安橋家比上次少了一個燒烤爐,不過天氣比上回更熱,打了不久塊面就開始滴水。安橋又示範了一次打擊動作,今回特意留意著他的準備動作,握棒位只是用虎口位輕輕托住,而不像我們般用手指緊緊把棒握著,究竟他是如何迅速的反地心吸力地轉換成手指握法然後揮棒呢?

是次練習最大的得著是開始掌握了轉腰推棒等動作,另外,安橋替我們的動作拍片,之後講解當中動作有甚麼問題,說不定日後會作為成長紀錄呢~

2009.07.03(五)

眨下眼,2009年已經過了一半。雖然人家說上班的日子過得特別慢,雖然人家大部分的日子都在上班,當中大部分的日子還在上學,為甚麼日子仍是過得這麼快?

是晚跟滔滔餞行,好像自從開始讀了Master後都沒有出席過跟靜兒等同學的計工聚會,所以讀書總是一個新鮮的話題。Miffy問了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假如有個只懂普通話的人問我的專業是甚麼,我該怎樣回答呢?

我現在讀的那一科全名是 MSc in Data Science and Business Statistics,不像中大的工程學系般,它並沒有官方的中文名稱。統計系的本科生可以選專修組別,其中一個組別正是 Data Science and Business Statistics,它有個官方名稱叫作「數據科學及商業統計」,所以如果要替這科取個名字,大概就會取這個名字了。

中大偏愛替專業取一些長長的名字,雖然這類名字可以較準確的描述這一科教的是甚麼,不過當自我介紹時就很麻煩了。以下就是我向普通話人一分鐘的自我介紹:

「我以前是『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計算機工程學二級二等榮譽工學士畢業生』,現在是『香港中文大學科學院統計系數據科學及商業統計科學碩士課程一年級升二年級學生』,將來會是『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計算機工程學二級二等榮譽工學士暨香港中文大學科學院統計系數據科學及商業統計科學碩士畢業生』。」

一分鐘剛剛好。

不知道光頭仔的自我介紹會是怎麼樣的呢?

扯得太遠了,寫番個餞行先

有滔滔出席的聚會命中註定笑料百出(其實有Miffy、樂樂、木頭、靜兒、摺龍、修哥的聚會都差不了多少,更何況大家都聚在一起)。部長勁搞笑,他用了一個字就形容了啤酒妹的模樣,又直斥那些煲又貴又難食份量又少,結帳時鄰桌見我們跟部長玩得這麼開心,都按捺不住問多句「點解我地張枱埋單貴過隔離果張架?」。

答番「點解會選擇到小菜王食」依個問題先。因為對上一次跟edward飯聚也是在小菜王,感覺就像edward也出席了是次聚會,只是時差問題,我們看不到罷了。

送走Miffy及樂樂後迎來修哥吃甜品,摺龍介紹到綠林吃,價錢非常便宜,味道也不差,下次可以介紹朋友前來吃。

2009.07.04(六)

行雷閃電遊船河,原來都是這麼好玩的。

天一亮就已經行雷閃電,可是我依然拖著一個疲倦的身軀起床,為的只是不想錯過這次難得的遊船河。

一路上船一路下雨,很不容易等到停雨,當然要試試水。不知道是否因為盬份高了,感覺好像比以往浮,隨便潑一兩下已經浮了起來,在龍蝦上也不需用很多技巧也可以平衡過來,不過因為很難禁低隻龍蝦(佢又唔肯飲水),要騎上龍蝦就比以往多花氣力了。不過海鹽量真的會突然升高的嗎?

成個遊船河的重頭戲當然是去滑水啦。經過數十次的失敗後(慘過隻蜘蛛),今天我就從船上下來,終於在水面上滑行了!不知道何時可以跟強老闆一樣一邊行一邊揮手呢。

我們終於知道為甚麼今天一直下大雨了,阿陸一出海準備滑水,風就刮起來了;他上了船,風雨就平靜了。

2009.07.05(日)

行雷閃電食海鮮,原來都是這麼舒服的。

記得小時候去過布袋澳,不過媽媽硬是說她從沒有去過,那麼我是跟誰去過呢?

雨一直在下,我坐的位置卻十分舒服,只是刮大風時才有滴下一兩滴雨水。自看過蘇絲黃後第一次吃鮑魚,原來真是不會靭的,跟以往可以咬著一邊再用手拿著另一邊拉著玩的不同。今次也是我第一次吃連殼的鮑魚,依著舅舅一般用竹籤在鮑魚邊刮一個圈去起肉,不過人家起好肉後就可以馬上吞下去,而我起好肉後還連著一個青啡色的囊,按下去會有一些青啡色的東西咇出來

家人又談起買樓事宜,這些東西都是有錢才說吧,我現在連首期也付不起,何來談上要供足一輩子。

近排看似荒誕的新聞特別多,例如不是來裁員的CEO做了十二日就被裁,有人身邊已有玉女仍要偷食,結果五天後分手,五天後結婚。

突然想起荷媽一句話:「耳聽三分假」,對待朋友間的傳言也該抱著這種心理準備。
又一次paul 週年回歸聚會,正所謂tang sir o係大廳,實好多料聽,當然我不會在這跟大家分享,正所謂有料爆而選擇唔爆,依d咪叫做Power lor

在資料爆炸的年代,坊間消息實在太多,有些甚至會出現互相矛盾的情況,但其實很多都對你我是無關痛癢,八卦一下無妨,但不值得花太多時間去緊貼、求證。對我來說,「茆」字的讀音是怎麼樣也許比張某是怎麼樣更值得研究。

查實這晚聚會有很多朋友都未能出席,是不是好應該找天再聚聚?不知會不會又恰巧遇上dodo姐、朱慧珊等名人在鄰桌吃飯?

今個聖誕節真忙碌,在短短半個小時裏就收到四個約會邀請,再加上早前的約會,這個聖誕假期可要破費了。趁現在先記下這些約會,免得到時無謂地失約,也許各位未邀約小弟但又很想邀約小弟的朋友有個預算,不過要約就趁早約啦,小弟大概是以First Come First Serve 的原則應約。

15/12(六) 到灣仔為母親大人預早慶生
16/12(日) 南區箭藝比賽,目標是打破三年前在那裏創下的個人業餘生涯得分紀錄(很有大志呢:silly)
18/12(二) 舊公司mm team 有骨氣邊爐聚,收到消息當天小弟會收到人生第一個紅色炸彈,難免要破費了
20/12(四) summer舊同事飯聚,因為早已各散東西,各有各忙的關係,summer舊同事是一個勁約會的組織,都不知道是次飯聚能否夠人出席
25/12(二) 出席阿luk的飲宴,世上從此又多一個老襯了
27/12(四) 舊公司system development team卡拉OK聚,據統計跟過小弟唱K的同事大多不能久留於公司的,目前只有四位還能抵抗這個魔咒。
29/12(六) 計工BBQ聚,但不知小弟能否出席

好不容易才成功邀約去年summer飯腳聚,還成功爭取在銅鑼灣聚呢。
準時六時正放工後便跟展乘地鐵到銅鑼灣,到達金百利不久便聽到有人叫我們,但左右顧盼亦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想不到第一個到達的是一向遲遲都不能放工的grace,等到sandra都來了的時候,採納vicki之計,先找一間食肆取位,以節省等位的時間,憑著「食過唔去,貴既唔去」的原則下選中了一間七樓某餐廳(名字可忘記了,記得的請告訴我,萬分感謝),到達後才知道今次活動發起人gigi及leo都不能來,令原本summer飯腳+展的聚會好像變成了去年帶飯團+sandra的聚會。但因為我們要了一張七人檯只坐五個人的關係,所以十分寬敞。

那裏的菜式很有趣,有個甚麼甚麼+美國重量級牛扒+萄式西班牙白酒的法國菜,原價133特價83,不過仍然很貴+我不喝白酒所以沒有叫,還有一個海鮮餐,是餐牌上唯一一個可配原隻焗薯的套餐,sandra及vicki都對這個焗薯都感興趣,但後來她們發現了另一個餐牌上大部分菜式都註上可配原隻焗薯,而且價錢比這海鮮餐更便宜,所以立即轉態,只有我仍傻呼呼堅持這個罕有沒有我不喜歡吃的海鮮的海鮮餐。後來餐廳職員告訴我餐廳的最後兩隻焗薯已經賣給了她們了,我唯有望薯輕嘆,vicki還不斷誇獎那隻焗薯十分美味,真可惡

因為vicki及展曾讀過city asso,所以跟部分sandra的同學熟稔,在他們談得慶高采烈之際,grace及我唯有談一些關於compu eng 的事,hku及cu的compu eng都在沒落中,只不過由於hku的歷史較悠久,沒落速度除開時間就顯得沒有cu這邊這麼快,但她那一屆的compu eng 竟收了八個女生,這好像比cu 的Y04+Y05+Y06+Y07四屆總和還要多。grace說這可能要歸功於hku男女分開收生的政策,但cu那邊好像已經淪落到在jupas有報就收的地步了

今晚Vicki多了很多名字,應該在MSN List上替她的名字改做比比好呢?還是改做甜品怪好呢?為何她不乾脆直接改一個名字,那麼我們可以省卻很多功夫o麻。

可惜明天又要上班,十點正就要回家了。

是晚組聚歡送Zulei及輝,全部十個人均有出席,希望三年後的組聚還是這麼齊人(多過十個也沒關係呢 )。

久違了的光頭仔一出場便一鳴驚人,身形暴漲得波修拍上去都會感到相形見拙的地步,手瓜當然粗過我大脾,而且有著稍一不慎便會爆衫的地步。他把工作室都遷進健身室了嗎?

席間「美女廚神」Zulei親自指導「美男廚聖」輝蒸水蛋的要訣,全場側耳傾聽,聞之讚嘆,可惜輝於英國的宿舍不許明火煮食,未能在異地一顯身手。(三年都住在湯宿的廚神好像忘記了中大亦只有湯宿才可以明火煮食)

吃罷換個地方去吃甜品,Connie及我叫了一個好像是叫作「芒之戀」的套餐,三款芒果小食總共只需三十三元,比其他甜品抵食(小弟還是覺得很貴),美中不足是這批芒果十分酸,除了有雪糕的甜味補救的那一碟外,如果本身有胃痛的就千萬不可嘗試其餘兩碟了。跟Connie及Zulei談論著中學時學英文的方法,她們原來當年既有苦讀 grammar,也有讀諺語及布殊的講話等,那麼我當年又做過些甚麼?除了堂上操過pastpaper外就甚麼也沒有了 ,難怪英文這麼不濟; 關於數學Zulei教出個取A的學生呢,相反小弟當年的學生就肥了附加數,看來我不再替學生補習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送走光頭仔、Zulei、Connie後,其餘人馬拉隊到新之城遊戲機中心,不是,應該說是新之城賽車中心比較貼切,一踏進去,眼簾底下盡是賽車遊戲機,走到遊戲機中心深處才見到其他類型的遊戲機如太鼓、高達等。其間我們發現一個太鼓高人,Combo的數值升得比CPU的Clock Counter還要快,其中一次還在一首歌曲中打出4xx及3xx Combo,眾人都覺得那個唯一的Miss是高人害怕那個Combo Counter Overflow 引致當機而故意做出來的。看罷便輪到組仔們表演了,驚訝為何他們看到那位太鼓高人時會感到驚訝,他們的實力可以媲美那位太鼓高人啊,我想我早該掛鼓了。

本想可以在下午找些活動玩玩,結果因為只是匆匆邀約,所以都是一起吃晚飯算了。

在旺地恆遇見大組長Joseph,他因為internship的關係,今年才畢業,仍然這麼活躍,仍然這麼健談,仍然是一個光頭,只是好像忘了我們這細組罷了。

我們本想到X-cafe,可是因為有人包場的關係,唯有到樓下的One more cup。Connie一來到便興高采烈地拿了一副大富翁來,食飯?對她來說並不緊要吧,但在一眾男生強烈反對下(民以食為天ma),唯有先乖乖收起,拿了副立體的飛行棋來。
這副飛行棋的特點是以立體的飛機作為棋子玩的,份外「逼真」。在兩位高手的合作下,小弟當然大敗而回,而其他組仔好像對賽車較感趣,各人都拿起時下最流行的NDS玩。

因為d雞出現了小小意外(是迷路嗎?),幸好轉了其他食物後很快便弄好了,要不然坐了兩個半小時,有其他客人來到時,我們未來得及吃飯便要走了。飯後我們還玩了一次大富翁,不知是否有一種命格叫「坐監命」,經常性踏中入獄的那一格要入獄,結果全程只經過起點兩次,不過都比踏中阿宇的太平山好,一次六千元可受不起呢。

談到工作,這班乖仔很多已經找到份正職了,Charles 要加油啊。Connie替一名學生補習都有五千元收入,很羨慕呢。不如一於全職補習,兼職當美甲師吧。

請大家不要誤會,那個overnight camp事實上是未firm 的,若是上一篇文章的語氣令大家誤會,恐怕是我的主觀意願作祟吧

談到O Camp,我的組仔女應該展開他們的事業了,阿輝及傻狗更已找到工作了,在此祝他們工作愉快。
不知阿古何時回港呢?很久沒見了,真想跟你們組聚,談談近況。如果可以有畢業旅行的手信就更好了(如是認識阿古的朋友請幫手在此施壓,謝謝)。

我的悠長假期還有兩個星期便開始了,其實我手上還有四天的annual leave 可以申請,而我計劃最多只保留一天在假期後申請,結論是這個悠長假期很可能會提早三天開始(如果妒忌的話,本人提議你都請幾天假陪我玩)。

重來沒想過組聚可以去overnight camp,thy 媽及Karen 實在太棒了。